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絮語

標籤: ,

               歪解

我回看自己前日的解簽,真是覺得與說了一堆廢話無異,梁家傑其實不用透過這篇簽文的解釋,也都知道他不會贏的啦,至于普選,莫講話今年,就算在曾蔭下屆特首的任期內都不會解決。其實這種解簽方法和那幚語理分析邏輯家們當批評的算命先生的那句「父在母先亡」一樣,都為空廢名題。父在母先亡同樣地可以看你怎樣詮釋,你解釋為父親在母親之前過身也可以,也可以拆為父在,母先亡,即是說你父親還在,不過母親先過身,甚至說父在母先,亡,即是如果雙親都歸真,則父在母先,都不過俱亡。

其實這種歪解,拆字式的解法,其實有時也覺得挺有趣,如偽基百科中出的典故的解釋是:

中出這個名詞源自《禮記》.樂記。原文如下
「樂由中出,禮自外作。樂由中出故靜,禮自外作故文」
翻譯:「如果要做樂,就要中出,但從在外面出來,才算是有禮貌。而因為要做樂就要中出,所以要安靜的做才不會被發現,至於要有禮貌得在外面出來,就算是很斯文。」

又例如Lestsariel的三件不得不說的歷史事實

第一件︰關羽的兒子不是關羽的兒子。千古懸案,到底關羽頭上那頂綠油油的頭巾,是誰給他戴上的呢?
第二件︰第一個鬧人廢柴的是孔子。論語,宰予晝寢,孔子曰「朽木不可雕也」。夫朽者,壞也,廢也。木者,柴也。朽木者,廢柴也。這段說的是某人說,「你殺了我也要早上睡覺」,孔子就說,「你正廢柴呀你。」。
第三件︰中國傳統中第一個以粗口命名的名人就是曹操,蔣干不幸晚生了十多年,屈居第二。也是因為這個不幸,天下就不得不分為三。要不是二分天下,一邊蔣干,一邊曹操,倒也道出專制的本質︰專制就像強姦,你反抗不了,就得學會享受。

不過講到中出我又想到一個問題,生姦是否又出自《水滸傳》的第一百一回的回目:「謀墳地陰險產逆  踏春陽妖艷生奸」呢?蓋奸通姦,姦又通干。至于顏射又是否出自元史列傳第八十二:「伯顏射賊」呢?這個非常好解釋,就是有個呀伯對著一個賊顏射。

               禁制

為何我的這篇東西要用周日而非周五呢?其實這個與George Owell的1984有關,1948年已經可以預言1984年,當然George Orwell只是想在小說中反映他對英國當時政治的憂慮(而我這篇東西為什麼與1984有關?這是後話,後話不提)。

我寫的時候在想周日,應該寫周日還是週日呢?不過這些問題很難答,唯有學孔子說:「吾從周」,講起George Orwell的1984,同樣地使我聯想起早前有單新聞是性文化學會的婚前性行為調查報導,這班由基督教徒組成的性文化學會,當然自然是鼓吹你未婚最好奉守處子之身最好啦。其實再加上早前明光社與廣管局合作的同志戀人事件,我覺得這一切一切都會George Orwell的1984十分吻合,蓋君不見廣管局就是1984內的真理部,而這班基要基督教團體,老實講,也可撈個愛情部來做,管人家的性生活,管人家的婚姻,那就最好不過,甚至不如學一些山區的巫靈般,每個少女的處子之身都要向巫師祭獻(當然如果真的有,要考牌的話,我必然勤力過考al一萬倍地溫書呢)。

               性愛

講起性,黃世澤便有一個回到清朝系列,不過我想可能作者只是拿清朝來作一個象徵,一個比喻。因為我們常常的誤解便是清朝是一個非常封閉的社會,這在政策上來說,清政府相比起明政府來說是比較嚴的,如清初便有禁宿娼,因此因為女色不能碰,便男色興旺,如清的相公堂子便是一門很火的行業,如蔣士銓《京師樂府詞‧戲旦》便描述了官吏狎像姑(像姑即是男妓,即相公)的狀態:「朝為俳優暮狎客,行酒鐙逞顏色;士夫嗜好誠未知,風氣妖邪此為極。古之嬖幸今主賓,風流相尚如情親;人前狎昵千萬狀,一客自持眾客嗔。酒閑客散壺簽促,笑伴客人花底宿;誰家稱貸買珠衫,几處迷留僦金屋。蠐蜣轉丸含異香,燕鶯蜂蝶爭輕狂;金夫作俑傀形穢,儒雅效尤慚色莊。靦然相對生歡喜,江河日下將奚止?不道衣冠樂貴游,官妓居然是男子。」,清人陳森寫的小說《品花寶鑒》中亦有許多官場狎像姑的描寫。又例如。《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寫到清代官吏可以狎像姑而不可狎妓的情況:「這京城裡面,逛相公是冠冕堂皇的,甚麼王公、貝子、貝勒,都是明目張膽的,不算犯法,惟有妓禁極嚴,也極易鬧事,都老爺查的也最緊。……犯了這件事,做官的照例革職。」《孽海花》也寫道,京師士大夫「懍於狎妓飲酒的官箴,帽影鞭絲,常出沒於韓家潭畔」,又例如《官場現形記》第二十五回:「就是打聽你的這位盧給事,五年前頭,也是一天到晚常在相公堂子裡的。」,就算好像提倡性靈說的才子袁枚本身都有押童的癖好。我們亦知道,中國十大禁書(其實大多是淫書),著了一半以上是清人寫的,當然也著了一半以上是在清時被禁。我當年看《肉蒲團》的時候,驚訝作者李漁寫幫未央生加粗陽具(他們叫陽物),竟只是用些豬肝呀,豬腎呀之類的東西,想像力真豐富(想不到女性有隆胸,男性也可以隆陽具?),還說粗有粗的好,長有長的好(大意如此)。甚至乎如白雲道人的《玉樓春》中更有性虐場景(中國SM的雛形)。不過我常在想何以《肉蒲團》內的未央生,向那些婦女兜搭幾下,便能與之做愛。不過後來看張競生的《性史》才知,原來現實中都有不少男人趁對方丈夫不在便勾引人家老婆做愛(甚至搞自己大哥的老婆,即嫂子),也有不少會專門養丫環押玩,而在清末民初時(當然這個傳統在清末以前也應該有的),小朋友之間很喜歡聚埋一起時便玩討老婆遊戲,竟然跟足步驟到最後會有洞房,不過當然以一個七八歲甚至十一二歲的小朋友,在當時缺乏性知識的情況底下是很難插入的。由此可見,咱們中國清朝並非性封閉得如此厲害,當然性知識可能貧乏,但性態度未必封閉。

               戀人

談起性,自然就要談愛,不能有性無愛嘛?柏拉圖《會飲篇》入面便有記載說相傳古代西方有陰陽人,四手四腳,兩個生殖器,其他器官依比例加倍,而且體力,精力過人,欲向神謀反,于是宙斯便把他劈為兩半,「原來人這樣截成兩半之後,這一半想念另一半,想再合攏在一起,常互相擁抱不肯放手,飯也不吃,事也不做,直到餓死為止。若是這一半死了,那一半還活著,活著的那一半就到處尋求匹偶,一碰到就跳上前去擁抱……就是像這樣,從很古的時代,人與人彼此相愛的情欲就種植在人心裏,它要恢復原始的整一狀態,把兩個人合成一個,醫好從前截開的傷痛。」,而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中亦有言:「陰陽人的兩半各自為了對方嘆息,好像各自吐出的氣息殘缺不全,試圖尋找與對方交融,一個互相擁抱的意像,兩個形象從此融為一體」。其實戀愛就像巴特此書一樣,很難去界定,只能是感受,一段一段的絮語,就好像中國詩話詞話般的隨感式的語句,鋪展開去。

紅樓夢第十三回詩云:「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甲戌本和庚辰本均有朱筆旁批:「此句令批書人哭死」,還有一條署名「梅溪」的眉批:「不必看完,見此二句即欲墮淚。」,可見批書者對三春有種特別的鍾愛,或者由三春去後,賈府凋零,批書者不禁垂淚。也難怪紅樓夢可以奉為中國小說中的戀愛聖經。

我想再寫下去便由絮語變成碎碎唸了,大家想知戀愛如何?自己投入現象中去尋找吧。(此乃又一公司食飽飽無XX之作,是也)
延伸閱讀
有關禁制與性愛:
有關正字:
阿東:語精癖好
方潤日記:所謂正音與正字
有關歪解:
陶傑:車公字Gag
陶傑:車公靈機

2 留言:

mf@966050 說...

請問你這個沒有r的George Owell可有特殊含義?

舒爾賽 說...

哈,手誤,已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