廢稿 (一)

標籤: , ,


不得不承認,寫爛文的感覺十分暢快,而爛文在獻世時才有充份意義。

本文如有自相矛盾、生安白造、知識貧乏等缺憾,都是必然出現的意料中事。

為免影響筆者創作興致,本連載歡迎讚美,謝絕批評,請讀者自重,多謝合作。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這個宇宙正在向內塌陷
   1.01精神和物質都有向內塌陷的傾向
   1.02不是向內塌陷就是向外塌陷
  1.1沒有一種現狀可以永遠不變
  1.2 沒有一個心靈可以絕對不受擾動...」

一道血痕般的紅色螢光劃破無星的宇宙,擊中一部要塞級人形戰鬥機,把它連盾帶甲炸成了一堆五金廢料。隨著胸前多重護甲被正面擊中,胸中玫瑰花瓣式駕駛倉門被片片撕裂,全機有如雪崩一般解體。集合各種精確影象分析裝置的「頭」,一邊旋轉一邊向上飛了出來,用作固定及移動巨炮和長盾的「手臂」和「手指」,受壓扭曲至不合人體結構的角度,然後從關節處斷裂,螺絲、彈弓、鐵管、鐵環,通通如碎冰四濺。在四濺的巨大零件之間,亦同時滲雜著機師的頭、手、腳、肋骨、心、肝、脾、肺、腎、腦漿、眼珠、頭髮、牙齒、等等等等。他的名字叫維根斯坦,在肢解前的那一秒鐘,當他的視網膜被徹底燒毁了,但激光尚未接觸到腦組織,視覺區中殘餘著煉獄般的火光那一瞬間,文首引述的那一段立論,以閃念形式,在他腦中的「概念組合區」迅速成形,並在「語言對應區」鑲嵌妥當,但是卻來不及在死亡前傳送到「思想鏡射區」,繼而無法構成「觀--我觀--觀我觀--觀觀我觀…」的自我意識無限回歸圈,於是乎,這段思想內容還未在任何人(包括思想者本人)的心裡留下過印象,就白白在宇宙間蒸發掉了。而他身上純黑的戰鬥裝,亦順理成章變成了他的陪葬禮服。

這個名叫維根斯坦的戰鬥員,其實是一個複製人,是由已經不復存在的上一個宇宙中、第五個太陽紀後期、第616位殉道者歷法上、二十世紀初打撈回來,一組特定生命脈絡中的事態超弦波動痕跡,在實驗室中解碼並重塑而成的復刻品。

而那一段在死光中遺失了的珍貴殘餘思想,後來終於亦同樣以超弦波動痕跡考察技術,被搜尋到並打撈回來,並由他本人繼續發展成了宇宙邏輯學的經典名著 Tractatus Logico-Cosmologicus。

上一個宇宙歷經五個太陽紀而消滅殆盡,這一個宇宙直至現在亦已活到了第三個雪霧紀。星際哲學聯盟偶然在宇宙諸層次總和的最中心座標上,發現了一道如燕子羽毛大小的「光之裂痕」,由此發現,宇宙將以初緩後急的向內塌陷形式告終,於是全世界正式開始瘋狂尋求力挽狂瀾的方法,而維根斯坦,就是因此而被賦予新生。

所謂「宇宙向內塌陷」,意思是整個宇宙的基礎運行邏輯,出現了足以引發毀滅性骨牌效應的內部矛盾。一個機器出了問題,可以由另一個機器修理,但一個宇宙出了問題,就是所有一切存在物的共同基礎出了問題,究竟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的生命體之內的思想體,有沒有可能修理這個基礎本身呢? 一隻手有沒有可能為自己所屬的身體做手術呢?

上一世的維根斯坦,是一個革命性的語言邏輯哲學家,揭示了一切人類語言與概念的對應關係,及其背後的邏輯結構,在當時來說是劃時代的天才之作。但對比起今世要做的事,那就顯得連幼稚園程度都不如。今世他要探討的,是宇宙的終極基礎結構,並且要設法修補它的漏洞。

但為什麼一個本應守在象牙塔中的理論哲學家,竟然會駕駛人形戰機走進戰場,最終還慘遭殺戮呢?

其實這是一個早已預計得到,但無法避免的結果。

在「維根斯坦複製會議」上,當時哲學家們都考慮到一個問題,根據超弦波動痕跡分析報告,第五太陽紀中的維根斯坦原型,曾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憤而放棄在挪威的隱居式哲學研究生活,志願加入奧地利軍團,到最前線參與作戰。

「我們的確需要這個人獨特的天啟性思考模式,但性格偏激、敏感多疑、自以為是、躁狂抑鬱……等等這些缺憾,有沒有可能,或者,在複製的過程中,編輯一下情緒區腦元脈衝的傳輸路徑和波幅,把這些病態的性格撇除?」

經過了一百個實物測試,很可惜,撇除了那些一塌糊塗的情緒奶昔後,維根斯坦極其量只是一個出色的數學家、邏輯學家、語言學家、飛行學家、設計師、裝修師傅、園丁,但就肯定不是一個劃時代的哲學家。迫於無奈,實驗室只好纖毫畢現地把維根斯坦原原本本復活過來。

不出所料,或者說是有心栽培,維根斯坦還是參加了歷史性的「紫微星爭奪戰」。

剛才的戰鬥情境,正是敵軍第一母艦「三角形號」發射出來的「超級恐怖毀天滅地炮」,直直地湧向他背後不遠處,大概一千公里後的母艦「正方形號」的左側。維根斯坦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出於本能反應,扭軚、轉波、踏油門,一氣呵成,下一秒鐘,整個全天域視野駕駛倉,只充斥著那煉獄火焰般的螢光紅。那一柱巨大死光受到中途攔截,當中大部份帶電金屬粒子,不是蝕入了戰機機身,就是被改變了前進路線,使「正方形號」取得足夠時間,把「萬有反引力漩渦場」像章魚收縮八爪一樣,全集中到左側,抵擋了這足以把小行星摧毀的一擊。

(待續)

3 留言:

倉海君 說...

周生,你究竟寫成點,家陣言之尚早,但我都好想睇落去。Tractatus Logico-Cosmologicus個書名真係好吸引,希望你會徵引一下書中內容;而「思想鏡射區」似乎好有趣,最好有伏筆發揮下。另外,你加埋插圖效果會更好--只係唔該你咪再整幅蘇麗珍,唔該。

katana 說...

阿周,繼續寫喇,蘇唔會返反黎家喇,蓄d錢再去吳哥......

匿名 說...

船長,

駕駛艙艙門的彈簧壞了。我現在黏在門外,見字請即開門。

有缺陷的蛋黃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