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彩詠香西

標籤: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
-
-
-
-
-
-
西
-
-
-
-
-
-
-
-

13 留言:

舒爾賽 說...

哈,呢篇幾有style,我鍾意

華利 說...

幾好,夠短。

倉海君 說...

幾靚,唔錯唔錯

掬香齋主人 說...

沒想到可以寫一篇這樣的東西。

cliff 說...

to me, i feel SOOOOOOOOOO sad to read this 幻彩詠香西 being posted here in 新春秋 ...

掬香齋主人 once said this :「對讀者沒好處的東西,我不想寫。」 ... now, may i ask what good this 幻彩詠香西 can bring to us, the readers ?!

allow me to say that so far i have seen nothing good from 西口西面 ... i am deeply puzzled by the fact that he is even given the status of a contributor here ... SOOOOOOOOOO sad !!!

匿名 說...

FUNNY!!!

刃岸 說...

忘記了七色是紅橙黃綠藍靛紫還是紅橙黃綠青藍紫,翻了翻詞典,說是前者。可又是誰把後者印入我記憶中呢?想不起來。
如果七色合一也許更好。

刃岸 說...

睡前想起來了,是小時候用的LUNA牌顏色筆。

掬香齋主人 說...

覆cliff:
「對讀者沒好處的東西,我不想寫。」這話我記憶中好像是對倉海君說的。我為甚麼這般說呢?我反倒記不起。可能我當時真的這樣想:如果寫在自己的日記上,寫完了一本隨即火化一本,那真的可以不考慮讀者的感受,也不用為讀者負責。但甚麼是"有好處的東西"呢?甚麼是"沒好處的東西"?例如這篇東西,我是拿不定的﹐所以我只說"沒想到可以寫一篇這樣的東西。"我沒有抑也沒有揚。假使有人看了覺得顏色很好看,你耐他何呢?又或者--如我--看了之後大覺意料之外,覺得寫"博"原來有很多前所未有的想像空間,今回真的長了見識,這算不算是"有好處"呢?又例如--現在--我和你就這篇東西居然展開了討論,這是如果沒有這篇東西的情況下萬萬不可能有的,這算不算"有好處"呢?我實在不能確定"有好處"和"沒好處"。

我寫東西其實可以說是為自己寫的,寫作令自己更能看清自己。如果讀者讀了覺得有任何好處,這只可以是副作用。當然,壞處也可能有,所以我為了讀者著想而不寫"病史"的中篇和下篇。但是這有多少說服力呢?或者過幾天你就可以看到我的"病史"中、下兩篇,而我只不過是一個不顧讀者死活的人。

倉海君 說...

Cliff,趁此機會,就讓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放西口西面進來吧。第一,我早說過,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讓他加入,只是按照我最初的原則辦事而已;第二,雖然世上大多數團體都希望穩定和諧安樂恆久,但這是Pandemonium啊,有名你叫,我只想名副其實,不算過份吧?

掬香齋主人的態度我很敬重,但不代表人人都需要如此,事實上也不可能如此。用中世紀形上學的角度來說,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善的,所以西口西面的存在亦然;但相對於讀者而言,他的東西便可善可不善了。

我沒資格代表其他人,但不妨告訴你我的看法。很明顯,他是存心來搞破壞的,文字鄙俚,態度惡劣,沉迷低級趣味,跟四周討論格格不入,單看他的個人傑作,的確對讀者毫無好處。但從整體來看,他這個搞事者角色有其象徵意義,好比香港天星碼頭的法輪功一樣,你可以不喜歡,但總想他們繼續存在;而即使在莎士比亞的劇本,這類插科打諢的丑角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一片似乎很嚴肅/學術/理論/公正的討論氛圍中,最需要的,其實是瘋子的一聲尖叫,令你可以警覺到那些很有紋有路的討論,可能跟瘋狂的塗鴉就在同一個層次。西口西面把這七個字放在舒爾賽頭頂,難道你還看不出其用意?

舒爾賽 說...

「西口西面把這七個字放在舒爾賽頭頂,難道你還看不出其用意?」哈,乜倉海君你咁陰謀論架
其實我覺得可能係讀者人對新春秋的期望太高,覺得入來可以睇到d好學術性,好資訊性的文章又或者知識。不過正如倉海君講「那些很有紋有路的討論,可能跟瘋狂的塗鴉就在同一個層次。」,寫到有紋有路,可能只係一堆胡說。
或者cliff你下次入來唔好對新春秋抱咁大期望,又或者其他讀者唔好將新春秋定性為一個點樣點樣的blog,咁可能新春秋可以發展的空間,同埋可以有更加多實驗的可能,正如西口西面呢一篇咁,打破左一般人對blog的看法,更可能有人未諗過,乜blog都可以咁寫架?

倉海君 說...

想像力其實比知識更重要。

刃岸 說...

刃岸A:也許是「不通則痛」吧。
刃岸B:喂,「鄉愿,德之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