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另一角度解讀曾蔭權之人民主與中國文革論

標籤:

先看下面這則新聞報導:
【曾蔭權出席港台節目,論及民主發展與社會穩定的關係時,指「如果(民主)發展到極端,將會演變成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他又表示,任由人民掌握一切的權力,政府就難以管治。有關的言論引起民主派議員的抨擊,指他「完全不懂民主,不懂文化大革命」……】

先看到心中一沉,曾先生 在想什麼,但想深一層,發現有玄機,這是那班所謂香港民主派議員之抨擊相反,曾蔭權實在有了解文革的。

文化大革命起因乃當時之共產黨官員相當有民主精神,各個大位都可以在會議上發表見議,因為一心為中國,一心為人民服務。

問題出在毛澤東,做莊時天真決策引起錯誤,導致全國水深火熱,其他共產黨大頭大表不滿。毛澤東便做了一場著名之「盧山會議」秀,讓各大頭交心批評他,表面按受實暗中引蛇出洞之計,亦表現了民主之領導精神。但結果是什麼,就是毛澤東立即轉頭發動反擊剷除異已,把劉少奇,朱德,彭大將軍……等人全清除,毛澤東根本不能接受別人批評,亦不能接受權力下放轉移。美其名以革命之名來一次權力大清洗,獨裁管治,至先批人再弄至中華文化大破壞,萬劫不復。

緣起只因一人之私慾橫流,和一班當年共產黨高層天真地發展民主,與狼共事也不知,全無戒心,盧山會議上百家爭嗚,真是何等似英美國會,大聲抨擊總理面無慍色。但這是個有中國人農民DNA的共產黨行政會議,最終亦無需要寫出來了,「慘絕人寰」足以道盡,是人類學者迄仍然在研究的題目,是比兩國戰爭更慘烈更傷害的歷史。

曾生可能心中有話想說,大家香港人以為真有一國兩制和所謂民主嗎,阿爺就是毛之門徒,香港至終極來搞民主,後果請參看文化大革命吧!各位議員莫天真,劉少奇和眾大右派之魂在看著香港班政治人物在搖頭,老毛則在旁陰陰嘴笑。

最後意猶未盡,口多一句,曾生那「任由人民掌握一切的權力,政府就難以管治。」,是真的,當年的共產黨便是人民掌握一切的權力,一班水平有問題的人得了天下。

Sir曾心中仍然有大英遺臣之思維,英國絕不會人民掌握一切的權力,只讓英國之優秀精英執掌權力下在行民主國會制度。

階級似乎不對,但人類中真是有人格水平階層分野的,高管低的,社會會少問題,低俗去管高水平的,則大把人會跳海。

各位香港人,不要抨擊 sir曾了,他今次可能是講真心話,只是曲線表達。他人在江湖,實在不得由已,故說話必須可兩面演繹,有如 張藝謀拍之電影,曲線表達在扭曲之國度可以保命繼續,直線表達便會如 田壯壯 一部《藍風箏》後,絕跡江湖十多年。

可能園主埋劍而久便一廂情願地讀到sir曾言中玄機,但一朝手執長劍,又再一心持劍衛道時,便會一同臭罵曾蔭權。

所以,人的【心】真是難以解讀,我只是嘗試從另一角度去解讀曾蔭權之人民主與中國文革論。但深信打煲呔(蝶形領結)和心中有上帝的人去坐特首個位、做共產黨份工,根本就是一個錯配。



2 留言:

katana 說...

梁文道原文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yotu/msg/67c25c28a0502395

害怕人民 /梁文道 2007年10月25日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把文化大革命說成是種民主,以此警告香港市民,民主步伐不可操之過急,結果引來強烈反彈,逼得他第二天急急道歉。看來他果然是說
錯話了,然而他到底錯在什麼地方呢?各方的意見卻頗有混淆。例如有人發現內地沒有一家傳媒轉載和報道香港行政長官的這番言論,以此證明他的錯誤有多嚴
重。這種錯是一種不懂內地政治氛圍的錯,不明白「文革」二字至今仍是官場禁忌,等閒不能訴之於口。更多人則指他侮辱了民主,因為「文革」恰恰是獨裁專政
的結果,完全站在民主的對立面,可見曾蔭權的國史常識非常糟。


但是曾蔭權真的錯了嗎?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馬家輝兄就是眾口一詞中的諤諤一士,他在「他沒有全錯,你們也沒有全對--曾蔭權最需要的不是國情教育」
(《明報》2007年10月23日)一文中指出﹕「文革是濫權,民主是限權」。意思是曾蔭權並非不知道「文革」那種「誰跑得快,誰先到,先到公章搶到
手,權就是誰的了」的真相,他只是不懂民主絕非盲目地追求權力濫用權力罷了。純粹為了討論,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追問﹕為什麼人人鬥快搶公章,人人爭先奪權
就不是民主呢?


我們今天常常掛在嘴上的民主其實只是民主的一種類型,也就是那種由百姓選出一群代表議政決策的代議式的民主。而馬家輝兄所說的「民主是限權」則隱含了另
一重大家對現代政治的理解,亦即行政、立法與司法等三權的各自獨立和相互制衡。由於這一切都已成了常識,因此使得我們很容易對任何其他種類的民主理念都
嗤之以鼻,覺得它們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假民主,比如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度標榜的「人民民主」。


從字面上看,「人民民主」裏的「人民」是多餘的,既有「民主」又何必再加一個「人民」前綴呢?但是在政治思想史的脈絡和政治實踐的經驗裏頭,「人民民
主」則是意有所指的。首先,它要在實踐上和蘇聯模式的「無產階級民主」有所區分,強調一種跨階級跨界別包含了全體人民在內的民主政治。其次,「人民民
主」就是要和歐美主流的代議式民主對 幹,以避免代議民主走向「資產階級民主」的錯誤道路。而這種思路是有其哲學根源的。


法國大革命的思想導師盧騷就很反對代議民主,他覺得選一幫專業政治人代表全民執政議政根本不足以體現人民的意志,頂多只是「加總式的民主」(will
of all)而非更民主的「全體意志」(general will)。後來的馬克思主義傳統也繼承了盧騷的想法,認為人民選出的代表久而久之會淪為一
群脫離群眾的專業政客,使得政治成了一幫有錢又有勢的資產階級的玩物,竊取了人民的授權,尋求自己的利益,最後反過來奴役大眾。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英國
前首相貝理雅可以在主流民意反對的情形下斷然出兵伊拉克,和美國政壇習以為常的游說政治使一些有利於大商家的政策得以順利通過。


至於馬家輝兄談到的「限權」和一般常被拿來和民主配套的「三權分立」,我們更應該注意在現代民主政治的實踐史上,它們往往不是民主理念的邏輯結果,而是
制約民主的設計。最著名的例子是美國的建國諸父在「費城制憲會議」時的經典論戰,當時有不少人反對「三權分立」的構想,就是因為它限制了人民的權力。所
以有代表提出大法官不該是終身制,甚至主張把法院放在議會之下。今天回顧那段為人稱頌的美國建國史,我們不難發現除了民主之外,對「多數暴政」和「過度
民主」的恐懼與提防也是它的重要主題。


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代議民主的弊端?又該怎樣落實「人民民主」的理念呢?舉其大者,「人民代表大會」是也。「全國人大」在體制上是全
國最高權力來源,不論行政、立法還是司法,最終都要歸在人大之下。很多人批評這種體制容不下司法獨立的空間,可是贊成它的人則會反駁憑什麼讓非民選的法
官凌駕在人民的權力之上呢?再說代表的身分,也有許多人主張人大代表應該專職化,就像西方國家的民意代表一樣。不過人大的原初設計理念正是要反對專職,
讓人大開完會之後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不致脫離群眾蛻變為專業政客。


再回到「文革」的問題,沒人可以輕易否認它出自於毛澤東奪權鬥爭的個人目的,更沒有人能夠否定「十年浩劫」帶來的災難和痛苦。但是單純地在文革和獨裁之
間畫上等號,就太過輕視當時受鼓動的百姓的自由意志了。直到今天為止,都還有部分內地「新左派」的學者和外國的激進思想家如巴迪烏(Alain
Badiou)以為文革在早期確實是場「真正的革命」、「民主的實驗」。你可以說毛澤東講的「大民主」只是煽動人心的說詞,但是你不能說那些佔領學校的
學生和衝進政府單位奪公章的人全都不是「人民民主」的真誠信徒。對不少當時的參與者而言,文革真正是從根本改造人性,徹底打倒官僚體制,達成「沒有黨派
也不再有國家機器」之革命理想的「偉大鬥爭」,是「人民民主」這個理念的終極落實。


說了這麼半天,我的意圖絕非要平反文革的惡名,也不是要替中共的極權體制塗脂抹粉,更不是想為曾蔭權開脫錯誤;恰恰相反,我是要提供一個現代中國官方民
主概念的系譜,循此才能看到曾蔭權的真正問題。


首先,我們要注意曾蔭權的言論其實是有所本的。曾有學者專門做過研究,指出自從鄧小平上台執政之後,「人民民主」這個說法出現的頻率就急劇減少了,政府
甚至連「民主」二字都不大願談,直到最近幾年才有改變。與此同時,「穩定」和「發展」成了新的關鍵詞,「革命」則逐步讓位予「改革」。鄧小平不喜多言
「民主」不是因為他獨裁(不要忘記講民主講得最多的正是大獨裁者毛澤東),而是因為他把「民主」(更準確地說,是「人民民主」)和文化大革命放在了一
起。其實這也不是他一個人的想法,在很多重新出山的老幹部眼中,文革裏的打砸搶,十年浩劫的種種亂象就是一種最極端的民主,「把權力交給人民」的最可怕
結果;簡單地說,暴民政治。


從這個角度上看,曾蔭權甚至相當熟悉國情。問題是一個生長在英國殖民地,曾在哈佛攻讀公共行政的香港仔怎麼會接受如此一種非西方主流的民主觀?怎麼會認
同「文革等於徹底民主」這種後文革老幹部的看法呢?我想這就是曾蔭權那種殖民地政務官的基本意識形態在發揮作用了。大家不妨比對一下他的言論和葉劉淑儀
也要為之認錯的「希特拉也是民主產生」那番話。這兩位前高級公務員,一個說文革是徹底的民主,一個說民主也會選出暴君,表達出來的難道不是同一種心態
嗎?對這群經歷了重重考驗,晉身殖民管治機器高層的精英來講,人民是盲從的,人民是愚蠢的。只要給他們權力,他們要不是肆無忌憚地挑戰建制,就是挑出一
個懂得煽惑人心的可怕惡魔。民主因此絕對有可能危害管治,破壞穩定。所以人民是要小心提防的,只有一群精英才懂得怎樣駕馭他們,把穩定帶給社會,在「穩
定中謀求發展」。


換句話說,殖民地官僚的想法,和後文革時期那種「少談政治多講經濟,少談民主多講穩定」的意識形態是親和的。他們都很害怕人民;他們都以為只要一不小
心,民主就會滑向民粹。這才是曾蔭權的真正問題,他一方面鼓吹更多的公民參與,但另一方面卻打從骨子裏不信任人民。


梁文道--牛棚書院院長

katana 說...

倉海君

我守諾貼回來了。

但真是如劍含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