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為何見錢開眼?

標籤: , ,

剛讀過下面一篇叫《我和我的高考》的文章,覺得極有趣,那時候預備應考,整天埋首什麼斷代史,Concert of Europe,Eastern Question,把光陰虛耗在這些沒大用處的東西上,現在回首實覺得是種罪孽。這些東西學罷又如何?在現實生活無所用,跟百多年前的八股文一樣,考生的時間是花了,記了滿腦子人物時間原因影響,但在工作上沒半點用途,天下間很難再找到比這樣更大的罪孽。

撫心自忖,我唸了廿多年書,考過無數試,最可怕最凶險的那場考試就是律師執業試,差點兒要了我的命,高考跟它相比,簡直就如叫街上一個還沒發育完整的女孩跟Bay Watch的女主角Pamela Anderson比胸圍尺碼,小巫見大巫。高考頂多只有五六科,但PCLL(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Laws)有八科:Conveyancing, Wills and Probate, Civil Procedure, Criminal Procedure, Advocacy, Commercial Law and Practice, Professional Conduct及 Solicitor Accounts,其中猶以Conveyancing, Civil Procedure,Commercial Law and Practice最駭人,單是一本書都有幾吋厚,倘若加上那叠即使不眠不休也看不完的案例,現在想起仍猶有餘悸。教師對學生沒絲毫體諒,擺出一副刻薄臭咀臉,好像跟你說「讀唔讀呀契弟,唔讀咪唔好practise囉。」同學之間又爾虞我詐,最愛把有用的參考書藏起來,跟你玩尋寶遊戲,儘管你使出了吃奶的力尋遍整間圖書館,也找不到個書皮,掛在眾人面上的彷彿就是一句「唔係你死就係我亡」的訊息。跟他們坐在禮堂考試的感覺跟與老虎豺狼在撕殺無異。同學間除了少數人外,根本就不會守望相助,在學習上互相切磋,巴不得你考試不及格拿不到執業資格,少了個競爭對手。你若有問題要向同學請教,他們就愛裝蒜對你說不清楚或敷衍一番。律師就是在這種環境裏調教出來的,所以律師的陰險卑鄙和心計是幼承庭訓,只有愚不可及的市民才相信律師會捍衛正義,對不起,捍衛正義是幻想世界裏超人、蜘蛛俠、神奇女俠才幹的,現實世界是沒有人去捍衛正義,聽起來頗殘酷,但除了接受外,你又能怎樣? 我並非指沒有具正義感的同行,但他們的數目跟中年漢的煩惱絲一樣,愈來愈少。

眾所周知,律師另一職業病就是「唯利是圖,視錢如命」(跟那些經紀沒兩樣),但又有誰知道這種心態是被迫出來的。普通學科的教科書頂多二百多元一本,一個學期買兩至三本,已經足夠有餘,因為不少大學生手裏拿着那十多廿頁的講義,已足夠應付考試,但讀法律則不然,一本教科書隨時要五百至六百多元,有時為了省時,要買多部案例書,如此算來,花上九百多元去買一科的教科書不足為奇。你也許會問,為何不去圖書館借閱? 倘若整本五六百頁的教科書都是考試範圍,沒有一頁不用讀,莫非你能按耐得住小腿的酸痛站在圖書館的影印機旁大半天去影印麼? 有位教授法學理論的老師解釋說﹕「因為出版社認為你們將來畢業後能賺回這些錢,所以把課本零售價調高點。」真想不到塵世間會有此悖論歪理。試想想在四至五年的大學生活裏,法律學生被人搾出了多少血汗錢? 從前看粵語長片初歸媳婦必被譚蘭卿飾演的奶奶痛罵虐待,及至這位媳婦做了別人的奶奶,她又以此道施於她自家的媳婦上,同樣道理,少年時被出版商敲詐,畢業後便去搾取別人,委實無可厚非。

11 留言:

匿名 說...

中間個段

好夸..

Zeke 說...

不為外人道的剖白,很有意思。

匿名 說...

這篇post令我想起了《哈佛新鮮人》這本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28562

【文字‧亂葬崗】 說...

不太同意第一段:書本的知識是為你將來的機會而準備,理科比較明顯;也是作為思考的基本材料。

第二段并不夸張,因為人性比他寫的更壞

只是吹吹水;有胸一起吹吹風 lol

hystericireul 說...

你說的考試難度我沒法評論,始終是法律系的學生才能體味箇中一二,我只見過PCLL的筆記,的確可以堆滿一整間房,以呎作單位。

但你說的同學間爾虞我詐的情況,我可以寫包單,不止法律如此,文學院中有過之而無不及,嘴臉極討厭。

有說城大的PCLL比較沒那麼慘烈,HKU的教授以看到學生不及格為樂,以為難學生為己任,城大則以要學生能及格為要,不知真假。

道士 說...

這兩篇文也很垃圾。如果我齋屌林忌和其他人﹐而見到你這兩篇咁白痴嘅文都唔出聲﹐我有點覺得對不起自己。我也想了好一會究竟應不應該說﹐左通櫃﹐我唔係想得罪你﹐不過你鍾意籟狗屎係你嘅自由﹐你宜家寫篇如同Islam唔俾食豬肉嘅明訓﹐如同林忌式嘅感性文章﹐真係教我如何不屌你。你如果覺得學費貴﹐大可中途放棄﹐你這樣的謬論也說得出口﹐最好就自我吊銷牌照。在你第二篇這篇﹐我也好體會到你說的真的有好多是事實﹐不過如果學費多就大晒﹐我想信有不少學科的人也可大條道理掠水﹐喂﹐你無病下嘛?

匿名 說...

讀咩都貴架啦~ 時間本身也是一種investment, 你咁計, 所有讀完書的人都有道理去掠水?

凡鳥雛 說...

已經給了訂金,沒有道理不供款。可惜這些黃金屋未必住得人。

ll 說...

...最愛把有用的參考書藏起來,跟你玩尋寶遊戲,儘管你使出了吃奶的力尋遍整間圖書館,也找不到個書皮,掛在眾人面上的彷彿就是一句「唔係你死就係我亡」的訊息...

以前讀個垃圾 undergrad 無咁慘烈,不過都有人為貪方便幾個人夾埋輪 hold 住本書,直至 term break 先放番出來.其實唔緊要,因為真係有用 O既 lecturer 會 reserve 住幾本響 counter,可以響館入邊睇幾個鐘.

hazelnot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hazelnote 說...

My law classmates, knowing that the whole LLB I and GLaw I have to search for books in the Library (to learn the basics of researching), borrowed those books and hid the specific bundle of ordinances needed. How smart. And all we actually had to do with each of those books was to copy a line or search for the title of a section of legislation!
That served as a lesson for me at the very start of my legal stud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