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中国攻略 (转载)

標籤:

看見德國人與中國人的對話﹐在此轉載荷蘭人與中國人的對話。

一篇非常值得一讀的文章: 2008 中國攻略 (關于西藏問題及西方思想的精辟分析)(轉載)


2008年對中國人來說絕對是難以忘怀的。奧運,雪災,股市崩盤,藏獨,台灣。日子還沒過一半,想開PARTY的同志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這篇中國攻略,是想讓大家可以站在一個不同的角度,用一种平和的心態來看待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党,和我們自己。雖然我的閱歷學識有限,但我還是希望我所寫的文字可以對大家有所啟發。文章中的錯漏之處,還請大家指正。
  
奧運
  
奧運對于中國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一場運動會那么簡單了。當然,它也從來沒那么簡單過。
  
大多數中國人對于奧運的看法,比較多的在于世界對中國的認可。很多人都認為,奧運會在中國舉辦,說明其他國家認同了中國的發展,認為中國有能力舉辦這樣一場國際性体育賽事。 同樣也有一些人認為奧運可以為中國經濟帶來很多机會。讓世界更了解中國,讓中國人也能更多地接触到世界。商机就是從相互了解中產生的。

這些想法都沒有錯。确切的說,這些想法都体現了中國人對世界的向往。中國從一個破落的,被欺凌的國家成長成為一個強大的,生机勃勃的國家,成就了這种輝煌的人們非常需要一种認同感。他們要讓世界看到自己的成功,看到自己的能力。對于中國人,奧運是一种榮譽,對于中國,奧運是一個机會。對于榮譽的追求,在經過了數千年“人為一口气,佛為一炷香”的中國歷史的磨礪之后,已經深深地刻在了中國人心靈最深的地方。  

以中國式的觀點來看。奧運就是我們露臉的机會,給奧運制造麻煩,就是給中國抹黑。
  
正确!但是并不全面。
  
作為一個在歐洲漂泊了數年的游學者,我充分的理解了什么叫“用歐洲式的思想來理解中國式的智慧”。
    
從前,有一個叫達爾富爾的地方。地球上沒几個人知道那個地方究竟在哪里,發生了什么。
  
后來,中國舉辦了奧運會,一下子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這個地方,但還是沒几個人知道那個地方究竟在哪里,發生了什么。
  
這就是整個故事的經過。
  
歐洲人并沒有中國人想象的那般聰明,同樣他們也沒有中國人想象的那般傻。對他們來說,中國人在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人會不會搶他們的飯碗。中國人做了什么和他們沒什么關系,重要的是中國人會不會把共產主義帶到他們家里,把他的老婆也共產掉。歐洲人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心態要比中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我曾經在火車上被一個荷蘭商人問起所謂的達爾富爾問題。對方對達爾富爾問題的了解顯然要比我這個壓根不知道這鬼地方究竟在那里的人要多很多。

于是我很虔誠地問道:“這個地方在那里?”

荷蘭人一愣,說:“可能在非洲吧……”
  
一個歐洲人可能可以和你討論一個理論上的問題滔滔不絕的講上半天,但很多時候他們都不會太注意一些我們稱之為“常識”的東西。
  
為什么中國人在達爾富爾那么長時間都沒有任何西方媒体發現,偏偏中國要舉辦奧運會,達爾富爾就上了頭條了?荷蘭人自然不會去考慮這些問題,法國人也不會,其他地方的人自然也不會。因為這兩個地方和他們都沒什么關系。他們所要做的,只是翻開報紙,看看熱鬧,找個比較有趣,可以發揮的談資而已。
  
但中國人對于奧運的迫切和渴望,把本應屬于中國人的大國民意識埋沒在了嘈雜的信息世界里。中國人過于注重了奧運這個形式而忽略了奧運本身。中國人可能忘了,即使是在冷戰最嚴重的時期,當時的蘇聯也可以照常舉辦奧運會。在納粹德國最興盛的時候,希特勒也照樣能站在奧運會開幕式上發表主辦國講話。奧運從來不是哪個國家授予其他國家的榮譽,而是世界對一個強國的肯定。換句話說,只要一個國家強大了,奧運自然而然會來到你身邊。中國人其實大可不必對于其他國家的奧運評价過于在意, 因為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避免讓中國舉辦奧運這一事實。西方世界對于中國舉辦奧運會的杯葛,恰恰證明了中國的強大。無論對方是否愿意承認,他們都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
  
如果大多數中國人可以理解這一點,我想我們對于西方媒体的報道,也可以更平和,更理性的看待。媒体,永遠是國家的喉舌。在這一點上,中國是這樣,地球上的其它國家也是這樣。我們不可能阻止其他人發牢騷,我們也不可能讓所有人都贊美我們的成就。問題在于你是用什么樣的
心態來看待這些牢騷和贊美。
  
大多數西方人對于中國的理解,僅僅限于中國菜,長城,李小龍,和共產主義。現在他們又知道了奧運會。對于我們來說,奧運是我們給西方人的一個了解中國的机會。至于對方愿不愿意抓住這個机會,那并不是我們的問題。作為一個自信而又對祖國充滿自豪的普通中國國民,我們又何必對于別人怎么想而感到困惑呢?
  
Casse toi alors, pauvre con!
——Nicolas Sarkozy, French President, 2008

快滚吧你,傻B!/咁死開啦你,粉腸!
——Nicolas Sarkozy, French President, 2008

西藏
  
西藏一直是西方人對中國的一個誤區。大多數西方人在談到西藏時都會以50年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西藏時開始說起。以至于很多年輕人,從他們出生開始,所接受的思想,便是中國在50年前侵略了西藏。
  
我曾經和一個荷蘭藏獨支持者有過一次短暫的對話。她是一個很普通的荷蘭人,50歲上下,曾經去過很多地方。從交談中我可以看出,她對西藏獨立的支持已經深入到骨子里。她并不是一個我們通常意義上所說的那种藏獨主義者,而僅僅是一個對西藏報有強烈同情心,充滿慈愛和人道主義的老者而已。
  
在我問起她為什么會支持西藏獨立時,她問我,你去過西藏么?你了解西藏歷史么?
  
我回答說,我去過,而且了解西藏歷史。同時我還有很多西藏的朋友,在拉薩,在荷蘭都有。
  
她說,那么你了解他們的處境了。
  
我說,是,所以我才不清楚為什么您會支持西藏獨立。
  
她沉默了一會,對我說,50年前,中國侵略了西藏……
  
我打斷她說到,您所了解的歷史只是停留在50年前么?您是否知道100年前西藏發生過什么呢?西藏并不是一個獨立國家,從800年前開始就已經是中國的一部分了。您是否知道這些歷史呢?
  
她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于是我問她,您所支持的FREE TIBET是一個什么樣子的?您所要追求的是怎樣一种FREE?
  
她思考了一會,對我說,達賴喇嘛只是想要一個對話。
  
我對她說,他們想要的似乎不僅僅是對話吧。他們正在計划讓西藏變成一個獨立國家。而所謂的FREE TIBET也是打著獨立的旗號的。而您知道么,即使是達賴喇嘛,也沒有讓西藏獨立的意思,他曾明确表示,他所追求的只是西藏自治,而并非您所支持的獨立。
  
這位老人似乎并沒有听說過這樣的事情,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我繼續問道,您知道為什么中國政府不愿意和達賴對話么?
  
老人笑笑說道,為什么你不去問問你們的政府?
  
我也笑笑,說道,為什么您不問問您自己?您真的認為中國政府會沒有任何理由而拒絕和一個曾經是自己官員的地方精神領袖對話么?他們這樣做有什么好處?那些西藏人是不是也讓你去問一問中國政府?因為他們知道你是不可能想清楚這個問題,同時也不可能真的去問中國政府呢?事實上,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有過數次接触,無論是官方還是非官方。他們的接触沒有得到任何結果,您不想知道為什么么?按常理上說,對于一個叛逃的官員,政府為什么要和他對話呢?他們之間有什么可談的呢?我們再退一步,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想和你的政府進行某項談判,你一定要先把荷蘭國會大廈的玻璃砸碎才能找到和首項談判的机會么?
  
“拉薩的事件并不是達賴喇嘛所策划的,他是一個和平主義者……”她明顯意識到了我對3?14事件的質問。
  
“那我就相信他所說的”我接過她的話繼續說道,“如果他是一個和平主義者,他想用和平的方式解決西藏問題,那么為什么每次都有人用暴力手段來干扰他与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呢?如果不是他策划了這些事件,那究竟是誰在達賴喇嘛和中國政府之間呢?難道是中國政府一手策划了這件事么?”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也許她從來也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對她來說,西藏問題并沒有我所說的那么复雜,那只是一個簡單的有如1+1=2一樣的問題:中國侵略了西藏,西藏要自由。她從沒有想過整個事件的合理性,也沒有想過事件中還會出現什么其他的問題。

在過去的50年中,從來沒有人問過她這些問題,也沒有任何人對西藏獨立的合理性產生過任何怀疑。善良的本性,對于人權和自由的人道主義支持,讓她完全迷失在了流亡藏人所編織的謊言中,以至于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件事的真實与否。或許她也曾有所怀疑,但她隨后也會考慮,為什么中國沒有人來和她爭論?為什么所有人都和她的想法一樣?
  
然而今年,一切都改變了。中國人忽然在一瞬間變得不再沉默了。他們并不是那些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的活在中餐館的人了。他們也不是那些圍在香榭里舍LV店門前的亞洲面孔了。他們一瞬間出現在了地球上的所有角落,用他們所具備的知識和能力發出了壓抑已久的聲音。他們甚至撼動了被西方世界稱為“自由新聞媒体”的CNN和BBC。他們其中的一員,甚至可以站在她的面前質問她為什么要支持她曾經支持了50年的東西。
  
你們可以想象這樣的沖擊么?你們可以想象這樣的心理落差么?就像微軟在一瞬間忽然發現了GOOGLE的威脅一樣,西方人顫抖了。他們也許已經預見到了這一天的來臨,但從沒想過這一天會到來的這樣快。中國爆炸式的發展讓所有西方國家都感覺到了威脅。他們開始擔心有一天自己的飯碗再次被別人搶走,就像數十年前的日本。他們開始恐懼有一天共產主義思潮會再次降臨這個地球,就像數十年前的蘇聯。他們的擔心也許并不是多余,他們的恐懼也不是完全沒有根据,但當他們真的要面對這樣的事實時,他們還是會茫然而不知所措。
  
然而中國并不是日本,中國并不會遇到所謂的資源瓶頸,中國也有足夠的人力資源來達成任何他們想要達成的目標。當日本搶走西方世界的飯碗時,那只是飯碗之間的轉移而已。而當西方世界面對中國時,他們也許失去的就不僅僅是飯碗,連盛飯的鍋都有丟掉的危險了。我們當然不能否認這樣的情形出現,因為世界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但我們可以利用我們身邊的環境事先向西方人打個招呼。不要讓他們對這即將來到的一天產生過大的心理沖擊。
  
中國同樣也不是蘇聯,雖然中國政還在繼承著共產主義的名字,但對于共產主義的現實理解已經讓中國共產党成長城為一個有明确目標并有丰富執政經驗的政治党派。中國共產党,已經不再是一個一味追求共產主義的激進主義者。從鄧小平執政開始,中國共產党就已經從一個以階級斗爭為綱的政策性執政党變成了一個以經濟建設為綱的務實性執政党。對于中國的了解讓中國共產党清楚認識到古人所說的“民以食為天”。只有中國強大了,中國人富裕了,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才能得到提升。在此之前,中國所受到的一點委屈我們都可以忍耐。中國共產党是精明的,中國政府也當然不是由一群酒囊飯袋組建起來的。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看到了中國政府在平复民憤上面所作的努力。中國大使館被炸,中國政府沒有動手,中國的飛机被撞,中國政府也沒有動手。現在西藏獨立的嚎叫又回來了,中國政府還是沒有動手。
  
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政府,才能壓住14億人的怒火?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政府,才能讓14億人的憤怒轉化成前進的動力?中國共產党在面對挑戰的時候,為中國人作出了最正确的選擇。
  
沉默才是最強大的反擊。
  
我們回到西藏問題的根本上來。仔細去探究究竟是誰在支撐著西藏獨立,將中國14億人看作敵人?
  
是達賴喇嘛么?
  
我們也許只能說,不完全是這樣的。至少我們不能將鼓動西藏獨立的所有罪惡都歸到達賴喇嘛身上。
  
他是一個和尚,一個被尊為活佛的佛教比丘。即使他有讓西藏獨立的想法,也只能通過和平手段來達成這一目的。這就使他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和“佛教高僧”所不得不遵循的原則。佛教是崇尚清修的,諾貝爾和平獎也不是發給戰爭狂的。他的地位和身份把他限制在了這樣的一個尷尬的處境里。他想要自由,想要回到西藏,想要拿回曾經屬于他的榮耀。但時代已經不同了,政教合一的日子已經永遠地成為了歷史。擺在達賴喇嘛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老老實實做一個和尚,要么轟轟烈烈做一回“革命家”。
  
我們也許不能否認,達賴喇嘛多少還是會有些不甘心做一個普通的和尚。畢竟像神一樣被無數人崇拜的日子是相當的美好的。但達賴喇嘛畢竟是個聰明人,他自己也明白,現在的世界已經不再是那個蒙昧的世界了。當年在西藏的統治方法已經不可能再次在西藏重現了。
  
所以他選擇了當和尚。他對所有中國人說,我不支持西藏獨立,我只希望民族自治。

  
這也确實是一個佛教比丘所應該具有的覺悟。
  
可以說,他放棄了作為西藏統治者而選擇了純宗教領袖是嚴格遵循了佛教的平和的教義的。在這一點上,我個人認為,他還算是個不錯的和尚。
  
但問題的重點并不在于他是不是放棄了西藏獨立。問題的關鍵在于“達賴集團”中還有“集團”二字。
  
達賴喇嘛和達賴集團雖然說是一個系統里出來的同志,但在本質上,他們還是有些區別的。這也是為什么中國政府在報道西藏事件時,使用最頻繁的詞語是“達賴集團”和“精神領袖”。中國政府知道達賴喇嘛和達賴集團的區別。中國政府同樣也知道,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并不在于達賴喇嘛本身,而在于包圍在達賴喇嘛身邊的那些真正的分裂主義者。
  
如果我們仔細回想一下當年達賴叛逃的全過程,我們多少也能推測出一些達賴集團的端倪。我們甚至有理由相信,正是由于達賴身邊的這群人,一手策划了達賴的叛逃,也造成了達賴不能回國的狀況。達賴喇嘛也許是個好和尚,是個和平主義者。但他身邊的人,卻絕對沒有達賴那般的佛學覺悟。達賴喇嘛沒有能力完全控制他身邊的這些人,反而被對方控制成為了政治談判的傀儡。
  
對于中國政府來說,与達賴喇嘛談判并非很難實現。溫家寶總理也說過,我們与達賴的對話窗口始終是敞開的。但問題是,我們即使可以和達賴喇嘛談得很好,但他真的有能力讓他身邊的人照著他所說的去做么?如果中國政府讓達賴喇嘛回國,那他身邊的那些人會心甘情愿的讓他自己一個人走么?即使達賴喇嘛一個人順利回到了祖國,誰來保證他的人身安全?中國政府所派出的保鏢會不會被作為監視者而在國外被大肆宣揚?如果達賴的人身安全出了問題,會不會又讓國外反華組織抓住把柄說中國政府暗殺宗教領袖?誰又能保證走投無路狗急跳牆的達賴集團不會干出這种犧牲達賴,保全自身的事呢?中國政府不允許達賴回到中國的態度,在某种意義上保護了達賴喇嘛本人,同時也保護了很多普通西藏人的信仰。也許在事情的最后,讓過身后的達賴喇嘛回國安葬才是達賴唯一回國的机會吧。
  
媒体戰爭
 
“中國人都被洗腦了。”
  
這就是西方世界听到中國人怒吼的第一反應。
  
“外國人都被洗腦了!”
  
這就是中國人回應西方人的最簡捷的答案。
  
中國人,或者我們可以把范圍縮小到身在國外的中國人,開始了一場對于龐大傳統媒体的戰爭。
  
客觀上講,世界上所有的媒体都在行使著一個相同的職責。這個職責并非真實客觀地報道事實,而是傳達統治階級的思想。從這個角度出發,當你看到一個媒体對某件事情發表某种看法,或是趨向于某种看法時,你基本上可以确定的僅僅只有一條,那就是“當地的政府希望你按照這樣的一個思路來思考問題。”
  
但在事實上,西方人并沒有中國人的那种怀疑一切的精神和能力。在他們看來,自由言論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共識。在這樣的環境下,媒体的公正性和客觀性當然是不用怀疑的。他們不想去怀疑,因為他們相信了媒体這么多年,也很幸福的過了。他們沒有經歷過被傳媒欺騙的痛苦,沒有切身体會過被傳媒利用后的悔恨。而這一切,在中國人從文化大革命的浪潮中清醒過來時,就已經深刻的体驗過了。
  
中國人和西方人在面對表現相同的媒体時,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中國人從來不相信任何媒体。而這,正是是否會被洗腦的最基本的條件。面對已經喪失是非辨別能力的西方人,身在海外中國人与西方傳統媒体的戰爭開始了。面對一方媒体一次又一次對中國的誣陷,我們利用手中的互聯网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擊。
  
這是知識的戰爭,這是技術的戰爭,這同樣也是意志的戰爭。誰能把握住媒体,誰就能得到人民。對我們來說,能否撼動CNN,BBC或N-TV根本不重要,能否撼動西方人對其媒体的近乎愚昧的信任才是我們的關鍵問題。想要讓他們知道媒体的片面性和嚴重后果,就必須讓他們有切膚之痛。讓他們真正看到他們的媒体与事實究竟有多遠,讓他們自己為自己國家的媒体而感到慚愧!
  
中國很愿意听取外面的聲音,但是,我們也要有說話的權利。如果我們的政府和國內的人民出于种种因素而不能做到這一點的話。那么讓我們這些身在海外的中華儿女為祖國吶喊吧!
    
抗爭
  
我們熱愛和平,但我們也從不畏懼戰爭。
  
我很高興得看到英國的兄弟們開始組織游行和抗議,我也很高興得看到法國美國和加拿大的同學們站出來保衛奧運圣火。面對威脅,我們沒有屈服。過去沒有,現在不會,將來也不可能。
  
作為中國人,我很慶幸中國五千年的歷史給我們留下的寶貴遺產。而在這些遺產中,有一种東西更需要我們這些身在國外,獨自抗爭的海外學子繼承下來,它的名字,叫做“斗爭的藝術”。
  
在中國的歷史上,從來不缺少人与人之間斗爭的智慧。從《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到《論持久戰》,中國人一直在嘗試用兵不血刃的方式來解決戰爭的問題。對于深諳政治之道的中國人來說,戰爭只是解決問題的一种手段而已。而盡量使這种手段變得和平,理性,更是中國人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對于我們的政府來說,我們這些身在海外,接触過世界,接受了先進思想的人是未來祖國發展的基石。是中國最重要的財產之一。我們所受的任何傷害,對于我們的祖國都是重大的損失。基于這樣的考慮,我們的政府不支持我們為了政治話題而站出來,以免受到不必要的傷害。正如拿破侖所說,我不愿為取金蛋殺掉我的老母雞。我們的政府也在同樣保護著我們。盡管這樣,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員,我們還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西方媒体肆意的誣蔑我們的祖國,分裂我們的家園。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斗爭的藝術便顯得尤其重要。
  
斗爭的藝術,并非要讓我們去發動一場真的戰爭。二是要讓我們在戰爭的條件下,盡可能的減少自己的損失。作為一個有理智的斗爭者,与藏獨分子進行直接的肢体碰撞是最需要避免的。即使是在最坏的情況下,得到法理上的保護也是武力解決的先決條件。与蒙昧野蠻的流亡藏人不同,我們所要做的,是在盡可能受到法律保護的條件下,進行理性的反擊。
  
從整体人數上看,西方世界藏獨的支持者要遠遠超過我們。但事實上,眾多的西方人支持藏獨,僅僅是因為出于對人道主義和人權的支持。真正起到實際作用的還是那些真正的流亡藏人和他們的后代。在理解了這种結构之后,我們就完全可以在避免与极端主義者接触的情況下有條理的把藏獨支持者分化。讓那些出于人道主義和人權而支持藏獨的西方人看到事情真實的一面,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讓西方人承認錯誤,對于一貫自大而又固執的他們來說是很難做到的。對于我們,西方人是否向我們承認錯誤,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讓他們了解事實的多面性,而并非一味的听信媒体的宣傳。站在這個立場上,讓西方人自己思考,要比一味地向他們手中塞宣傳材料要有效得多。我們并不需要讓他們和我們的立場保持一致,我們只需要讓他們動一動他們許久都未曾轉動過的腦子,獨立的思考一下問題。在宣傳我們的觀點時,我們并不需要像或是藏獨一樣擺出多少照片,列出多少數字,拿出一副受气小媳婦的樣子給西方人看,而只需要問几個問題,讓他們自己去思考就足夠了。西方人也是人。雖然他們固執而短視,但他們也具備高等生物所擁有的最基本的智商。他們同樣需要被尊重。  

斗爭永遠是艱苦的,尤其當我們孤立無援的面對接受了50年洗腦的西方世界時,這种艱苦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中國人,即使我們的人數再少,力量再弱,只要我們將斗爭堅持下去,胜利終究有一天會屬于我們的。我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天天去唐宁街游行抗議,我們也沒有必要每天站在埃菲爾鐵塔下高舉紅旗,但我們卻可以和身邊的人談談,平和聊一聊事情的真相,這又有什么難做到的呢?斗爭,并不一定要砸碎國會大廈的玻璃。讓他們了解中國,了解我們才是我們所要做的。
    
大國民意識
  
讓西方人了解中國,是一項任重道遠的工作。即使中國政府做了很多努力,長久以來的洗腦還是讓西方人對我們的祖國充滿了怀疑和誤解。哪怕遇到奧運會這樣的了解中國的好机會,也終究會有很多冥頑不靈的蠢貨選擇抵制。
  
說到底,西方人還是對中國心怀恐懼的。讓西方人了解中國,我想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讓西方人了解生活在他們身邊的我們。讓他們了解中國人,了解一個大國子民的想法。
  
什么樣的意識算得上是大國民意識呢?
  
首先,我們應該對我們的國家充滿信心。
  
我們有理由相信,擁有世界最多人口,和第三大面積的中國有朝一日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也許這一天,作為80年代的我們也許不會看到,但我們的后輩,后后輩,肯定有机會迎來這一偉大的時刻。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所謂“敵人”到那時也不過是臣服于我中國之國的番邦而已。即使是在今天,有能力与中國在經濟,政治上抗衡的,也只有美國一個國家而已。其他歐洲小國,在已經壯大起來的中國面前,已經再也沒有資格和中國平起平坐了。
  
有了這樣的信心,我們就能輕易的擊碎歐洲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自大思想。英國很強么?這地球上究竟是說英語的人多還是說漢語的人多?法國很大么?一個面積還不足西藏一半大小的國家怎么好意思在我們面前自稱大國?德國能和中國一較長短了么?中國人可以不買德國產品,德國人可以不賣中國貨么?我們大可以不必再保持卑微謙恭的態度,用溫和的語气告訴他們開罪中國的后果是非常有效的樹立國民形象的手段。
  
大國民,大气度。
  
對于是与非的理解,一個大國子民并不需要為了某些毫無价值的爭論而紅臉。就像討論究竟是中國國民党擁有中國的領導權,還是中國共產党是合法政府一樣。這樣的討論完全沒有存在的意義。討論如何讓大陸的中國人和台灣的中國人過上更好的日子,才是一個大國子民應該思考的。至于一個家庭里誰應該當戶主,這种問題還是等看到誰對家庭的貢獻大以后再討論也不晚。
  
開明,豁達,包容。是大國民意識的具体表現。開明,豁達和包容并不僅僅是指面對不同看法時的泰然,也同樣包括面對大是大非時的一种鎮定。
  
有人曾經問起,為何不見閣下拿起標語牌站出來抗議藏獨?我笑笑,對這個荷蘭人說,中國人是很注重實用主義的。就像中國一位將軍曾經說過,想要西藏獨立,拿五十万顆人頭來換。如果你真的支持西藏獨立,那么歡迎你拿起武器,來到西藏,成為這五十万顆人頭之一。如果你沒那么愚蠢,我還是建議你省几個車票錢,投入到綠色和平組織,至少還能減少一些噪聲污染。
  
面對藏獨,坦然一笑,何嘗不是一种洒脫?
  
面對很多對中國抱有敵意的西方人,使我更清楚地認識到,他們的救世主心理,要比他們的能力大出無數倍。也正是因為這种心態,讓西方人更自以為自己才是將世界掌控在手中規則制訂者。
  
西方人保護,因為他們覺得是弱者,中國政府是強者,在弱者与強者的矛盾中,弱者總是需要他們來保護的。當然,我也承認他們是弱者。他們智商不及常人,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又接受了錯誤的思想。他們弱是天經地義的。所以每當看到DAM廣場上精彩的表演,我都忍不住可怜他們:他們這樣也不容易,這樣惡劣的天气還要出來表演。在國內就沒有人把他們當人看,如果能在歐洲拿到身份,總還能混到一些外國狗糧。想想洪志大師的腦瘤日漸嚴重,說不定哪天腦血管就隨著大法一起破裂,讓這些大師的追隨者在這之前找到一條活路,也算是積點陰德。我就不上去拆他們的台了。
  
大國民是很少去抵制某一個國家的。因為抵制是一种封閉自我的表現。如果我們翻起舊賬,把所有曾經傷害過我們的國家輪番抵制一回的話,我想我們現在還是和解放初期的封閉環境沒什么區別。美國,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日本,等等等等。哪個發達國家沒有曾經從我們身上占到過便宜?在我們因為日本侵略和南京大屠殺而抵制日貨時,我們有沒有想過抵制當年火燒圓明園的英國和法國呢?有沒有想過抵制當年入侵北京的八國聯軍呢?如果我們把他們都抵制掉的話,中國還談什么國際化,談什么全球性發展?看看今天的朝鮮,想想我們曾經在文化大革命中犯過的錯誤。難道你不會覺得“抵制”這個詞只會出現在那些不開化的國家么?就像今天某些在討論抵制奧運的國家一樣。
  
我們是大國子民,我們有包容的能力。我們充分的了解“三人行必有我師”的含義。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會离開我們的祖國,來到這片未開化的土地的原因。我們承認在某些方面,西方國家做得确實比我們好。我們愿意虛心的學習。但我們從來不認為任何一個西方國家比我們更強大。我們必須讓西方人明白,有些差距,在于經驗,通過學習就可以彌補。而有些差距,是溶入血液中,并非通過學習就能改變的。
  
要使祖國更加強大起來,需要我們付出更多的努力。要讓西方人更了解中國人,同樣需要我們作出中國人的典范來。我們已經不再需要陳述要如何不在國外丟中國人的臉,因為那些,已經不再适合一個大國民的身份。對于我們來說,如何在西方人面前展示一個強大而智慧的中國,才更是我們需要思考的。
  
2008,一個偉大的時刻,一個轉折的時刻,一個象征著中國崛起的時刻。我相信,在走過了2008之后,中國會朝著一個更有希望的方向走下去。中國人和他們的政府會在這個世界上創造一個新的奇跡。一個有中國特色的奇跡。

11 留言:

匿名 說...

Casse toi alors, pauvre con!
——Nicolas Sarkozy, French President, 2008 (Can someone please translate
THIS?)
=========
大概是:快滚吧你,傻×。
就是今年他骂人事件。。。

-----------
呃,脑袋就是用来翻覆洗的。。
不过,其实俺棉大多数人都是选择性的怀疑。。

倉海君 說...

Casse-toi alors, pauvre con!

廣東話:

咁死開啦你,粉腸!

暗黑的卡夫卡 說...

merci beaucoup! =)

Jacky 說...

写得很好,这是我到现在为止,读过的无数西藏、奥运文章中,最有价值的一篇。

Blackmoor 說...

多謝你的文章。

方潤 說...

不完全同意他的說法,不過看法本來就人言人殊。

唯獨是這一句,我完全反對﹕
> 但在事實上,西方人并沒有中國人的那种怀疑一切的精神和能力。

只要放眼望望就不覺得了。
雖然我並不打算反過來說「中國人并沒有西方人的那种怀疑一切的精神和能力」

supermonkey 說...

没什么见地的文章,显然作者头脑里还有着深刻的民族意识和大国情节,但缺少了一些民主思想和自由追求。不知道作者对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为了解多少,无论几百年前甚至更久远的时间里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打着国家统一的旗号去杀戮镇压平民百姓,干预其信仰自由,在现代国际社会里是说不过去的。这是今天藏人要求独立的源头,而不是所谓的什么利益集团操纵。

作者好像对洗脑很感兴趣,这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被专政洗脑的人看民主国家会说他们被洗脑了,被民主洗脑的人看专政国家会说他们被洗脑了,这很正常。可是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在抛开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固有成见后,至少我的选择是民主和自由,而不是表面的大一统和所谓的强大。放眼全球,今天最接近社会主义国家的地方当属北欧那几个小国,国民素质很高,社会体系相当健全。为什么中国就要固守着大一统和民族思想不放呢?

黃三少 說...

同意樓上。全文創作成份實在太多。

匿名 說...

supermonkey,半桶水响叮当说的就是你这种人。马云说过,现在卖概念不受欢迎,还是来点实在的吧。作者哪里有不足,你可以提出反驳,而不是卖弄民主自由那几个词汇。
有民族意识不对?现在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没有民族意识?法国曾经严厉要求商店的商标必须用法语标示而不能用英语。至于那几个北欧国家,更是竭力保护自己的语言。挪威,瑞典等国对外来移民或留学生的挪威语,瑞典语也是有要求的。这几个国家可是你所说的错误地拥有了“民族意识”。
你又提到北欧小国社会体系健全,国民素质高,却不见有更多的小国仍然平穷落后,并且由于国小民弱,常年成为其他强国的棋子。二战期间多少欧洲小国因为缺乏战略喘息空间而被法西斯灭国,只能等待战事的逆转,强国来救。而苏联和中国这种大国则有充分的空间去换取时间,很多老百姓也能向国家腹地逃难以换取一线生机。对于洗脑的说法,更是荒唐,如果民主不能帮助他们抛弃成见,那么他们“民主自由”的选择又有什么意义呢,“独立思考”能力又起了什么作用呢?摆设而已。本质都是被蒙蔽。德国之声中文网曾经说过,因为中国是共产主义国家,西方的记者不敢为中国辩解,不敢说中国好话,因为这是一个立场问题。这不正是一张无形的审查制度么?大道无形!既然先就有了不可动摇的立场,又怎么有“自由”和“独立思考”?
所以说,拿几个北欧国家去否定大一统真的很荒谬。没见欧洲诸国尝试一个统一的欧洲,因为他们知道一个分裂的欧洲永远竞争不过美国,也永远受英国大陆政策的挑拨和摆布。
“民主人士”也该好好学习了,多读读书,有点“独立思考”,不要一叶蔽目,更不要拿几个词汇来卖弄。

匿名 說...

没有看完,仅说一点,达尔富尔危机始于2003年,我一直处在国内,也知道这个一直是焦点,对中国政府的指责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那时候中国已经获得奥运主办权.但是由此说因为奥运才成为话题似乎并不成立.

匿名 說...

二十幾歲的女孩應該 致敬,我的生活 一個人的時候 學著改變心情 閃亮的日子 永恆的記憶 不關我事 不要迷失自己 暖瓶的哲理 錯愛一生 自己決定自己成就的高低 與愛捉迷藏 平淡是真 人生中寬容的最高境界 十年後,記得來娶我 婚姻需要用心去呵護 給婚姻更好的理由 擦肩而過 網路世界真奇妙 失敗的我 遊戲而已 那年那時那事已過 梔子花開 心靈的間奏 思想碎片 煙雨江南 如何才是內心強大 愛情與友誼 所謂愛情 一個女人最浪漫的事 兩念之間──思考的差異 結婚證明 別解開第三顆紐扣 遲到的理由 遠離心靈的疲憊 胡蘿蔔、雞蛋和咖啡 把愛寫在左手上 四季的感悟 橘子酸,橘子甜 救生軼事 另起一行 定期地讓自己清零 愛的玄機 我的夢想 俏皮的哲理 請拉住我的手 石縫間的生命 寬待人性 小號手的憂傷 此情可待成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