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倪匡 先生24/4在報上一文

標籤:

近來因西方的奧林匹克走到東方千年文明發源地之古國開party,似乎很多聲音,很多一人一語,亦有很多所謂愛國行為,似乎真的要如男兒為國家,(下段太不文唔唱了)......。

但大家請看 倪匡 先生今日24/4在報紙上一文,精警有趣,看完,真是一切皆赴笑談中......。

真的,國之不存,愛什麼鳥?


冬 虫 夏 草

冬 虫 夏 草「 冬 虫 夏 草 」 是 一 種 十 分 奇 特 的 自 然 現 象 , 虫 在 土 中 , 被 真 菌 侵 入 , 真 菌 將 虫 完 全 佔 領 之 後 , 卻 完 整 地 保 留 了 虫 的 外 形 , 當 真 菌 進 一 步 冒 出 土 來 的 時 候 , 看 起 來 , 就 像 是 一 條 虫 冒 出 了 土 , 事 實 卻 是 盤 踞 了 虫 身 的 真 菌 。 真 菌 還 從 虫 下 長 出 根 狀 物 , 進 土 中 , 以 利 生 存 。

於 是 , 就 成 了 「 冬 虫 夏 草 」 這 種 怪 異 的 東 西 。 這 東 西 傳 說 滋 補 無 比 , 服 食 了 縱 使 不 能 壽 比 南 山 , 也 大 可 以 福 如 東 海 , 所 以 非 常 值 錢 , 比 黃 金 更 甚 。
像 冬 虫 夏 草 這 種 侵 蝕 吞 噬 現 象 , 自 然 界 甚 多 例 子 , 不 足 為 奇 。 人 既 然 號 稱 「 萬 物 之 靈 」 , 自 然 更 優 為 之 , 小 焉 哉 的 例 子 舉 來 不 夠 「 煞 食 」 , 舉 大 一 些 的 例 子 。

例 如 , 當 「 國 家 主 席 」 忽 然 成 了 「 內 奸 、 工 賊 」 , 受 盡 折 磨 致 死 , 死 的 時 候 , 連 個 名 字 都 沒 有 的 時 候 , 這 個 國 家 , 就 和 冬 虫 夏 草 的 那 條 虫 一 樣 , 早 已 沒 有 了 。 又 例 如 , 當 「 國 務 院 總 理 」 未 經 任 何 審 判 任 何 法 律 手 續 , 就 被 軟 禁 , 禁 了 十 多 年 之 後 死 去 , 這 個 總 理 生 前 服 務 的 國 家 , 也 和 冬 虫 夏 草 中 的 那 條 虫 一 樣 , 早 已 不 存 在 了 。 看 到 好 像 還 有 一 條 虫 在 , 那 只 是 視 覺 上 的 效 果 , 同 類 例 子 , 不 勝 枚 舉 。

這 效 果 , 倒 也 不 是 幻 象 , 而 是 這 虫 只 剩 下 了 一 個 外 形 , 奇 妙 無 比 的 侵 蝕 , 造 成 了 這 種 效 果 , 成 為 奇 觀 。

所 以 , 忽 然 聽 說 要 對 青 年 學 子 進 行 「 愛 國 育 」 , 就 忍 不 住 發 笑 : 國 之 不 存 , 育 奚 為 ? 為 什 麼 還 要 遮 遮 掩 掩 , 索 性 進 行 「 愛 黨 育 」 , 不 兜 兜 轉 轉 , 事 半 而 功 倍 , 豈 不 是 好 !

在 一 個 行 政 區 域 , 譬 如 說 一 個 省 , 最 高 權 位 的 是 「 省 委 書 記 」 而 不 是 「 省 長 」 的 情 形 下 , 哪 還 有 國 ? 「 愛 國 育 」 云 乎 哉 , 誤 人 誤 己 , 更 誤 黨 , 沒 有 成 功 的 可 能 。 直 接 將 黨 的 鬥 爭 史 編 入 科 書 , 由 於 曲 折 離 奇 驚 險 刺 激 陰 謀 殘 忍 色 情 變 態 無 不 齊 全 , 一 定 能 引 起 青 年 學 習 興 趣 。 快 實 行 吧 !


(倪匡)

電郵: mcwriter@appledaily.com

6 留言:

暗黑的卡夫卡 說...

" 接 將 黨 的 鬥 爭 史 編 入 科 書 , 由 於 曲 折 離 奇 驚 險 刺 激 陰 謀 殘 忍 色 情 變 態 無 不 齊 全 , 一 定 能 引 起 青 年 學 習 興 趣 。 "

So true...

aileen 說...

普天之下政黨歷史莫不如是,一葉障目

匿名 說...

例 如 , 當 「 國 家 主 席 」 忽 然 成 了 「 內 奸 、 工 賊 」 , 受 盡 折 磨 致 死 , 死 的 時 候 , 連 個 名 字 都 沒 有 的 時 候 ..

但願此事不會再發生

katana 說...

一葉障目? 事實就是事實,何以塗脂抹粉 ,有任何一個黨史可以比美"文革時期"的無人性和恐怖嗎?這可是人的正行嗎?

莫「指鹿為馬」,轉移視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應該叫【一葉知秋】吧!

道士 說...

是的﹐文革時期的確是人性盡失的一個年代。倪匡﹐是那個時代的直接受害者﹐他對共產黨的痛恨將會是永不磨滅的。

日本侵華﹐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我外祖父在我小時說過不少故事﹐對日本人也是痛恨的罷。

Katana, 你學日本劍道罷? 如果我們這刻要痛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政府﹐那麼﹐以這樣的羅輯﹐我們用著日本侵華的事實﹐你豈不變了漢奸? 今時今日﹐難道還要分分那些人有滿州血統? 要去恨人﹐我們總能找著千百樣的理由。要去對身邊的人友好﹐隨利益以外﹐就很難找到什麼必然的理由。

任何腐敗的政府﹐任可戰爭的時期﹐人性就會被折磨得體無全膚﹐我們每個人其實也只是披著人皮的野獸。二戰時期﹐leningrad 被圍城﹐人便謀殺其他人來做食物。中國大躍進做成的飢荒﹐也做出人食人的行徑。就在最近前幾年﹐非洲剛果的戰爭﹐人性也消失了而變回做動物。不要高估人性﹐大部份的人從來也很脆弱。政局不穩﹐國家動蕩﹐中國人也好﹐外國人也好﹐求生就是唯一的道理。文革是清末以來積下的怨恨的果﹐是理智被獸性吞噬的年代。飽暖知榮辱﹐國家富足﹐人民有飽飯﹐就慢慢會有人性。

katana 說...

道士兄,我以兩篇新文貼此,當回答你吧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