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芭碧羅神話


I am what I am
我永遠都愛這樣的我

快樂是 快樂的方式不只一種
最榮幸是 誰都是造物者的光榮
不用閃躲 為我喜歡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裡 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多麼高興 在琉璃屋中快樂生活
對世界說 什麼是光明和磊落

2 留言:

奸人堅 說...

一點感想. 一個人的學問只是一個人的習氣的延續. (這個論斷當然亦都包括我自己.)

當我說"I am what I am"是一種下三流的任性重言句時. 我沒有想到這首歌(當然我也十分喜歡此歌曲), 只有想到初中生, 鸚鵡學舌的, 對管教過嚴的父母師長扯高嗓門高八調的叫, "我就是我."

沒有惡意. 我只是說出我看到的現象.

佛法就是讓人了解生命現象. 說生命是快樂與痛苦交織出來. 這是事實嗎? 有誰可以說一句中肯的話呢?

今天就是四月一日. 他當天的心情是怎麼樣呢? 是提早解脫, 還是厭倦了人世的快樂? 我又怎麼能夠知道呢.

.bwd. 說...

噢謝謝你的芭碧羅聯想, interesting。我聽這首歌時, 原本只想到 this is a song for LGBT (當然, 應不應該"有for LGBT的歌", 就是說, should LGBT be outcast or ultimately should there be such a label / identity / differentiation is itself an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