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思想界限的暴力 盡人性邊緣的血腥

標籤: ,

一篇我寫不完﹐也不知是否會/能寫完﹐這篇是我在新年前最後一篇染滿紅色的文章。其實大概是自己看過些嚴重罪行﹑變態暴力和充滿血腥史實記錄又/或影片後的想法和感覺﹐很多資料也會令人不安﹐為免有人要把昨天吃的飯吐出來﹐先在此警告聲。心境如果不平﹑情緒不穩定﹑覺自己一直有暴力傾向又或是膽小的人﹐就勸你們別看。由於篇幅頗廣﹐所以我想需在文內再分題﹐可能又會插入些其他原素﹐希望結果不會過於繁亂。

每個人也知道人的壽命是有限的﹐但在大呼生命有價的同時﹐每天生命也會在被浪費著。有荒謬的宗教和婦女團體﹐要人生下每個嬰兒﹐卻不顧及對婦女﹑胎兒以及日後對社會的影響﹐甚至因而謀殺醫生。又會再某些人為生命向病魔博鬥的同時﹐有些少男少女為了芝麻綠豆的小事一下就跳落街﹐連自己也不懂愛的人﹐很難想像他們能愛他人。生命的價值﹐到底是否我們在這混沌荒亂的恐懼中﹐硬要把意義加諸在上? 其中﹐我們看到某些生命的摧毀﹐會令我們震驚﹐我們可能也曾為這些無辜的失去而落淚﹔但同時人又對某些生命的喪失而感到麻木﹐試問你對上一次聽到某某國家有人被炸死而覺得心痛是幾時? 就是前天Algeria和Lebanon就共有九個﹐沒有名字﹐沒有意義﹐和某某國家有人餓死﹐對我們的影響不及港股瀉461點緊要。就算此刻﹐我寫到這裡的﹐也是為了要對人性做個交代﹐來別於下列的生物。完全滅卻了人性的人﹐是否仍然叫人?

為了破壞而破壞

1968年英國倫敦北面有個小鎮全鎮陷入恐慌﹐一個三歲的男孩被勒死﹐大腿有刺痕﹐性器官被部份剝皮﹐頭髮被剪掉幾堆﹐在肚子被剃刀片劃了個M字﹐每個父母也怕自己的子女會成為下個目標﹐但是結果尋出的凶手是一對十一和十三歲的女孩﹐每個人也奇怪﹐本應純潔的孩童﹐如何可做出一些甚難於啟齒的罪行。是純緒一個遊戲﹐或是家庭暴力? (自己小時在公園的沙池玩﹐我曾經想過﹐為何有些小孩總是努力的堆沙﹐嘗試建築城堡﹐有些卻喜歡破壞﹐要毀滅所有沙堆。後來大點又想﹐堆的城堡只不過是跟隨父母教導所築起的圍牆﹐還是因為羨慕建成的美感? 喜歡創造和破壞﹐又是否我們的血脈內流著的遺傳因子所早定? 有些小孩﹐如果不能擁有﹐就寧可把心愛的事物毀掉﹐自己不能擁有的﹐就別人也沒權擁有﹐自私的頂峰是破壞嗎?) 不知 Mary Bell 這個名字在公眾眼中今天代表了什麼﹐還有多少個人會記得﹐80年她獲釋出獄時和98年她出書時曾經牽起過的風波﹐一個殺人犯可獲釋﹐甚至出書來謀利﹐戲劇的黑色幽默不是源自現實嗎? 她長大後說過﹐"All that mattered was to lie well." 03年 BBC 電台報導這殺人犯和她的女兒獲匿名保護﹐是法庭唯一可做的判決。我卻想﹐瘋狂的血脈又要被隱伏在人間。看完這段﹐使我想起The Omen這套戲﹐到底邪惡是否真的埋藏在人性之內﹐只等待適當的環境才萌芽。

無聊中玩死的小鷄

1993年二月十二日星期五﹐Liverpool 有兩個班上的壞學生逃學﹐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二人也約十歲﹐小學五年級﹐也不為什麼罷﹐逃學也不過為到商場偷偷電池﹐糖果﹐逃避不喜歡的學校生活﹐但那天他們就偷了樣會改變一生的東西﹐他們偷了商場內的一個兩歲嬰孩James﹐其間有不少人目擊到這三個小孩﹐但沒有人刻意加問﹐到最後﹐在火車軌旁這個嬰孩被他們二人打死。和上宗的女孩比﹐似乎不是刻意和有預謀性的去殺人﹐不過就像玩具一樣﹐他們就把那小童玩弄至死。他們向小孩潑上漆油﹐再踢﹐和用石﹑磚和鐵棒襲擊﹐甚至在屍首的口內塞了他們偷回來的電池。法庭﹑心理學家﹑每個人也想揣測他們的動機﹐又把責任推到家庭暴力和影片暴力之上。"Fac et aliquid operis, ut semper te diabolus inveniat occupatum." Idle hands are the devil's playground. (記得小時候有次媽從街市帶回隻小雞﹐那年應該在讀幼稚園﹐自己也很歡喜﹐不過後來玩玩下就玩死咗隻雞。我甚至無任何暴力的動機﹐只不過想把小雞蓋在個桶下面﹐卻不小心把那雞的頸夾斷了。生命﹐就是如此脆弱。)

童年的殺人犯會令社會震驚﹐只不過是因為慣性我們也認為孩童應該是純真的﹐所能犯的罪也很有限﹐不過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兒童也有喜怒哀樂﹐也會嫉妒﹐其實十歲性格已有了個雛形﹐雖然不是很明顯﹐也很易被更改﹐不過已經是很獨立的一個生命﹐在憤怒﹑哀傷的極端﹐會作出反常的行為﹐我忽然不覺得震驚。我所震驚的﹐是大眾像毫無察覺的形態下繼續運行著﹐包括了很多連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的人﹐也可能﹐包括你...和我。人是可以很可怕的。

無名字的惡魔

無動機﹐無意識的犯罪﹐往往比那些有心預謀的案件更恐怖。前一陣子無線播過段日本動漫"怪物"﹐描繪的就是這種人性中的邪惡﹐為了生存﹐為了慾望﹐到底人的consciousness有幾清醒﹐如果思考的系統發生故障﹐又有誰去停止引而下來的悲劇? 1983年美國Nebraska發生兩宗命案﹐前後兩個男童被綁起脫褲後用刀插死﹐而84年捉拿到在空軍服役的John Joubert後﹐他的解釋就是因為這樣使他感到權力﹐和令他興奮。像電影Psycho 的 Norman Bates 和羔羊醫生內的buffalo bill, Eddie Gein 就是真人版﹐本來是因為械劫案而搜查的農場﹐發現的頭蓋骨做的碗﹐人皮燈罩﹑凳和垃圾桶﹐乳頭做的皮帶和更多... 在人眼中只是有點怪的平民一刻間成為國際新聞。Albert Fish, 誘拐孩童後把之殺死﹐割開﹐吃掉...捉到的﹐人會去研究什麼驅使人去犯罪﹐捉不到的﹐像十八世紀末的Jack the Ripper﹐就成為恐怖故事﹐亦可能﹐這類人就活在社會的角落﹐等待﹐等待...

強烈止痛劑

1982年在美國 Illinois 州﹐曾經發生過件Tylenol恐怖襲擊事件﹐當時有人把山埃加入藥瓶﹐前後毒死了七人﹐事後當然引起公眾恐慌﹐芝加哥警方甚至要廣播藥物潛在的危險性。世界就是有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把人命置諸不顧﹐可能是份工作上的抱怨﹐可能只不過無聊。83年亦因為這事件﹐在美國聯幫法加入惡性干予顧客產品為罪行﹐不過既不能因此而使凶手繩之於法﹐也不能百份百保證任何藥物和食品的安全。記得當年在美國也聽過萬聖節事件﹐就是有人把惡作劇轉至有心傷人﹐把毒/刀片/釘放入糖果中。又或者有聽過黑人區的drive-by shooting。前幾年的高空擲磚﹐因為不滿﹐就惘顧他人性命。我實在不明白﹐這類人做這些事可以得到什麼﹐是否他們的人性早被扭曲到不成人? 是剎那的瘋狂? 是獸性的揮發?

這件事後有個女人﹐也製了三罐有料毒藥﹐兩罐放了出去﹐一罐毒死佢老公想呃保險金﹐人性的黑暗面實在太多層面﹐相反﹐為了目的的去害人﹐相對起來反而更像個正常人。也許我們每個人心中也植著一顆Gyge's ring﹐看看那刻不清醒﹐便會為求達到目的而放棄責任﹑結果﹑人性。Lord of the Rings 的Gollum﹐抱著的是同一隻使人起邪念的瘋狂戒指嗎? 這些年頭﹐恐怖襲擊也不是什麼新事物﹐中國人對這方面的態度可是訓練有數﹐正所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各人自掃門前雪"﹐每個人總要抱著希望才可向前走。

尼采的超人

有些罪犯卻是受過教育﹐在人前是模範學生﹐但是卻因為迷著在份成功感﹐要證明自己的與別不同。別人做不到的事﹐他們偏要做到﹐像Gary Hirte殺完人還要在同學面前炫耀﹐認為自己犯下完美的罪行。1924年﹐ Leopold & Loeb就犯下了宗名為"The crime of the century" 的罪案﹐案情就如Hitchcock 1948年的電影 Rope。犯罪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證明他們比別人優勝﹐於是就合力謀殺了個14歲的同學。案中二人不但家底豐厚﹐其中的Leopold更達到天才級的境界﹐據說入獄前學識15種語言﹐出獄時已達27種﹐坐33年監。像建立Millionare Boys Club 的Joe Hunt 最後為了騙財而反被騙﹐再走入條成為殺人犯的不歸路。這類殺手也喜歡用尼采的beyond good and evil, 認為live dangerously, 使他們不受普遍的法律所管制﹐當然﹐歷史上的一級殺手﹐希特拉﹐也喜歡用尼采去令自己超越他人。

生命價值

要說下去﹐其實有著更令人毛骨聳然的故事﹐不過既說不完﹐而且再多再多﹐也會成千篇一律而欠缺其意義。生命﹐只可能盡量珍惜﹐沒有人知身邊的人幾時會失常。新聞中也常聽見有自殺﹑謀殺﹐人性﹑道德終歸是種保持著秩序的信念﹐不是種保證﹐人的良知於那刻突然折斷是不可預知的。八仙飯店﹑雨夜屠夫﹐其實世界各地也存在著可怕的事﹐也不能恐懼那麼多﹐像近年才捉到的殺人犯Dennis Rader﹐有正常家庭子女事業﹐又熱心在教會工作﹐未被捉到前也是個隨時可在身邊出現的正常人。可能就是要覺得不平常吧? "With some people, their need to feel successful is so extreme, nothing is ever enough. Everybody has their own definition of what success is." ~criminal profiler。有心理學家在the murderer next door一書中嘗試列出殺手的成因:衝動﹑尋刺激﹑童年暴力陰影﹑欠缺良心﹑不全的道德羅輯。廢話中的廢話﹐每個人做的事無論對錯﹐皆有前因後果牽連著﹐每個人也會衝動﹐每個少年也喜歡尋刺激﹐雖然我也喜歡看心理的書﹐得這類講完等如無講的廢話就大可免了。就像最近看"突圍行動"那警察上司講親都係廢話﹐唔廢個句佢唔講。"唔﹐做得好好﹐不過要繼續努力。""你地今次辛苦架啦﹐好好咁休息啦。"不過世間的確又係有呢D 咁白痴既人﹐講起都火滾。哈! 至於生命的價值? 這﹐我不能寫。寫了﹐也一定別於你的答案﹐所以還是留下來給你自己去尋找。我還是該向廣管局投訴一下新的無線劇"十兄弟"﹐揾大人扮細路過份嘔心﹐又穿破爛衣服露出胸口﹐實為不雅。想起"棟篤神探"集集有人死又無人投訴﹐個主角最尾拉柴就比人投訴﹐也許公眾需要的其實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大團圓結局。都新年啦﹐欺欺暪暪的開開心心也不錯。

恭喜恭喜。

18 留言:

katana 說...

讀段無言,我想告戒,我亦細時無無聊聊甘玩死左一只mini黃雞仔,彈下佢個頭便倒地死了,真是罪過。我當時呆了,雞仔是契細佬的,只好說謊牠跌死。唉......
空中擲藥水樽亦貪玩去做,萬幸沒傷任何人,只被老豆老母打到屎忽開花。
人性犯禁,亦本惡,人人都是罪人。正如人人家中暗處有日本av 碟,代表什麼?你有好地地,發現你兒子的時候,你如何?

掬香齋主人 說...

小孩子做出殘忍的事,不是成年人那般是為著殘忍,而是為了趣味。他只有趣味的觀念,沒有殘忍的觀念,因為在他的世界中只有自己和自己的趣味,而未注意到有其他的主體。推己及人是後來才學懂的事。

BilDub 說...

扮大人的細路及扮細路的大人, 同樣嘔心。

逆空明滅 說...

我也想在此懺悔一下, 小時候家住17樓, 樓下是一個大遊樂場, 對開是一條平路.

當時大概8歲的我, 無聊倚窗外望, 一時衝動, 隨手拿起一個橙, 就像擲棒球般投出窗外, 2秒之後, 那個橙就在平路上, 一個緩緩路過的老婦腳尖之前炸裂, 汁液四濺, 發出迴盪的爆響. 他身旁的一男一女, 即時像保護証人組一樣, 狼狽地扶著她躲到有蓋的地方.

雖然那只是一個橙, 但在高空自由墜落, 衝力想必相當之大. 如果當時我遲擲出半秒, 那個老婦肯定頭部重創. 而我可能亦已身陷囚牢了.

逆空明滅 說...

當我長大了, 比較有人性之後, 回想起這一件趣事(趣事和憾事只是一瞬之遙), 總會希冀這個老婦當時有何感受.

一個無緣無故由天而降, 在你蹣跚的腳尖之前爆裂的橙, 頗能概括生命和生活的種種荒謬處境.

逆空明滅 說...

而這種種荒謬的處境, 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原因可言.

掬香齋主人 說...

明滅:
"一個無緣無故由天而降, 在你蹣跚的腳尖之前爆裂的橙, 頗能概括生命和生活的種種荒謬處境. 而這種種荒謬的處境, 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原因可言. "

老實講,我真的很喜歡你這個鮮橙故事。

掬香齋主人 說...

應該說,是透過這個鮮橙故事想出的道理。

倉海君 說...

我小時幹的壞事也不少,隨便數一些吧:用驅風油淹死螞蟻、把乾電池從五樓住所拋出窗外、在學校和公園放火、假裝懂巫術然後逼無知同學做阿四......動機?沒有,就是想,所以做。

老友,你明白嗎?人生不錯很荒謬,但再荒謬十倍,日子依然要過的。一個爛鬼橙飛落街,掉在你的跟前,你嚇得依嘩鬼叫,那又如何?難道要蹲在街上凝望那個爛橙,再延續自己的恐懼嗎?你嚇了一跳後,聳聳肩繼續上路就是了,在我來說,根本連嚇一跳也嫌多餘。

記得以前在深圳街頭,有扯皮條、乞兒仔跟足九條街嗎?當時我們一路走一路背書,不趕他也不睬他,他便自然走開了。對待荒謬也是如此,只要你不去糾纏,荒謬就會找第二個老襯。從你的說話中,我發現荒謬似乎已成為你的人生主題,這對你可沒益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要再凝視荒謬了。也許你沒有病,只是有罪。

逆空明滅 說...

但若然那些橙是密密麻麻地, 槍林彈雨般追著你來擲下, 恐怕你再怎樣氣沉丹田, 也沒法置若罔聞了.

倉海君 說...

咁呢d唔係叫荒謬,係謀殺。人家咁落本咁好招呼,企喺街俾佢監生擲死都抵啦。

逆空明滅 說...

對生活的荒謬感, 無法妥協或視若無睹的人, 像我, 就如置身上述橙如雨下的情境, 我的反應會是一邊奔跑, 一邊狂喊, 一邊嗌救命, 一邊嗌好驚, 而我的表情, 肯定會是"吶喊"式的面容扭曲.

http://www.goodreads.ca/denisyoung/scream.jpg

道士 說...

"吶喊的原因"

王毛小子 說...

(^_^)may be you're can watch a french moive (THE HIDDEN)then you will understand more how effective of life on youngage criminal :)if anyone want it,i can copy for you^^.

過路貓小姐 說...

致有關人仕:

" 世 上 最 糟 糕 的 童 年
《 一 刀 未 剪 的 童 年 》 是 一 本 具 啟 發 性 , 同 時 好 笑 的 讀 本 , 作 者 是 著 名 美 國 廣 告 人 Augusten Burroughs , 他 向 世 人 展 示 了 最 糟 糕 、 最 混 亂 、 最 黑 色 幽 默 的 童 年 。 " 詳見 :
"http://lady.atnext.com/articles/art_main.cfm?art_i
d=6820787&sec_id=3840163&subsec_id=6748455&sho
wdate=20070216&av=NO"

因本小姐現在非常忙碌,無暇潦多幾隻字,唯有link 比你地自己睇。有機會見面再講~~
係咁先..bye bye~

倉海君 說...

剪貼:

世 上 最 糟 糕 的 童 年《 一 刀 未 剪 的 童 年 》 是 一 本 具 啟 發 性 , 同 時 好 笑 的 讀 本 , 作 者 是 著 名 美 國 廣 告 人 Augusten Burroughs , 他 向 世 人 展 示 了 最 糟 糕 、 最 混 亂 、 最 黑 色 幽 默 的 童 年 。 這 本 成 功 的 作 品 自 2002 年 在 美 國 出 版 後 , 就 一 直 處 於 排 行 榜 的 高 位 置 , 隨 後 被 製 作 成 電 影 , 中 文 版 剛 推 出 。

周 遭 都 是 精 神 病 患
作 為 一 名 正 常 人 , 他 要 學 習 如 何 在 這 種 環 境 下 生 存 。 他 的 父 親 雖 然 是 大 學 教 授 , 但 酗 酒 又 有 家 暴 傾 向 , 母 親 是 詩 人 , 可 是 患 上 躁 鬱 症 , 在 此 情 況 下 , 他 寄 住 在 母 親 的 精 神 病 醫 生 的 家 , 而 那 個 家 庭 中 的 成 員 , 全 部 瘋 瘋 癲 癲 , 於 是 , 作 者 與 孌 童 病 患 者 相 處 , 又 目 睹 女 精 神 病 者 誓 要 把 死 了 的 貓 由 土 地 裡 挖 出 來 , 有 人 愛 上 精 神 錯 亂 又 被 通 緝 的 性 強 暴 者 , 有 人 愛 研 讀 大 便 , 至 於 亂 吃 藥 、 發 狂 、 自 殺 、 性 行 為 紊 亂 等 事 就 常 常 發 生 , 基 本 上 每 日 都 不 得 安 寧 。

作 者 面 對 這 些 人 的 態 度 倒 是 非 凡 , 有 時 候 會 融 入 , 有 時 候 則 取 笑 他 們 , 有 時 候 一 同 作 樂 , 必 要 時 就 反 抗 , 更 多 時 候 只 在 一 旁 觀 察 , 像 一 個 正 在 看 電 視 劇 集 的 年 輕 人 那 樣 , 一 邊 看 一 邊 覺 得 無 聊 、 不 可 思 議 、 離 譜 、 混 亂 、 可 笑 、 悲 哀 。

悲 慘 過 往 當 笑 話 看
很 多 人 都 會 把 自 己 的 不 幸 歸 咎 於 不 正 常 的 童 年 , 然 而 , 大 概 , 無 人 的 童 年 會 比 此 書 作 者 的 童 年 更 不 正 常 , 他 的 生 母 居 然 可 以 隨 便 由 精 神 病 院 帶 一 個 男 人 回 家 做 他 的 爸 爸 , 然 後 , 這 個 男 人 在 半 夜 企 圖 雞 姦 他 , 換 了 是 其 他 人 , 常 常 身 處 這 種 環 境 , 早 已 被 嚇 得 瘋 癲 起 來 , 餘 生 都 被 毀 掉 , 可 是 , 作 者 只 把 一 切 當 成 是 笑 話 看 待 , 經 歷 過 就 算 。

結 局 也 感 人 。 作 者 在 十 七 歲 時 決 定 追 尋 自 由 , 他 發 現 他 不 屬 於 瘋 狂 的 生 母 , 亦 不 屬 於 精 神 病 醫 生 那 癲 狂 的 一 家 , 縱 然 無 受 過 正 式 的 教 育 、 無 錢 無 工 作 經 驗 , 他 也 夠 膽 偷 偷 出 走 , 最 後 , 他 真 的 成 功 了 , 幾 番 轉 折 後 , 他 往 紐 約 去 了 , 成 為 著 名 的 廣 告 人 。 你 是 自 怨 自 艾 的 那 類 人 嗎 ? 要 是 這 樣 , 請 向 此 書 作 者 借 鏡 。 渴 望 心 想 事 成 ? 首 先 , 你 要 擁 有 獨 善 其 身 的 毅 力 。

道士 說...

這套running with scissors, 亦曾遭ruthless with scissors一書批評﹐說作者的經歷有很多是憑空想像和捏造出來的事實。Augusten Burroughs 如果把自己幼年身邊的恩人﹐個個寫成嘗糞﹑雞姦的變態人﹐只能說難怪他是撈廣告界的﹐他的人格就不敢說了。

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殘忍﹐總喜歡戳破別人夢幻似的泡沫。不過就像Big Fish 一戲﹐人生的真真假假﹐本來就是難以界定。好聽的謊言﹐比難聽的事實﹐永遠更易被人接受﹐有時如果無傷大雅﹐又何必執著事件有無發生過? 怎樣說﹐無論經歷是真是假﹐這故事也有一定的娛樂性。

道士 說...

ruthless with scissors 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