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化中国(轉貼)

標籤:

倉海君按:看到這篇文章,Kipling的詩句又浮上心頭:Oh, East is East, and West is West, and never the twain shall meet;但願真是永不相見!若相遇而無法溝通,那就是最絕望的災難。

**** 
(http://club.chinaren.com/11/120367517)  

和傲慢的德国同事争论三天我的结论-德国人无可救药
    
    我实习的办公室本来有三个人,但是有一个同事出差了,于是就剩下了我和我斜对面的K。K最近没什么事情干,闲得很。
    
    (在3-14拉 萨暴 乱之前的一次对话)
    2008年3月11日,一个别的同事给我拿来一张法兰克福汇报,上面有关于北京机场新航站楼T3建成的消息。在德国,这种带着酸味的报道就算是非常中立了,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于是在网上看了很多T3的照片,激动得热泪盈眶。那时候正好是中午休息,我就问K要不要看看。她过来看了一眼,
    说:“是不是挺大的?”
    我说:“非常大,使全世界最大的。”
    她说:“那也是没办法,你们人也太多了。全世界最多的。”
    ……
    她又说:“北京有多少个机场啊?”
    我说:“客用的就一个,还有其他的用途的别的机场。”
    她说:“那也是得建机场,那么多人就一个机场。你看斯图加特,一共才那么些人,还有一个机场呢!”表情始终非常严肃和蔑视。
    ……
    她看着那些照片,然后说:“这几场看起来冷冰冰的,都是钢铁的。”
    我就给她看了那些新航站楼里有中国特色的装饰。
    她说:“这个看着还行,不过就是装饰一下吧,一投入使用就拆走了吧?”
    我使劲压着火儿说:“一直都在那儿。”
    
    我当时已经非常的不高兴了,觉得自己先让别人分享我的喜悦简直就是找骂。她看出来我可能不高兴了,就说:“挺好的,挺好的。”然后看着正好刚进来的另一个同事,摆出一副对一件事感到可笑的表情,说:“中国肯定有很多这方面报道,以后中国除了你们紫禁城,还有另一个景点就可以是航站楼了。哈哈。”
    
    (3-14西藏暴 乱后)
    
    第一天3月26日
    
    西藏问题过后,从14号到25号,都没有同事跟我谈起这个事情,我也非常不想和他们谈。因为用他们的母语谈一个如此复杂的历史、民族、政治事件,根本一张嘴就已经输了。
    
    经过将近两周的被德国媒体的狂轰滥炸,我近日来情绪已经相当激动。25日晚又听说明镜在其新一版周刊上造谣,我在26日中午立刻买来一本,要留下当证据。刚进办公室放在桌上,K就问:
    “你买的《明镜》?”
    我说:“对。”
    
    她说:“为什么要买呢?因为它这次的话题关于西藏?”
    我说:“不是。”
    
    她说:“因为它的文章写得好?”
    我说:“不是。”
    
    她说:“那是因为什么?”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手都气的在抖,说:“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谎言。”
    
    她虽然还没有完全知道我再说什么,瞪着大眼睛盯着我看,但是却已经面露怒色,说:“什么意思?”
    我说:“你们整天所看到的、听到的,所有的报刊杂志电视新闻,全部都在撒谎。”
    
    她简直就要气疯了,非常严厉的对我说:“你没有权力说我们的媒体造谣!我没有去过西藏,但是我看到我们的报道就觉得西藏的情况非常非常非常的严重!我不可能去西藏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就是会相信我们的电视里说的。我还会认为你们的媒体在造谣,你们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如果你想要批评德国的媒体,最好先回去批评你们自己的中国媒体!”
    
    我翻开《明镜》的那页报道,指着说:“这里用的图片是我们的警察在救一个受伤的汉人,可是下面的注解是警察在逮捕一个藏人。这就是造谣。”
    她根本就不看我在给她指的东西,而是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说:“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是你们的警察就是逮捕了很多藏人,开枪杀人。但是你们的电视里都在撒谎。你有什么资格说德国的媒体报道的不真实?”
    
    我不记得我还说了些什么,但是没有几句话。我气的出去下楼给我爸妈打电话,浑身哆嗦,止不住地哭。因为最近天天都在为此事纠缠,我没法让自己能平静的再去讨论这事。
    
    我很久很久才回到办公室,她也不再跟我讨论了,这天就算过去了。
    
    
    第二天,27号。
    K带来了一盘自己烤得蛋糕,因为她前两天过生日来着。下午,同事们都来吃,其中有两个男的同事跟我说起了西藏问题。因为浓重的施瓦本口音,我并没有完全听懂第一个问题是什么。但是我就跟他说:“如果要谈西藏的问题,我们必须先搞清楚,在那一天,是谁袭击了谁。”
    
    他说:“不不,我不是要问谁对谁错。你觉得西藏非常的和平是么?”
    我说:“西藏非常的不和平现在。但是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并不知道。因为德国的媒体全部都在撒谎。”
    我瞄了一眼斜对面的K,她的脸又阴了下来,看着电脑屏幕,疯狂的在打字。
    
    我于是废话少说,就在我电脑的“收藏夹”里找出了关于揭露西方媒体造假证据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给那几个同事讲。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其中一个男同事D跟我说:“那如果像你说的,他们的生活比原来好了,那为什么还要起义?”
    我说:“那些人是要独立。很多煽动的人甚至都不是住在西藏的,他们都是流亡政府的人。而且,原来dl喇嘛统治下的西藏是奴隶制社会,人民连人身自由都没有。dl过生日甚至需要用两张人皮祝寿!”
    
    我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们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因为我说的这些事情和他们一项知道的,差得太远,他们可能以为我的德语表述有问题,表达错了自己的意思。
    我接着说:“你们说西藏人的生活非常凄惨,但是你们知道么,在中国像西藏这样的少数民族,上大学学生是免学费的,反而是汉人要交学费。他们每次升学考试都是有加分的。他们甚至都不需要缴税!”
    
    他们立刻说:“那为什么不让媒体进去,为什么封锁西藏?如果你真的要说事实的话,就应该让媒体进去。”
    我说:“首先,是为了大家的安全,那个地方非常不安全现在。其次,西方媒体太愿意歪曲事实。他们不在西藏,都可以用这么多假照片造谣。而且,昨天已经有第一批外国记者去了。但是没有德国记者。”
    
    K终于因为愤怒,又加入了讨论,说:“凭什么不让德国媒体进去?凭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能去就德国媒体不能去?”
    同事D立刻纠正说:“不是说有人都能去,就几个国家。”
    我说:“对,美国、英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等等。不让德国媒体进去是因为德国媒体在这次的事情上说谎说得太厉害了!”
    K说:“那你说印度媒体也说谎了,为什么他们就可以去!?”
    我说:“印度媒体也不在这批记者里。”
    K显然是非常的生气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会去办公了。K就开始了她对我长达两天的教育工作。
    她在认真的盯着电脑许久后对我说:“你看得懂西班牙文么?”
    我说:“不懂。”
    
    她说:“西班牙的网站上也写着,中国政府疯狂镇压,杀死和平示威者等等。”
    我说:“我知道,西方媒体都在撒谎。”
    
    她说:“但是为什么全世界都这样说,只有你们中国不那样说!你不觉得你是被你们的政府欺骗了吗?那明明是你们的政府在撒谎!不然怎么可能所有国家都谴责中国?!”
    我说:“对,所有国家都说中国不好。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拿出证据说明他们说的是真的。只有中国政府能拿出证据,我们有录像。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和平示威,是他们在杀人。但是这些录像没有一个西方媒体在播出,反而是在用诬蔑中国的假照片。”
    
    她说:“你们播的是中国政府做的假录像!”
    我不知道跟这样的人还能说什么。
    
    我说:“现在中国在发展,让西方大国感到恐惧和不舒服,于是大家全都反对中国。我在德国两年,没看过一条关于中国的好消息。中国干什么都是错的。你觉得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可能没有一点儿优点么?”
    她说:“我们没有都说中国不好啊。比如你那天跟我说你们修了新机场,我不是就知道了么。”
    我说:“但是德国并没有表示赞赏,并不高兴。”
    她立刻说:“因为你们还有那么多穷人,却花这么多钱盖那么大的机场。”刚还说她觉得这是好事,两句话以后就暴露了。
    我说:“你怎么就会觉得我们把应该给穷人的钱盖机场了呢?我们盖这个机场也是为了奥运会,为了全世界各国的人。”
    她说:“还有那么多穷人就不应该办奥运会。”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说:“相反的,我们的媒体从来不这样污蔑别的国家。你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中国留学生愿意到德国学习,是因为……”(我想说的是因为大家原本都很喜欢德国,因为我们在中国的电视里看到的德国很美,很发达,所以我们愿意来学习)
    但是我被她打断了,她用非常傲慢的表情跟我说:“因为我们的教育水平发达,因为我们的学费便宜,这很简单。”
    
    我对这种不礼貌的打断非常的无奈,我还是接着说完了我的话。然后我说:“但是我们在这里却发现,德国的媒体从来不说中国的好消息,我们德国留学生在某种程度上对德国也感到失望。”
    
    她说:“我们没有只说不好,我们也在说你们好。”
    我说:“好的。那我问你,你知道中国什么好事情么?”
    
    她想了想说:“你们中国经济在发展啊。”
    我说:“这不用德国媒体说,全世界都知道。那你听说过什么关于我们政府的好事么?”
    
    她想了想,没能说出来。但是她又立刻一脸胜利的跟我说:“那你能跟我说说墨西哥政府有什么好政策么?”
    我说:“我不知道。”
    她高兴极了,说:“你看,你也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不关心。我不知道他们有的好,是因为同时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我关心,比如德国,我就会既知道优点也知道缺点。我们都是从两方面认识事物的,这是我们在中学就要学的。”
    她有那么一两秒没能反驳我。
    
    然后立刻开始。
    她说:“你们中国环境污染现在这么严重,政府根本也没有做什么。”
    我说:“你怎么知道政府什么也没做?现在中国在呼吁超市不要提供免费塑料袋,而且马上就要实施了,你们知道么?据我所知,在欧洲这些国家,能做到这点的也就只有德国。另外,其他城市我不知道,但是单说北京,政府为了要减少市民出行用私家车,大大降低了公共交通的费用。坐地铁城铁只要两块人民币(0.20欧),坐公共汽车,很多只要4毛钱(0.04欧)。这些事情德国人根本就不知道,就只知道指责。”
    自:Club.ChinaRen.com
  ------------------------------
  [复制本贴地址] http://club.chinaren.com/120367517.html
  ------------------------------
  
  天使没有了翅膀会怎样?
    你说:会被上帝遗弃,从此离开天堂。
    他说:你错了,她会落到我的身旁,陪我看日落斜阳。
    我说:其实你们都错了,因为我会留在她身边,一起陪着她看地老天荒…
  
  
  ------------------------------
  楼主最新发帖
  [海外]日本人的真实生活水平,警惕国人
  人民币都省下来,学英语可以完全免费
  
   沙发 楼主:施威因施泰格 个人文集 2008-04-01 16:37
   引用 回复 编辑
  
    我说:“中国现在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有非常多的问题,但是我们需要一步一步地解决,而且我们确实在解决。中国很大,没有你们想想得那么简单。”
    
    她说:“反正你们的政府就是压迫人民,人们都没有自由。你看上次巴黎的暴 动,所有记者都可以去报到,没有人把巴黎封锁。”
    我说:“西藏是我们自己的事情,那是我们国家的地方,我们怎么处理是我们的自由。”
    她说:“那谁也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反正我就是会相信我们的媒体。而且你们的政府把西藏的文化都摧毁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文化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政府摧毁它们的文化了?西藏人可以用自己的语言上课,这叫摧毁文化么?”
    
    我接下来问她:“你觉得中国人民生活幸福么?我只是想知道德国人是怎么想的,没有别的意思。”
    她想了想说:“我觉得基本上还是幸福的吧。但是对我来说,如果我只能生一个孩子,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怎么能幸福!”
    
    我假装心服口服地说:“嗯,对,你说得对。你刚才说了中国环境污染对吧,还有现在全世界也都在说能源问题,说能源匮乏等等。”
    她说:“对,比如石油。”
    我说:“对。你知道么,中国推行计划生育,30年来少生了4亿多人!这就是治理环境污染最有效的办法,这就是节约能源最有效的办法!我们有污染,人口多,你们指责我们;我们少生孩子,控制消耗减少污染,你们又指责我们没有人权。那我就想问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呢?!”
    
    她特别痛苦的说:“别提人权,这个话题太沉重了。”然后意思就是中国的人权问题简直太恐怖了,中国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我说:“我也不想谈什么人权。我只是想接着刚才的问题说。如果我们的政府像你们说得那样妖魔,人民的生活怎么能幸福呢???”
    
    我不记得她怎么回答得了,总之还是狡辩来着。我们每一段对话,我都不可能彻底的赢她,她一定会跟我扯一些什么别的。
    
    然后我就说:“我们生活在德国,其实也没有言论自由。近些天,德国把中国的很多论坛都封了。我们根本不能和中国的人直接在论坛上交流。”
    她一下又火冒三丈,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德国根本不可能封锁你们的网页。”
    我很平静得说:“可是这是真的。”
    
    她说:“你上的是什么网页?”
    我说:“综合网页,像yahoo那样的。叫新浪。”
    
    她说:“不可能。德国绝对不可能这样做。”
    我说:“但是这就是事实。”
    
    她说:“你现在就上给我看!”
    我就演示了一下。
    
    她说:“不可能。只是在公司不能上。”
    我说:“家里也不行。”
    
    她说:“你家里网有问题。”
    我说:“斯图不能上,纽伦堡不能上,汉堡不能上,柏林也不能上。”
    
    她说:“那是你们的网页坏了。”
    我说:“中国能上、美国能上、英国能上,法国也能上。”
    
    她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就有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了。
    
    我说:“对于封网的事情,我真得很无所谓。我很理解。我想说的就是,不要总指责中国会封锁一些网页。每一个国家在必要的时候都会这么做。”
    她说:“我们没有封你们的网。而且如果说封网,全世界也不会有中国那么极端。你们什么都不能上。”
    然后,她特别特别得意,特别特别自信又神秘的跟我说:“你们能上google么?”
    
    我都无语了……
    
    争论听了一阵,快下班的时候,她让我过去一下。
    然后指着电脑屏幕说:“你看,我就给你找到了一条关于中国的好消息。”
    我看了一下,是一个月以前Die Zeit网页上文化板块里的一些照片,是中国过春节迎鼠年的照片。没有什么文字,就是照片。
    我首先完全服了,她居然在和我停止争论后一定要找到一篇关于中国的非负面消息证明我说的是错的。其次我跟她说:“这不叫好消息,这只能说是中立。”
    她说:“我觉得这些照片很好看啊,这个消息很好啊。”
    然后她就下班了
    
    我后来一看,在一张放烟花的照片下面写着:“烟火。但是在中国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允许放。”
    按我们的逻辑,这是为了安全。按他们的逻辑,这又是没有人权……
    
    心里一直别扭,别扭了一晚上。
    觉得德国人这种脑子,根本再说什么也没用。
    就想这件事情就不跟他们谈了,当然本来也没想跟他们谈。
    
    第三天 3月28日
    早上一上班,K就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过了半个小时,她叫我去看她电脑上的网页。
    
    那是德国n-tv电视台今天的最新网页,上面都是图片和注解,是尼泊尔警察的图片,注解也写着尼泊尔。她于是非常得意地说:“你也觉得这些照片是错用的么?”
    
    我说:“我不会,因为这下面写这是尼泊尔呢,这根本不是中国。”
    但是她还是很得意,因为她觉得她向我证明了,德国的媒体没有只用假照片,也有真的。
    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逻辑——因为她们有时候也用真照片,所以就不能责怪他们用了假照片?
    
    我说:“现在再用真照片已经没用了,因为大家都已经……”她打断我的话说:“但是这毕竟是好事情,我们用的是真照片。”
    
    我开始头疼。
    
    后来她又苦口婆心的跟我说中国多么多么不好,多么多么糟糕等等。我不记得了。后来她开始总结:“这就是不同的文化,没办法。”
    是的,这是文化问题。但是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说,她们的文化是对的,我们的是错的。
    
    我于是说:“没错,文化不同,意识形态不同。但是所谓文化的不同也仅仅就是‘不同’,是没有对错之分的。然而你始终谈的都是对错。”
    
    不知怎么又扯回西藏,她就跟我说:“反正在我们的心理,佛教是很圣洁的,教徒都是非常和平的,都是与人为善的。总之,我们绝对不相信他们会使用暴力,会伤害别人。”
    
    说实话,我已经累了。这一天她都在极力说服我,让我知道中国政府多么的集权和暴力,多么的血腥和残忍。然后就是中国是个多么恶劣的国家,说中国的盗版,盗版他们的汽车,偷走他们的技术,认为《明镜》的《黄色间谍》写得很真实。
    
    快下班的时候,K突然兴奋起来,特别高兴得跟我说:“我们的报纸上登了,我们的总理和外长将不会参加你们的奥运会。你看了这条新闻了么?”
    我说:“看见了刚刚。”
    她掩饰不住内心喜悦的跟我说:“怎么样?中国人会怎么想呢?哈哈。你们的新闻呢?播这个消息了么?”
    我在网上看了一眼,说:“没有呢。”
    她说:“我真是特别感兴趣,看看你们的媒体会怎么说这件事。哈哈”
    
    之后就又是把各国的文化都批判一遍。说读过一本关于日本的书,看了以后觉得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奇怪的人——为什么一个人去休假回来后要给同事带礼物?
    ……这几天的讨论让我深深地明白了几件事:
    
    1. 西方媒体的宣传已经可喜可贺的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德国民众都信了。不但信了,而且坚定不移,以至于认为所有的不同声音反而都是撒谎。
    
    2. dl喇嘛这么多年的市场营销工作做的太成功了,每一个我接触的德国人,都把他当作“伟大的精神领袖”,他说的话都是真的,他做的事都是对的。
    
    3. 德国留学生在德国是很不受欢迎的。我的同事就能在无意中流露出这种情绪并且直接跟我说:“我们都会担心,如果你们有一天也学会了我们会的东西怎么办。”
    
    4. 中国这个国家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大错误。中国的缺点多的可以堆上天,而且在一个魔鬼政府的领导下,只能越来越恶劣。
    
    5. 中国到处充满了血腥和屠杀。人民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被逮捕,在监狱里处以极刑。
    
    6. 中国没有权利办奥运会。凡是去奥运的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支持种族屠杀。
    
    
    我已经非常非常疲惫,但我觉得我也有收获。那就是,我将不再和任何一个德国人讨论西藏的事,或者中国的事。他们的头脑已经受了一辈子西方声音的洗礼,不可能再开化。千万不要试着说服他们或者用事实讲道理,因为那只能把你气死。
    
    在他们的心理,有一种强盗逻辑:凡是对中国有利的事实,就是中国政府捏造的;凡是对中国有利的图像,就是中国政府派人演的;凡是对中国有利的照片,就是PS的。
    
    在他们心理,有一种绝对的定义:中国是无可救药的,是没有优点可寻的。所有反对中国的声音都是有道理的,是她们都会拥护和支持的。
    
    而且,德国人的傲慢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惊讶。让我从这不过才20几岁的人身上看到了60年前这个民族人们的影子。他们是纳粹的后代,也永远有着纳粹的血统。他们对于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的那种执著,让别人看来不仅仅是僵化,甚至非常恐怖。
    
    所以我觉得,和他们的斗争是长期的,无休止的。这种斗争不是和他们争论或者用证据说服,而只能是建设祖国。只能让祖国强大,更强大,才能让他们闭嘴!我们每一个在国外的留学生都在卧薪尝胆,等着看几十年以后的中国是像他们期望的那样崩溃,还是强大的让他们崩溃!

18 留言:

neige 說...

我说:“你怎么知道政府什么也没做?现在中国在呼吁超市不要提供免费塑料袋,而且马上就要实施了,你们知道么?据我所知,在欧洲这些国家,能做到这点的也就只有德国。
=======
all the supermarkets?
in france, there are some...

然后我就说:“我们生活在德国,其实也没有言论自由。近些天,德国把中国的很多论坛都封了。我们根本不能和中国的人直接在论坛上交流。”
========
how can you know it's not just gfwed?
gfw will not block you any time, just when some words appear...

neige 說...

so i must say that neither of them is very logical...
i'm not surprise to the result...

sorry for the poor en, i dont have chinese input à l'école.......^^

說...

OK,我承认我为人恶毒了~
如果我是这个当事人,我只会问德国人:二战的时候你们的那些正确去哪了...

異鄉人 說...

像樓上neige所說一樣,文章本身亦存在一種對對方民族的偏見。

此外,國際間對中國的成見並非一朝一夕,中國朝野內外也確實存在著許多招人非議的行為。要讓人理解中國,方法不是與誤解自己的民族(如德國)敵對,而是做好自己。

shizhao 說...

关于封网,那的确不是德国的问题,而是中国的问题。因为中国的网络封锁(GFW)是双向过滤的,遇到网页中的敏感词,中国人会打不开境外的网页,境外的人也打不开中国的网页。

呵呵,另外,可以在德国开一个中国文化的讲习班 :)

匿名 說...

中國內地的同胞:不說遠的,你們打算怎樣向國外解釋胡佳被捕的事件?

秦锋 說...

“还有那么多穷人就不应该办奥运会。”
我觉得这句话没有什么错,T3也很浪费钱,那么多装饰的东西。

五十米深藍 說...

日耳曼人的自以為是及傲慢, 我大學的時候就聽曾在德國留學的講師口中聽過了

匿名 說...

你们都错了,因为你们都没去过西藏,却在这天花乱坠。还有这位同学的话太夸张了,我估计你连文化大革命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提八九残案了

匿名 說...

这位姐姐不要气太大了。心态平和一点就好了,其实,在任何一个哪怕多么发达民主的国家,社会也是被少数精英分子所操控的,其他人基本都是傻鸟,因为他们傻没有自由思考能力,所以他们才会被控制而不自知,还觉得自己的诉求得以被关注。
这个世界就是一小撮精英和一大群愚人在博弈,只不过在中国,精英的定义被歪曲了。

匿名 說...

秦锋 提到...

“还有那么多穷人就不应该办奥运会。”
我觉得这句话没有什么错,
同意这点,“北*京已经花费了至少400亿美元用于奥*运*场馆和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如果广大农民兄弟来投票,真的都会支持么

舒爾賽 說...

今天,宋生上來敝店講過這回事

匿名 說...

每个人都只从自己角度出发,那位K固然有说错的地方,但我们又何尝完全正确呢.

匿名 說...

你与那些德国人的区别在于 他们盲目相信德国媒体 而你盲目相信国内媒体 仅此而已 中国确实如他所说的有许多这样那样的问题 靠掩盖来维护自己的自尊心与荣誉感不如去干实事改变中国的这一状态

er 說...

指望从国内的媒体了解西藏问题是不可能的,但是完全信境外媒体也是不行的。不要指望了解西藏的真相了。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过分的争辩好像是无意义的,还是做好自己是迫切需要的。毕竟国家强大不能靠嘴巴啊。
文化差异嘛这个没办法了,互相尊重吧

Kit 說...

要是中国这么好 这些"留学生"出去干嘛
明白着的事

这就是闭关锁国的后果
怪别人干嘛 有本事你把共产党搞下台啊

说什么不要把奥运政治化
事情大了他就是政治

国外媒体错没吗?
没错!

cow 說...

上面kit的看法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出外留學是因為自己國家的不好

看來德國人都不需要留學了

匿名 說...

胡佳维权,环保,什么的做得很对,他应该有很多途径向政府提出合法建议。可是他转过身与外国勾当,联合外国对付中国政府,这就不对了。提建议的话,如果他很和平,不煽动群众,而是合法争取,政府会采纳的。就象台湾,一提到大陆中共,如果某位人士与大陆中共友好,宣传台湾内幕,政府的黑暗,那么台湾当局也会采取相同做法。李敖是类似情况吧?好像还有其他的人,听说过,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