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噪音

標籤: ,

最近新春秋很吵耳﹐過了整個星期的噪音滋擾﹐決定要硬關了舒爾菜的音樂﹐當然音樂不是不歡迎(法律責任自負)﹐喜歡的人也可隨時開翻著來聽。我討厭被人逼著聽自己不喜歡的音樂﹐好等同被逼看見如明光社逼大眾接受他們的價值觀。我見舒兄"由誤讀而產生的悲劇"又回復本來風格﹐對社會要我們硬食他們那套荒謬制度極為不滿﹐但為何你自己逼著讀者一定要聽你的音樂呢? 我前幾天關了一次﹐你又開翻﹐我忍﹐今天我又關多一次﹐你又開﹐我私底留言叫埋你唔好開﹐你都要開多穫﹐我想問你一聲﹐要唔要我們全部讓位俾埋個site你做私人網頁? 如果你認為有咁嘅需要﹐請開聲。

書局智者﹐這是我第一篇送給你的文章﹐希望你看得明白。這個星期也在想想聖經自由度等話題﹐不盡不實﹐還有許多不到之處。真正可滿足了我的(食慾)﹐卻是隻海南雞

我唔知這裡會否泡沫爆破﹐也不重要﹐對我來說﹐文章是演譯個人思想的舞台﹐好的﹐壞的﹐不太重要﹐希望是過程當中尋到點真理或樂趣﹐解開點疑惑和問題﹐做什麼角色也沒關係﹐亦同時觀賞他人的作品﹐以相對效。但係你宜家阻住我看其他作品﹐喂! 靚仔﹐你邊度㗎﹐黎呢個球場玩﹐未死過呀? (<-- 這個廣告當時可教壞了不少人。)

12 留言:

舒爾賽 說...

喂,大佬,之前我q知係你閂左我d音樂,第二係你留言叫我唔好開,ok,我咪開返條bar,你唔鍾意可以晌下面停佢架,第三,你跟住又閂返,ok, fine,咁我咪學你講,忍你囉大佬,如果我又要開返的話,我一早尋晚又開返啦,「要唔要我們全部讓位俾埋個site你做私人網頁?」,嗱,呢句係你自己話架姐,我無咁講過呀,你唔好亂屈呀。
我篇野係要加埋首歌強迫人聽先帶出個諷刺效果,當然,你唔鍾意聽,你做乜唔一早留言?你運用自己admin的權力私底下改人地d野點算先?你已經唔係第一次改我d野啦喎大佬,而家個好似係你當個球場係你自己架咁喎。
仲有,我不嬲認自己d文係爛,就好似你舉果篇咁,我自己睇返都覺得好多地方誤讀人地的意思同d立論唔正確。至于你話「我見舒兄"由誤讀而產生的悲劇"又回復本來風格﹐對社會要我們硬食他們那套荒謬制度極為不滿,但為何你自己逼著讀者一定要聽你的音樂呢?」喂,大佬,我不滿還不滿,但係未至于唔單聲一野就改人地d野
當然你要我d文寫到好似倉海君又或者zeke咁的level我肯定做唔到,當然我唔係就係話我可以寫到同其他人的一樣。因為大家的style都唔同,專攻的都唔同。我都明白「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至」,不過「才難然乎!性各異稟」,「各師其心,其異如面」,就係好似倉海君開頭講話新春秋最重要的一個字,係亂。但係而家搞到係開始容納唔到異見,仲要人身攻擊(就好似林忌等野咁),你話人地d野爛,都唔該你畀個理由丫,一野就ban埋去話人地係垃圾,咁仲使乜要討論?

道士 說...

一早西口西面said : "但 Ed Wood 唔會好以你咁用首爛歌黎滋擾大家成個幾禮拜, 你真係好似王晶咁不知所謂." 1:20 AM, May 22, 2007 我有神權㗎!

我上次都係停autostart你的音樂﹐喂﹐只係要求你唔好騷擾公眾﹐咁大個人﹐醒少少﹐都唔洗乜都講到出聲啦。宜家我咪出聲咯﹐有無癮呀? 有無諷刺效果呀? 係唔係要呀媽教仔﹐唔拿條藤條都唔知停? 本來運用權力﹐係我唔岩﹐不過就係唔想講咁多廢話﹐和顧及你面子。你結果都搞到我燥燥地﹐宜家咪招待你嚕。

嘻! 本來嘛! 林忌的白痴文起碼勝在短﹐比你篇幅宏大﹐scroll 極都scroll唔完的文﹐易skip 好多。

不過絕對唔洗扮淒慘﹐又把自己說成受壓逼嘅異見者啦﹐否則連我對你唯一的少少好感也無埋。你要寫乜﹐我仍是不會干涉的﹐最多唔睇。

舒爾賽 說...

哦,咁照你咁講,淫審處無做錯架喎,佢應該同D學生講「咁大個人﹐醒少少﹐都唔洗乜都講到出聲啦」。第二,你自己根本就雙重標準。我可唔可以話我唔鍾意你手字,跟住我就同你DELETE左佢,然後個理由係滋擾公眾,強迫人地睇你手字又得唔得丫?跟住同你講嗱:「咁大個人﹐醒少少﹐都唔洗乜都講到出聲啦。」
第一新春秋根本就無所謂的BLOG規,完全由你呢D ADMIN取決話事,咁你玩晒佢啦。

道士 說...

舒兄﹐你要明白﹐自由也是相對的﹐如果這是社會﹐這裡每個作者也如平民﹐每個人也如學生報﹐很自由的發表意見﹐每個讀者也可自由選擇他們喜歡和不喜歡的。

現在你用聲音把空間佔據﹐卻如淫審要把道德聲音塞到每個人的耳中。是我強逼你﹐還是你強逼這裡每個人?

我也無delete你首歌﹐你仍有聲音﹐不過卻不能逼不想聽的人去接受。 還有﹐不要把我歸類﹐你也是admin來的。

舒爾賽 說...

無錯,我都係ADMIN,不過我做的工作最多係同人加返個LABEL,例如XXX寫的,我就幫佢加返個XXX的LABEL。當然我如果強行要你接受,你覺得唔啱聽,你可以晌留言果度同我講話,喂,你條仆街,閂撚左個音樂佢啦,嘈撚死人。我如果睇到個留言,我都會SET返個AUTOSTART佢。不過我唔滿意的係你事先唔講明,就改我D野,仲要已經唔止係一次。仲要係晌我唔知的情況之下改佢,然後大大聲出來講話呢個舒爾賽點點點?春秋判官乎?
同埋你引西口西面段野,其實西口西面只不係話「但 Ed Wood 唔會好以你咁用首爛歌黎滋擾大家成個幾禮拜, 你真係好似王晶咁不知所謂.」,而唔係話:「但 Ed Wood 唔會好以你咁用首爛歌黎滋擾大家成個幾禮拜, 閂撚左個音樂佢啦。」,你似乎亂猜度神旨喎。兼且上次係你DELETE西口西面篇文架喎,莫非你除左可以代行權之外,仲可以超越神權?
當然我唔係話要每個人都對我有好感,但係至少你都跟足程序做丫大佬,差人都要受到滋擾投訴,先再去出WARNING丫,我亦都唔想話晌度搞到大家將來有咩面左左,你唔鍾意我D爛文唔緊要,但係亦無謂因為呢D事搞到不快。

道士 說...

要批評人有幾難﹐每個人也充滿漏洞。但要檢討自己﹐就難乎其難。我有無錯? 有的! 一個人要做對難﹐要做錯卻是容易。西口西面那次係佢自己挑逗話﹐"有本事你就delete我呀"﹐哈﹐佢無稔過真係有我咁多手﹐一嘢就聽佢話洗咗﹐我卻覺得好笑。

哈哈! 我卻先要對你道歉﹐因為這次我卻是故意有心裝你的﹐昨日下午因為又聽到你首歌﹐其實未熄你音樂前已是有心設局看你反應。因此在我來說﹐絕不會面阻阻或不快(起碼對我來說﹐哈﹐你要嬲我我也無辦法)﹐我還是喜歡你的。我想看的就是你的感覺﹐我預咗你一係會做受壓逼的弱勢社群話我濫權﹐一係就會話我逼人接受我的標準。其實社會易起紛爭﹐就係因為每個人也渴望自己是對的﹐好似明光社的言論明明擾民﹐但係還要扮弱勢話受反歧視﹐問你死未?

我無啦啦整埋篇書局智者﹐隨了為了link過來﹐還同時是伏下筆﹐邊個幫你拖就做定執書佬啦﹐哈。人進我進﹐人退我退﹐我也是想籍此看看紛爭的源頭﹐從中領略到什麼。還有﹐不要標簽什麼爛文不爛文﹐喜歡的就寫﹐當然﹐如果能檢討自己﹐嚴緊點就更好﹐其實你大部分的文我還是看了。

我會不會再錯﹐錯得好的﹐我還是勇於錯下去。人如果一切也沒偏執﹐生存可能便喪失了樂趣﹑價值﹐勇於做做新的嘗試。"If we do not find anything very pleasant, at least we shall find something new." - Voltaire

狂西亂舞 說...

嘩正呀!!!繼續嘈唔好俾佢停~~!!yeah babe~! let's rock & roll! come on! come on!! paint the blog red!!!!

道士 說...

完啦﹐還有什麼好嘈? 如過嘈完有得著﹐要我做醜人﹑衰人又如何? 我反而最想知是舒兄於當中心情﹑感覺有否轉變? 有否什麼喜怒﹑感覺﹑頓悟可分享? 嘻﹐甚至是恨我也成﹐不過我上次見過一面﹐他可能較內向﹐不過卻仍是開朗的人吧?

hystericireul 說...

印象中舒爾賽第一次咁躁底。

倉海君 說...

呢幾日唔得閒上網,估唔到一嚟又係見到有人鬧交,實在覺得好驚喜。不過咁,拗埋晒呢d野唔好玩,仲衰過講色情情色。建議道士下次想改人野之前都係知會聲 (不過始終唔改更好),而舒爾賽播音樂最好都整個開關。

當然,如果你地真係唔妥對方,我諗就唔好再拗啦,一於出嚟隻抽啦!(我負責安排場地同賣飛)為了隆重其事,我會請katana借兩把寶劍嚟,再叫西導西演拍低你地決鬥過程放上blog,再上Youtube,打贏果個去坐監,輸左嘅就升天朝拜西神,豈不是皆大歡喜?

道士 說...

在社會任何小事﹐只要有任何一個人對另一個個體不滿﹐喊出來﹐便可起紛爭﹐像倉兄形容﹐初而口角﹐繼而動武(出公海簽埋生死狀咪唔洗坐監!)。如果當話題擴散﹐兩邊人數增加﹐不能以武力解決呢?

其實我前天在想自由度的問題﹐在想其實對與錯微妙之處﹐就是在大部份爭執當中﹐兩邊也同時是對﹐也同時是錯的。我的確是討厭噪音﹐但其實又未到一個要同人唼氣嘅地部。不過我就係想試下﹐單單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已可各執一詞﹐何況社會更複雜的道德(或其他問題)? 各進多步﹐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各自退一步﹐接受著世界就是不同﹐很多事就是沒定論的﹐其實就是所謂和平。

宗教﹐本旨希望渡人向善﹐在修為/精神進入一個更高的層次﹐不過往往人數一多便會出現權力﹐亦是為何美國立憲時除了給予每人宗教自由﹐同時亦要宗教與政治分離。好一段時間前﹐美國便有個父親告一間天主教學校強逼他的兒子誦經。如過是私立/公家的﹐會不會有分別? 在有宗教性質的學校﹐應國法行先﹐定校規行先? 人身自由度這條界線又該怎劃? 連國歌也應不用唱吧? 到底自由社會應如何給予自由呢?

香港政府現在就是富予宗教過多的權力干涉民生﹐以至引發許多不必要的問題。除此之外﹐就是太多政策沒了以前的上司便開始失控﹐每個部門太過隨著那個上級的個人性格發展﹐沒明顯方向。譬說﹐李國章就是喜歡合拼﹐單單從出發點﹐真係只不過要做好份工。斃就斃在只從工作的出發點﹐忘了社會整體的需求。唔係學校賺錢就是好事嘛!

現世的宗教﹐越來越多接近邪教性質的團體出現﹐城市人很多都心靈空虛﹐只能追手中能執著的物(如電車男)。我試過在深山中扎營﹐在漆黑中看著面前的火堆﹐漫天的星星﹐在想﹐這個世界真好(當然再夜點熄火後睡就凍到仆街﹐又在想城市的好了)。人﹐實在太渺小﹐現代富予了過多的慾望與權力﹐容易迷失心志。

我﹐仍在想。

舒爾賽 說...

嗯,我認同,同人嗌交的時候係主觀的,每個人都會執住自己的point同視角出發。

所以我覺得始終係有咩係攤出來講,透過對話,咁先可以有機會修改自己的觀點。如果一開頭就禁你呢樣果樣,你話d人點會唔鬧政府先得架。所謂的諮詢,根本係有佢講無你講。

當然道士兄講的自由應該係偏向社會學方面的自由。不過呢個topic有排講。

不過上一次出來,見到諗住大家係斯文人,無謂咁外向姐,況且諗住左兄係律師人家,所以可能會比較拘謹d,不過下次出來未必會咁,一大班人嘻嘻哈哈,咁先正。

最後,原來你係裝我,嗚,仲等我交足晒戲!

ps,倉海君的提議呢,就不必啦,我同佢打,好容易被佢一拳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