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拉雜談

標籤:

讀到怡靜先生作品中的「我們歸去吧」,讓我想到一篇拙作。作者設想自己在參與反貪腐行動,跟那兒的示威者結了一份戰友情誼。可是隨著局勢的發展,「他」還是決定「告別戰友」,渴望回到「此生的心的宿所」,看著「佛拉明哥的舞影」,聽那「北投那卡西*」的自彈自唱!在很多中國古詩詞常常出現「不如歸去」之語,我讀過一部奇幻小說的譯者簡介也說她「不忘回歸心靈深處的最終站」。雖然有人說「一天想到歸去但已晚」,雖晚,雖或許沒有「真心的臂彎」,「也無風雨也無晴」。歸來吧,傀儡尪仔(就是大家會唱的歸來吧中的"Ga lei ang a",閩南語,原意是提線木偶,尪粵音汪)。

周六與友聚會,無暇觀看及評點正字。不竟「正音正字」不是我的「研究核心」,也有朋友對此感到厭悶。曾幾何時我喜歡研究譯名,就是同一人地名或專有名詞在兩岸三地的不同譯法。不過也因為有朋友有不同的意見、難以統一、就是有人作爬梳的工作也吃力不討好只好放下。我不太理解「話語權」、「爭話語權」,有關北方方言的使用說不說得上「爭話語權」也難說清楚。那些所謂「粵語正音」也讓我暈頭轉向,為什麼那麼多念了廿年接近三十年的音都成了錯讀?我能做的或許是盡力嘗試了解兩岸文化,選擇性吸納內地及台灣用語。譯名用港譯還是兩岸譯名不重要,括上原文就是。

讀到一篇叫我在律師會增值班上的一場綺夢的,讓我想到一次旁聽區議會會議我差點兒打瞌睡,只是沒有當場「釣魚」做夢。我記得那次有旁聽者帶了本好像是張愛玲的《半生緣》,我大概才不帶這種書進議會吧。也難怪「他」要「別了凱達格蘭」,回到他那什麼「心的家鄉」,再續「半生緣」!

* 那卡西----一種源自日本的街頭賣唱方式,曾盛於台北市北投區。

3 留言:

舒爾賽 說...

看了mf@966050兄這篇佳文,令到我很有興致地想寫返一篇周三拉雜談

mf@966050 說...

過獎了

西口西面 說...

柒語如珠,字字豬西,真西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