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人耍太極賀回歸29人不適送院看香港未來一年的政制及民生社會發展-以易經的角度作一個方法論上的詮釋初探》

標籤: ,

早兩日新聞報導:為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周年,20236人早上齊集前啟德 機場演練太極20分鐘,創下香港有史以來最多人一同演練太極的紀錄。但活動於11時結束後,有至少29人懷疑因為天氣熱,不適需要送院。

當我看見廿九之數,便心知不妙。大家應該都知道太極者乃來自道家,道教人物陳摶便創製過太極圖,後來周敦頤也寫過太極圖說,近人李養正先生更出了一本《道家義理與周易關係述論》論證周易與道家義理契合之處,不過這是後話,後話不提。由此可見太極與周易關係密切。

還有我們常看電視的太極圖案,其實俗稱叫陰陽魚(亦即所謂的太極圖),就是一條曲線將它分為兩半,分開的兩半,酷似兩條魚,一半白一半黑,白者像陽,黑者像陰,白中又有一個黑點,黑中又有一個白點,表示陽中有陰,陰中有陽。黑色的魚頭追著白色的魚尾,白色的魚頭又追著黑色的魚尾,象徵著生生不息,乃一對立之統一。

那末太極跟周易有關係(不過當然例如《繫辭》:「一陰一陽之謂道」,表明了陰陽代表道,但《老子》卻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然而「萬物負陰而抱陽」,則表示陰陽不一定是道,雖然《內經》有云:「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但這是後出之書,又當作別論,這裏可再參詳。),而且該活動更打著慶回歸的旗幟而來,那就表示了當日的廿九之數,箇中必定暗藏玄機。周易中第廿九卦乃坎卦,坎卦曰:「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孔穎達《周易正義》曰:「案諸卦之名皆於卦上不加其字,此坎卦之名特加習者,以坎為險、難,故特加習名。習有二義:一者,習重也。謂上下俱坎是重疊有險,險之重疊乃成險之用也。二者,人之行險,先須便習其事乃可得通,故云習也。」,另朱熹《周易本義》對坎卦的注則為:「習,重習也。坎,險陷也。其象為水,陽陷陰中,外虛而中實也。此卦上下皆坎,是為重險。中實為有孚,心亨之象,必是而行,必有功矣,故其占于此。」(至于聞一多在《周易義證類纂》中就訓坎為牢,他指出:「按侵幽二部每相轉。古言坎,猶今言窖。窞,《釋文》引王肅又作陵感反,則讀如檻,檻聲轉為牢。然則坎窞猶窖牢矣。坎、窞疊韻連語,析言之,亦可曰坎,或曰窞。轉為窖牢,亦然。古者拘罪人與拘牲畜同處,故繫牲之圈曰牢,繫人之獄亦曰牢。」,在此可聊備一說。)

從這兩個看來,坎卦乃是凶卦。另外《彖傳》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周易集解》引陸績云:「水性趨下,不盈溢崖岸也」,《尚氏學》:「水流若盈,則非坎矣;既曰『坎』則不盈也。」,另尚有《集解》引虞翻《易注》:「天險地險,故曰重險也。」及荀爽《周易注》:「陽動陰中,故流。陰陷陽中,故不盈也。」

也不引證太多了,這裏只要說明坎卦是個凶卦,而且當日8男21女暈倒,女多男少,則表示這是陰數,為六也,而將21除以8,則其數近3,合起來則是六三之卦。六三者,來之坎坎,險且枕(不過周振甫的斷句為「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大約意思是說,來去都處于險陷之間,往前去又會遇險,往後退又難安,落入了坎窞的深穴了,是無有所用了。因此《集解》引虞翻曰:「坎在內稱來,來坎終坎,故來之坎坎,枕,止也。艮為止,三失位,乘二則險,承五隔四,故險有枕,入于坎窞,體師三輿,故勿用。」,這是象學上解釋。

而「坎」與「大過」的含意剛剛相反,這是二者的內在聯繫。「大過」是陽之過,陽剛過度而排斥陰柔;「坎」則是陽之陷,一陽陷入上下二陰之中。事物發展到極限就要向反面轉化。所以《序卦傳》言:「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

這裏的卦象可以說明幾點:

1.)香港現在處于一個進退不前之境,表面上經濟開始蓬勃,但物價高漲,而人工卻沒有加,所以這時的環境,香港人只能就像陷于重險之境。而該活動慶回歸十周年,十者為010,而將21除以8再將其變成二進制,亦是010,010為十進制的2,亦即單坎(陰陽陰-010),似亦符合九二此卦。或許大眾只能如坎卦九二所言:「坎有險,求小得。」,一切的股票投機活動亦如是。

2.)正如《彖》曰:「水流而不盈」,表示香港股票急升是一個虛像,遲下便會產生泡沫,因為水流而不盈,只有大量的熱錢流入,又很快地抽走,股票市場只如水流,永不盈,兼且為習坎,重險也,即是說香港的股票市場又或者民主路程,還會面對重重的險陷。

3.)《序卦傳》言:「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即是說,物不可以過甚,物極會必反,就會遭遇險,因此寄語香港人,不要盲目過份投機,李兆基跟你說恒指會過三萬點,不要信,正如當年有人因李嘉誠個朵而買8號仔一樣。就如我之前舉《行為金融學》內的一個例子:「《紐約時報》工業指數從1921年的66.24點不斷攀升到1929年9月19日469.49的歷史最高點。……于是大量中小投資者爭相湧進股市。每天,人們熱切地討論股票的走勢,小道消息滿天飛。隨著股價扶搖直上,華爾街陷入一片狂熱之中,電梯工、接線、報童也和金融巨頭一起玩了股票。……從1928年開始,股票市場上漲進入最後的瘋狂。……股市的過熱已經和現實經濟的狀況脫節了。1929年夏,股票價格的增長幅度超過了以往所有年份,崩潰已經在眼前。9月3日,華爾街一位統計學家羅傑‧巴布森在華街的金融餐會上說了一句話:『股市遲早會崩盤!』這句話被《道瓊斯金融》發表。此話不久就傳遍了整個美國,投資者信心開始動搖,股市立刻掉頭向下。……這場史無前例的股市大暴跌從1929年延續到1932年,並成為整個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導火線。」(饒育蕾、張輪,《行為金融學》,復旦大學,2005年,頁1-2),可能現在你們這些小股民手上的股票都已到超買區域,追得太甚,必會坎陷也。

既然上天都透過這廿九人暈倒給我們一個message,我們何不順天而行,及早囘頭是岸呢?阿彌陀佛!

8 留言:

左冷禪 說...

From what you have written, I guess you have never invested in the stock market, nor do you have any interest in it. I too oppose overheated speculation, but investment is a necessity in this 21st century. It is an art that you have to learn in order to build up and manage your personal assets. Next time when you visit a bookstore, perhaps you should try to browse at books other than those of literature, philosophy or history. It's time for you not to remain in the ivory tower any longer.

道士 說...

左兄﹐既然不認為是市場過熱﹐咁即係睇前境樂觀啦! 呢兩日有無高追掠到D 油水呀? 有乜心水貨? 嘻﹐定係有邊隻其實係比你炒高個價位就單聲好喎。嘻﹐不妨寫篇市場分析﹐益益我呢D 師奶式散戶賺翻一兩萬銀洗下。

hystericireul 說...

But what we can see now is, the society has sufficient knowledge on investment/ money/ earnearnearn/ stock/ warranty/ Ibank/ etcetc...

Feel sick about it.

李謫街 說...

hystericireul, 我看見非洲的土人不茹毛飲血﹐開始用火煮食﹐都覺得同樣噁心。

舒爾賽 說...

想不到一篇爛文也引來左兄的認真回應。其實我在標籤裏已經寫了是純粹惡搞。

當然,我從未踏足過投資市場,對投資也竅一不通。不過我也不用下次去逛書店才買這類書,既然我開書店,當然我也可以入這類書作自用也可。

另外,你說投資是21世紀的必需品,但如果事實上如此,但我們是否也要問一句,應不應該如此呢?

當然我說我志不在此或許有可能,但說自己視錢財如糞土,當然就是說瞎話啦。至于我是否躲在象牙塔裏,這些就見仁見智了,學梁文道話斋,他是一個連碩士論文都未交的傢伙,而我更只是連象牙塔都未能進入的小混混啊!

祁佳仕 說...

我亦相信上天會通過人間種種的事情來帶出一些訊息給我們,只不過我們很多時候都漠視而已...

至於舒兄所說的卦象,我就沒有相關知識可以和你討論了...不過假設是真的話,暫時又確是靈驗了兩天..

究竟是否真的應驗了那卦象,時間是可以證明一切的....

怎樣也好,舒兄這個觀察確是非常有趣.

btw,書店何時開張大吉 ?

舒爾賽 說...

to:祈佳仕
其實應驗與否,不是我關心的問題。如果真的這樣準,最多自吹自擂馬後砲一翻,以前也做過一些大包圍的預測,中了一兩樣,老實講,我的亂up預測準確度跟補習名師或蘇民是應該差不多的。當然我那些什麼xxx或yyy之類的文字,抽掉了些偽學術部份,其實剩下的真的不多,你只要看看,現今的學者,寫的東西也都類似這樣,嗚呼哀哉!若遇上高手,真無處躲避邪!
至于書店,如無意外應該下個禮拜開張,還有,我在你blog裏留的言你有沒有看見?

祁佳仕 說...

舒兄 : 我有空一定會到你的書店的.
另,很對不起,我怎找也不著你的留言,請問你留了在那一篇文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