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之迷

標籤: ,

666



(伸延道士就 Gematria 與魔鬼的數字之討論)666 作為獸的印記之說出現在《啟示錄》 13:18 ,有古本作 616 或 665,此說為理性批判主導的宗派重拾了原始宗教的神秘迷思情懷,信徒們既是聞之色變(英語有一字形容此 — Hexakosioihexekontahexaphobia!) ,又是對此迷思心癢難撓。基督教福音派以「前千禧年說」主導其在「末世學」觀點,他們深信《啟示錄》及聖經中啟示文學內容正是描寫此刻世上發生的事情,在一向執著的字面解經上網開「靈意解經」以疏通此啟示文學不能字面解經之窘局,從中將啟示內容與現實人事按聯想相連起來,在過去數十年教派中較為「公認」的 666 詮釋為貨品條碼 (Barcode) 、人體晶片和萬維網的 www 三字,在教會講台及刊物中這些詮釋都被描摹得栩栩如生,好使信徒們遠離「屬世」新事物,倍感「末世將至」而更努力完成普傳天國福音之大業,亦籍此論調警戒不信者早日悔改歸信(前陣子被受爭議的福音電影《挪亞方舟驚世啟示》正是運用了此想法):以不可輸血見稱的「耶和華見證人會」認為 666 就是政府組織,從而敵視地上的所有政權及該會以外的所有團體,這與二次大戰時他們與猶太人一併被納粹屠殺之史實不無關係;「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則相信 666 為公教教皇的頭銜「聖子代理人」 (Vicarius Filii Dei) 之值,以證其教會主張的必守週六安息日而非羅馬教廷欽定週日為聖日之信仰立場。 666 就是這樣兩千年來被用作標籤對立者之工具。


《啟示錄》中的末世該發生何時?《死海古卷》中的《禧年書》和《戰爭卷》是猶太基督教教系中最早見末世 (Eschaton)一字及審判日說之典籍,當中預言著末世審判日將發生在「第十個禧年」之時。舊約學學會 (Society of Old Testament Study) 主席 Margaret Barker 在其作品《大祭司》 (The Great High Priest) 中提出了,以第二聖殿始於公元前 424 年為首猶太禧年運算,第十個禧年之始就是公元十七至十九年,那正是耶穌在世事工之時,審判日亦已在耶穌(首次)來臨時以最後晚餐的贖罪祭應驗,就是說,末世一概念原來是指耶穌之時代而非兩千年後的今天。在來歷不詳的典外經《多馬啟示錄》可見不少類同 666 的人名猜謎,借啟示文學暗諷當時羅馬政權:

末世近時將有一王悄然冒起,
一守法之人,卻在位不久。
他將遺下二子,
長子之名為首字(即 A, 亞爾迦丟王 Arcadius 377-408),
次子為第八字(即 H, 洪諾留王 Honorius 395-423) ,
而長子將比次子早逝。


第一世紀的猶太基督徒按「根碼替亞釋義法」(Gematria) 而相信 666 獸之印記乃指向羅馬帝國的尼錄王 (Neron) ,這是較合理的說法,公教普遍支持此說,可見解經書 "The New Jerome Biblical Commentary" 中。以下則是我個人就 666 的解讀:

所以,你們要照 YHVH — 你們的神 (Elohim)
所吩咐的謹守遵行,不可偏離 (Tsurvu, Th-S-R-V) 左右。《申命記》5:32

要按他們所指教你的律法,
照他們所斷定的去行;
他們所指示你的判語,
你不可偏離 (Tsvur, Th-S-V-R) 左右。《申命記》17:11


按「根碼替亞釋義法」,這裡兩個「偏離」的希伯來值同為 666 ,這樣 666 的隱義就是偏離神所吩咐之事或是偏離律法之人,正與《帖撒羅尼迦後書》中的「不法之人」互相呼應,在猶太秘學重典《光明之書》(Sefer ha Bahir) 中給予「撒但」一字相同的定義:

撒但一字意為「偏離」,因著他使整個世界偏離善惡的平衡。
從那裡可見呢?《創世記》 38:16 的「他偏向了她」,
在《塔古姆》 (Targum, 聖經亞蘭文意譯本)中「偏向」一字為 V-Sh-Th (與「撒但」Sh-Th-N 一字為相同字根) ,
《箴言》4:15 亦有述:「偏離 (Sh-Th-H) 且越過他」。


啟示文學的意義為聖者及使徒們默觀時所得的異象,按個人的不同背景及智慧而來的領受去解讀符象,從中得到各適其宜之啟悟,那是超乎文字教條能規範的無限屬靈領域。

3 留言:

傳惑道人 說...

曾聽說 撒但 一詞來自波斯語, 不知正確否?

Zeke 說...

有可能的,希伯來神話中不少人物及故事均是源自米索不達米亞、希臘及埃及等鄰近地方。在公元前的猶太教不著重撒但一字,直至今天的猶太教亦沒有「魔鬼撒但」一概念,撒但是神的兒子 / 天使之一,其「邪惡」本性僅在約伯記「口多多」控訴約伯而已,文中引用《光明之書》中指撒但是神七十二皇子之一。我個人認為基督教中撒但的原型該是源自以諾派猶太教《死海古卷》中的彼列 (Belial),彼列為至高者 (El Elyon) 創造及容許下存在的惡者,主宰與光對立的黑暗 / 地上國度,在斯拉夫文《以諾二書》中蛻變成一名為「撒但逆爾」 (Satanail) 之洪水前的天上來者 / 神的兒子「訥賦臨族人」(Nephlim) (中英文聖經皆誤譯為「巨人」,巨人一字該是 Nephilim,見《創世記》 17:1 ),此身份亦等同於《申命記》贖罪祭中的「阿撒瀉勒」 (Azazel) 和靈知文獻之造物惡者「撒卡拉」 (Saklas),基督教中撒但的概念乃是在這些以後演變而來,並被刻意刪除其「神的兒子」 (Beni ha Elohim) 的身份。

狂人.Paul Sin 說...

最近讀到,原來達賴喇嘛與麻原彰晃是好朋友,因為他們分別代表 Vishnu (守護神) 與 Shiva (毀滅神) 的支派:就如社會學家說的,一個宗教之能成為宗教,先要為世界與邪惡分別找一個源頭;我們又怎能少了撒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