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官方的車公靈籤解

標籤: ,

誤讀神諭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隨時可以毀滅一個王國。呂底亞國王科列索司(Croesus of Lydia)問德爾斐神諭(Delphic Oracle)應否出兵波斯,得來的答案是:如果他攻打波斯人,將會令一個偉大的王國覆亡(megalen archen min katalysein)。(Herodotus, I.53) 科列索司一聽,便一廂情願以為穩操勝券,卻萬沒料到那個「偉大的王國」,其實正是自己那個。

昨天年初二,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照例在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結果得第三十六號中籤:
籤文如何詮釋呢?一般市民恐怕只能求諸報章引用的權威人物--解籤佬。

東方日報:

車公廟的解籤師傅解釋第三十六號中籤指除舊迎新,上下連結一心會有新景象,香港繼續繁榮安定;若意願未遂便要繼續努力,他說籤文指香港只行了一步,仍有很長路途要走,而每個人的工作不同,要盡市民責任,香港便可繁榮穩定。

另一名解籤師傅王宗南認為,第三十六號中籤指香港今年會有風波和阻滯,股票及金融市場在七、八月會有危機,市民要小心。

成報:
劉皇發......指籤文正反映現實,意思是送舊迎新,「冇錢都可以變有錢」,又指最重要是市民團結一致貢獻本港發展,只要眾志成城,本港便會有一番新景象。

即場負責解籤的師傅亦表示,36號的中籤籤文,可以解作為之前未完成的願望,今年可以達成,而本港可以有更好的發展,更會有新的景象。

另外,廟外的解籤師傅王榮發說,籤文整體解釋是今年較去年好,因會有新景象,但他指出並非是一帆風順。他按籤文解釋表示,今年各方也會有優勢,但環境仍不算最好,市民要努力進修改進,努力開創新機,別怕困難。另外,今年仍有阻滯和危機,尤以金融、股票在7月或8月期間會較差。


蘋果日報:

劉 皇 發 ...... 指 籤 文 中 的 「 無 錢 」 未 必 是 壞 事 , 「 冇 錢 、 赤 手 空 拳 都 可 以 賣 」 ,也 意 旨 香 港 先 天 沒 有 太 多 好 條 件 , 但 也 創 造 及 發 展 成 金 融 中 心 , 但 香 港 要 「 保 持 清醒 頭 腦 」 , 「 唔 好 沉 迷 , 好 似 飲 醉 酒 咁 , 迷 迷 懵 懂 跌 入 陷 阱 , 咁 邊 個 扶 番 你 起 身 ? 」

有玄 學 家 認 為 , 籤 文 其 實 都 是 「 吉 中 帶 凶 」 , 三 十 六 籤 指 今 年 本 港 新 任 特 首 上 場 或 有新 局 面 , 例 如 更 換 管 治 班 子 , 但 都 是 新 瓶 舊 酒 ; 經 濟 方 面 , 特 別 是 股 市 會 大 起 大 落, 投 機 者 需 額 外 小 心 , 容 易 「 損 手 」 。


每年都有這類求籤解籤活動,心知肚明,不過是一場show:下籤早已全部抽走,以免求籤者成為千古罪人;解籤佬則如履薄冰,唯恐失言,說話比所有外交官都「得體」,謊言扯得比任何一個「政治家」都狼死。其實解籤是一門專業,不但要有靈機,更需要學養。但現在官方解籤佬口中的「神旨」,就像很多政棍的所謂「民意」一樣,簡直予取予攜,視天理為無物。堂堂神明,豈容你隨便褻瀆?香港流年,怎可以指鹿為馬?車公你都夠膽屈,恐怕香港都幾難有運行。

為了敬重神明,也為了港人福祉,我強烈建議各大報章找一些公認的權威去闡釋籤文,以增加報紙的公信力;人選方面,我會強烈推薦《最緊要正字》的各大博士,理由如下:從來沒玄學家提過,車公廟的籤文其實有很多錯別字。我去年在《豹變堂隨筆兩則》便偶有論及:
余憶二零零四年春,有為香港求籤於車公廟者,其籤文曰﹕“人情反覆似波濤,莫謂金蘭結義高,上古守明金重利,囊空不見舊同袍。”第三句“明”字乃“名”之訛,而“金”則當作“今”,是“上古守名今重利”也,亦名、利對舉,若作“明”字,則全不成語。是時解者紛紛,不特昧乎古語常例,亦未知所謂因音求義者,車公雖神,亦末如之何矣!

今年的籤文是(標點是我加的):
問君曾見舊時無:一醉昏迷誰為扶?
正是今朝新樣出,無錢空手又來沽?
哈,你看到哪兒有誤嗎?

《易》曰:「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西方亦然,古代政教合一,君王同時就是大巫,西塞羅(Cicero)說過:「古人以為智慧與占術皆王者之事。」(De Divinatione, I. XL.89:"ut enim sapere, sic divinare regale ducebant.")又說波斯國王登位之前,必須掌握巫師的所有技藝和知識。說到底,誰可以代神發言,誰就擁有無上權威。直到今天,這一縷巫王的幽靈依然在我們的集體潛意識中飄盪,每年新春都要迂迴曲折地在大家的意識界報到一次,彷彿在耀武揚威:「瞧,我還健在,依然是你們這伙奴才的太上皇。」說時還要擠出一個鬼臉。

很遺憾,我們的巫王質素每況愈下,玩弄民意之餘,還要褻瀆神旨;孔子所謂君子三畏,首先就是「畏天命」,連天命都侮辱,還妄想「打造」什麼「和諧社會」嗎?讀者憑常識看看籤文吧,哪兒有「今年較去年好」、「送舊迎新」、「冇錢都可以變有錢」之意?解籤佬牽扯上什麼股市波動,我認為沒必要,一來這根本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事實,二來解籤(或詩)要取寓意,不可望文生義,以為文中有「錢」字就必然關於金融,要是如此,那麼「無錢空手又來沽」豈不是可理解為「今年股市有大量沽空」嗎?

籤文的第三句「正是今朝新樣出」,「樣」字當為「釀」,明顯是抄錄者因二字同音而誤書。「新樣」等於「新款」,但什麼東西新款呢?和上下文全不對應,根本不可理解,但「釀」卻可把上句的「醉」和下句的「沽」一氣串連過來。「沽」字在今天,大家都只想到「沽售」、「沽空」、「沽出」,所以發叔才說:「冇錢、赤手空拳都可以」,又是一場誤會。*「沽」可以解為「買」,如《鄉黨》「酒市脯不食」就是一例。「沽」這兒不解「賣」其實有一個重要的理由,就在第二句:「一醉昏迷誰為扶」。很明顯,這籤文的主角是位酒鬼,不是釀酒賣酒者,所以「沽」根本不該解為「賣」。正因為弄錯了這關鍵字,「冇錢都可以變有錢」這種跟本意完全相反的詮釋才可能出現。籤文的字面意思,起碼也要經過一點校訂和具備訓詁基礎才能理順,試問解籤佬豈能勝任?胡說八道又豈算敬重神明?後兩句的字面意思其實是:今天正好有新釀的美酒出場,但你已一貧如洗了,難道還要去買來飲嗎?

車公的真正用意,我認為是語重心長地勸告香港人:這一年沒有什麼好景,你們不要再充大頭鬼發白日夢了,還是努力工作,踏實生活吧,凡事要量力而為,不可言過其實,虛有其表,否則你們一見底,就沒有人會可憐了。

信言不美,大家還是接受現實吧。


*
21/2/2007補充:

今天才看昨天的《明報》,發現馬家輝博士跟劉皇發一樣,都誤把「沽」解作「賣」(見《一段籤文 兩種解讀》):
(馬扮演曾蔭權說)「我會做好呢份工,正如在金融市場上投機炒股,即使市況低迷,但僅憑沽空賣空我亦能賺到盤滿鉢滿。」

(馬扮演梁家傑說)「雖然,我明知道自己會輸,但我已經創造了一個有競爭的環境,我已經算是完成了歷史使命,從無到有,手空空,無一物,我竟然敢來小圈子敲門賣貨,誰都要對我寫個服字。」

18 留言:

傳惑道人 說...

連日頭版喜氣洋洋的蘋果早有記者盯此blog,

只是不知他們敢不敢引此文

過路貓小姐 說...

橫豎民間有地下天文台比香港的天文台還準確,你也可效法他們,整個地下車公團拜,睇下邊個準d law..呵呵..
=^^=

木杉止首十一郎 說...

問君曾見舊時酕* 一醉昏迷誰為扶
正是今朝新釀出 無錢空手又來沽
*酕醄﹐極醉貌。

釋義:你見過醉酒佬未? 醉到癲歪將倒﹐正因為今日有新酒出﹐飲到兩手空空都還要再來買過。
大意:放心﹐死唔去﹐自欺欺人飲多陣。得益就無乜﹐還算無大礙。
財經:現今多新股﹐就算買到損手爛腳﹐咪又會再來買﹐只怕無乜肉食。應小心新股造成的波沫會爆破﹐最後得場空。
政制:曾特首如見醉了的香港人﹐無扶仍沉迷買酒﹐無乜可做﹐做也做不出什麼﹐唯有做好佢嗰份工。

掬香齋主人 說...

問君曾見舊時無
無是語辭,無義。相當於現在的"嗎"。

無錢空手又來沽
我也留意到好像沒有人把沽解作"買",通通都誤解作"賣",奇怪。

舒爾賽 說...

掬香齋主人所言極是,用于句尾,乃語氣詞,與嗎字差不多,亦可通作否,如王引之《經傳釋詞》卷十:「無,否也。」,白居易《問劉十九》:「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朱慶餘《近試上張籍水部》:「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毛幵《水調歌頭‧送周元時》:「為問苕溪水,留得此翁無﹖」,鄭珍《江邊老叟》:「今春宿麥雖云好,未省收前堤韦岙夬無﹖」,又如歌名《酒乾倘賣無》之無字便可作嗎字解。另無通亡,亡,同為否也,《左傳‧襄公九年》:「姜曰:『亡』」,《莊子‧大宗師篇》:「曰:『亡,吾無道。』

舒爾賽 說...

補充,另《詩經‧衛風》尚有:「何有何亡」,《集韻》:「無,或作亡」
其實我估人們將沽作賣解,我想可能出自待價而沽,如《論語‧子罕》:「有美玉於斯,韞匱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韓非子•外儲說右上》:「宋人有沽酒者。」,嚴章福《說文通用考》:「沽,《論語》:『求匱賈而沽諸。』《說文》作『夃』,云:『秦以市買多得為夃。』」何晏集解:「馬曰:『沽,賣也。』」按:沽,漢石經作「賈」。《魏書‧景穆帝紀》:「又禁飲酒、雜戲、棄本沽販者,墾田大為增闢。」,鄭觀應《盛世危言‧富國‧商務一》:「洋貨入中國則輸半稅,土貨出外洋則加重徵,資本縱相若,而市價則不相同,洋貨可平沽,而土貨必昂其值,顛倒錯紊,華商安得不困?」

木杉止首十一郎 說...

吾無作酕﹐實劃蛇添足矣!

掬香齋主人 說...

覆舒爾賽:

我想沽字是同時作買和賣解的,在未有貨幣之前,以物易物,所以用一個沽字就可以了。後來有了貨幣,才把以物易物打成兩段,所以在原意是交換的買字之外,另做一個賣字。("爾雅:貿,買也。"貿就是易,就是交換。)沽字的命運和買不同,沒有人替它多做一個字分開買和賣的意思,所以仍是一字兼二義。

你說無是"否"的意思,說服力強。我現在也不敢肯定"無是語辭,無義。相當於現在的嗎"。但如果把那句簽文"問君曾見舊時無"譯成廣東話,則可以作"你冇見過以前咩?"咩、嗎、無都是同聲母的,當是同一個語的不同時、地的不同寫法,我想都是一個含否定意思的虛詞,所以嚴格說來也不可以是"無義"的。否字固然含有否定的意思,但我也不敢肯定它算不算一個虛詞?如果用做單純的否定詞,如"唯、唯,否、否",那似乎不可以說是虛詞;但似乎否字也可以用做虛詞,如"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否字是不是有時是虛、有時是實?你說奇怪嗎?請教一下。

掬香齋主人 說...

覆舒爾賽:

我想我是搞錯了。無、否二字都不是含否定意思的虛詞﹐只是否定詞。"問君曾見舊時無"的"無"是有無的無,不能作"嗎"字解。"曾見"指有曾見,隱去有字;"無"指無曾見,隱去曾見二字。所以"無"字不是"無義的語辭",不能"相當於現在的嗎"。如果把那句簽文"問君曾見舊時無"譯成廣東話,當作:"你有冇見過以前個樣?"

倉海君 說...

你地係咪overdo左少少?有病就抖抖啦,阿哥。

舒爾賽 說...

上引鄭珍《江邊老叟》:「今春宿麥雖云好,未省收前堤韦岙夬無﹖」,為手誤,當是:「今春宿麥雖云好,未省收前堤決無?」
至于無既虛且實,這個可能與咱們中國文字的特性有關吧?
如據裴學海《古書虛字集釋》,無尚可通毋,通勿,而無亦可通不,如清王引之《經傳釋詞》卷十:「無,不也。」,另無又可通未,如楊樹達《詞詮》卷八:「無,否定副詞,未也。」
其實我們的閩南話或潮州話中,亦有用無作語氣助詞,如「你今日有食飯無?」,相當于廣東話的你今日有無食飯?
而似乎無字作嗎字用多在唐詩中,如
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草樹雲山如錦繡,秦川得及此間無?
杜甫《入奏行》:江花未落還成都,肯訪浣花老翁無?
李頎《別梁鍠》:庭中犢鼻昔嘗掛,懷裏琅玕今在無?
劉商《送劉寰北歸》:知爾素多山水興,此回歸去更來無?
白居易《令公南莊花柳正盛欲偷一賞先寄》:擬提社酒攜村妓,擅入朱門莫怪無?
但車公相傳為宋末人,則無不作嗎字解似亦有理,而作有無的無,因為我見宋詞,元曲中嗎字多作麽,少用無,至于嗎字更是後起字,如王力《漢語史稿》中冊452頁注①:「水滸、西遊記、儒林外史、紅樓夢,直到鏡花緣等,都寫作『麼』。『嗎』字作為疑問語氣詞,是非常後起的。」,又潘允中《漢語語法史概要》:「它作疑問語氣詞比較晚出,現在已經發現的用例是成書於18世紀的《紅樓夢》。」,另據日本學者太田辰夫《中國語歷史方法》「助詞」一節中也說:「『嗎』字使用是在清代。」

舒爾賽 說...

其實除第三十六簽外,車公簽中有「無」字的分佈如下

第四簽.中簽
  福無私與皆天賜,禍不空生自有招;
  一片婆心能積善,自然福長福潛消。

第五簽.上簽
  將勇兵強誰敢當,出征必勝世無雙;
  一鼓功成歸捷報,凱旋歌唱喜昂昂。

第十六簽.上簽
  惡強無如惡者強,福者自是福人當;
  人來經害還自害,不怕旁人說短長。

第十七簽.中簽
  猛將常作困將看,無事當作有事看;
  閉門深藏三寸舌,是非欲入自無門。

第十八簽.中簽
  露珠光彩白如銀,舉目誰無富貴心;
  堪嘆世人心重欲,命無到底也難尋。

第二十三簽‧中簽
  擒蛟須用擒蛟祖,捕盜先當捕盜人;
  遠問必然家內鬼,好妻無非遇良媒。

第三十一簽.中簽
  手執絲綸釣大江,無魚即覺自悽惶;
  大魚拽尾相迎接,酌酒烹茶味見香。

第三十二簽.下簽
  聞道今宵是上元,銀燈火樹耀長天;
  無端一陣狂風雨,萬家燈熄斷管弦

第四十五簽.中簽
  下手須教一酌先,世情局面苦徒然;
  積薪歷火非無事,識者能知火未燃。

第四十六簽 上簽
  根深不懼風搖動,流濁誰知原是清;
  官有正條民有理,何愁無事不分明。

第五十簽.上簽
  困甚離家歲月長,失群孤雁正思量;
  馬牛不及終須及,縱事無方卻有方。

第五十八簽.中簽
  臨機亦要細思量,妄作妄為欠主張;
  見利自然無計義,貪心誰道能久長。

第六十一簽.上簽
  傳來信息果無差,轉運時來自興家;
  篤志雲程須著力,何天今日賜榮華。

第六十四簽.上簽
  拜受皇恩日增榮,從今天下始知聞;
  困龍莫道無伸處,際會風雲上九重。

第八十簽.下簽
  烏雲遮蓋影無光,夜伴行人心自忙;
  待得重開風景好,程途艱險又風霜。

第八十二簽.下簽
  心中日復自思量,時運未通怎主張;
  進退難為無定處,恐防患禍與災殃。

第九十一簽.中簽
  得失生成怎奈何,且將貪字早收科;
  富貴追求求不得,縱然求得也無多。

第九十三簽.上簽
  光明正大萬事通,遂懷如意大興隆;
  福祿綿長多喜色,榮華富貴樂無窮。

這裏的「無」字雖然多不在詩句之末,然而大多作有無的無解,因此我相信第三十六簽的無字亦當作有無的無解,不過其擺在詩尾,可能是與扶字、沽字押韻而已。

道士 說...

不用求神問卜或占卦﹐卻知舒兄呢排一定腸胃有些少毛病﹐唔係食飽飯無屎柯又點會咁無聊。

倉海君 說...

我好心攞把Ockham's razor出嚟,無非想佢地慳少少時間享受人生,唔好作啲無謂解釋,喺個不言自明嘅「無」字上面糾纏。點知話口未完舒爾賽就變本加厲,真係「可愛教主」。

舒爾賽 說...

哈,我仲諗住抄埋王力《同源字典》入面對無的解釋添。不過可能近排真係腸胃有問題,真係食飽飯無屎屙,是也。

石添小草 說...

今年的籤文又出了,居然是下簽。也照樣被人曲解了。

不知道那班擦鞋仔認為自己是鬼卒還是妖?

agotraka 說...

作爲「事後解籤佬」,我覺得車公大元帥的籤文向來極爲靈驗。

丁亥年那籤文,若「新樣/釀」解作"I Kill You Later"或者迷債,「無錢空手又來沽」解作高杠杆孖展炒賣,結果搞出了往下一年的「誰為扶」的大趴街(「一醉昏迷」),又有誰會反對呢?

至若戊子年籤文:「賢路晴明此日開,三千才子赴京臺,人逢亨通知如意,金榜標名萬古傳。」 焉知所指不是社民連三子入立法會呢?起碼擲蕉一事,都堪標名萬古傳了…

不過倒真想看看新春秋諸賢對今年籤文如何詮釋,開開眼界。

說...

夢想列車已經開啟,快來趕上這班列車
90天免費網路創業在家工作試用!
http://sn.im/hyeandy
祝~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快樂與您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