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奇談

標籤: ,

昨天,我想應該是昨天,我的記憶明明確實是昨天,那就應該是昨天吧。

話說昨天,更正確點來說應是前天,突然在書店看見一個外籍人士,我心裏大吃一驚,心想咱書店賣的都是中文書為主,偶爾有幾本英文書,心想這老外鼻子不真的那麼靈吧?(雖然老外的鼻子都比較大)

然後又有一位像是華僑的姨姨上來,與老外交談了幾句,我想難道老外知道我們有勞思光賣?我心中納罕,無事不登三寶殿,必定其中有蹊蹺。今年本人的犯太歲年還未過,心中不停地在蹭磨。

隱約中,他們交談的應該是法語,本人的英語已經是有限公司的水平(在經濟學來講應屬於稀少物品),法語最多只懂Bonjour一句,僅此而已。正當那姨姨走過來之際,本人心中不禁冒汗。說時遲,那時快,她問了我一句:「你們幫不幫人印卡片的?」,我當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那會有書店幫人印卡片的?難道我們像印刷廠多過像書店?我回了一句「沒有」,她竟反問我一句:「你們這裏有printer嘛,就幫我們印一下嘛,我們想即日要呢!」,於是我回了她一句「我們這裏沒有印卡片的材料呢」,也好心地指著下面那些易拉架,叫他們自己按圖索驥地去找,也順便告誡了他們一句:「我們也正在找人印卡片,最快也要三四日才可以取貨,香港現在沒有即印即有卡片的服務了。」,然後他們又嘰哩咕嚕地消我于我視綫之中了。

1 留言:

yip 說...

....史密夫與史密妻來到他們是次任務的接頭地點,是鬧市中的一家樓上書店。

甫進書店,當眼處卻竟找不著接頭的暗號,只有一個生得圓滾滾的店員。

史密夫暗暗向史密妻使個眼色,看似漫無目的地開始瀏覽,實則是在檢查書架--也許暗號就藏在書架上。

史密妻見這書店位置開得古怪,心思電轉:莫非他們行藏已露,這書店是個陷阱?

眼角看見牆角有打印機,便向那滾圓的店員說道:「你可以幫我們印卡片嗎?」

史密夫背向店員,但手中則已多了兩柄飛刀,若是這「店員」竟然答應他太太的奇離要求,則此處必定是針對他們設下的殺局,那時唯有先下手為強,飛刀取他咽喉、眉心二處,教這胖子血濺五步。

沒想到店員開口就是:「吓,唔得播!」

史密夫妻心下大奇,難道這真是間普通的書店?

史密妻:「你們這裏有printer嘛,就幫我們印一下嘛,我們想即日要呢﹗」史密夫心知太太是以進為退,想信這裡確是貸真價實的書店無疑。

熱心的店員還在教他們何處可以印卡片,夫妻倆帶著一肚謎團步出書店,妻還在低聲埋怨著,「是不是你昨晚把密碼給譯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