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

標籤: ,

我發覺我身體裏潛藏着一種「包拗頸」的性格。有朋友跟我聊起那兩篇講述我怎樣不「正常」的文字,我們超有共鳴,互相呼應,別人怎麼都不會了解我們,體會不到我們的苦處 ... 聊着聊着,我記起了我有時頗慶幸自己不「正常」。

那兩篇文字,說起我因為自小經歷跟別人不一樣,很多大夥兒在某個特定年紀會做的事,我都錯過了,於是我跟身邊的人甚至整個社會都脫腳了。於是,從一般人或社會的角度看,我其實並不是一個很正常的人。

但又正正是我不正常,我的想法和看事物的角度,也變得不會亂跟大夥兒,不輕易順從主流。這其實很「不孝」的──爸媽從小都希望兒子讀好書做好份工住洋樓養 ... 唔養,爸媽常說貓狗唔乾淨 ... 當我的同學都愈賺愈多,有些也買了房子買了車,我卻開始附庸風雅,有好工也不做 ...

說起來其實很吊詭。爸媽並不是什麼書香世代,從小一直灌輸港人傳統價值觀。但為什麼兒子仍那麼「不孝」?很大程度上因為老爸,他口說讀書賺錢,卻沒有「身教」。最大的邏輯謬誤,莫過於從小講「愛國」。今天港人面對什麼被迫愛國,早二十多年前我已經歷過。那是 1980 年代,我還是個小學生,香港正值一頭栽進經濟、拋開六七十年代什麼認組歸宗包袱的浮華世代。老爸卻不知世道為何,仍舊把他在大陸信奉的守望相助、講理想講革命的親共愛國主義思想,繼續在家裏散播,歷經 1980 到 1990 年代。雖然他口說一套看似跟港人一般會講的資本主義道理,但他其實無意中為愛國主義、打倒殖民地列強資本主義壓迫香港同胞的思想作了身教。老爸並不是現在那些左派機會主義者,而是從前那種很單純為理想但被騙的愛國主義者,儘管他會罵我未讀好課本就去圖書館,或幫學校幫朋友做些沒有着數的事情很 on 9,但我卻聽過他在大陸參與過學生運動,沙士時自願跟鄰居去清潔屋邨平台。

其實老爸所做所教,幾乎跟這個社會背道而馳。或許當初不準孩子交朋友,不買玩具給孩子,跟孩子講愛國,孩子會因此比較遠離主流世界,比較不易學壞。但他也沒想到,這個孩子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不會人/社會云亦云的人(當然另一個危機是書呆子或高分低能),於是我不想就此當消費動物不會只想着賺錢,甚至扮哂嘢認為人要思考要講心靈豐足。

說到底,爸媽都只不過希望孩子別像自己從前生活拮据,但當他們見到我不像其他同輩的人一樣「上進」,總會擔心和講多兩句。但也沒辦法,總之我生活沒大問題,其他的,或者從小就定型,很難改。

開始時提及的那位朋友,說過如果只懂賺錢不問其他,也很好,因為有理想有原則一定很辛苦。我也明白,好像失靈的程序,到某一步會不暢順會質問很多事情。如果程序如常,賺錢消費賺錢消費 ... 爸媽也可能沒那麼擔心,也不會見到不平事而奮怒難過。

不過,如果再揀,我還是會揀做一個失靈的程序。

7 留言:

mf@966050 說...

華利,我覺得我跟你很像喔。我也很多錯過了「大夥兒在某個特定年紀會做的事」(i.e.戀愛,很大的遺憾!),「不會亂跟大夥兒,不輕易順從主流」是可貴的。「認組歸宗」該是「認祖歸宗」喔,認同那個「組」喔?

其實你也受了老爸的「身教」呢,我也喜歡去圖書館(我也是,未至於未讀好課本)、也會幫學校幫朋友(就是一位朋友說的「很撐朋友」。「革命和親共」我保留,但「守望相助、講理想、不學壞、不會人/社會云亦云」也很可貴喔。

我比誰都深深明白「爸媽都只不過希望孩子別像自己從前生活拮据,但當他們見到我不像其他同輩的人一樣『上進』,總會擔心和講多兩句。」尤其當你比你年輕的親戚都比你更有成就,賺得更好。「見到不平事而憤怒難過」還是好的,只是不要傷肝就好。

道士 說...

"The only normal people are those that you don't know too well." 每個人的童年既可平平無奇﹐也可在當中尋到與別不同的色彩﹐平凡不平凡﹐只是相對性﹐遇著倉海兄和他身邊的怪人﹐要做正常人實在太容易了。

三寸金蓮不正常嗎? 在那個朝代扎腳就是正常﹐不扎腳才是不正常。能夠為那種美感而痛苦﹐對當事人來說﹐是否有價值﹐又怎能憑我們的價值觀定奪? 可能根本人生就不能說正常不正常﹐只有不同的道路﹐無論是選著走的﹐還是逼著走的﹐人人就是不同。硬要話自己如何特別﹐反而更顯得普通平庸。

Kichi 說...

>硬要話自己如何特別﹐反而更顯得普通平庸。

exactly

WA'_'_Y 說...

道士,你果句「硬要話自己如何特別﹐反而更顯得普通平庸」係咪話我?我用「正常」和「不正常」,都只不過用嚟引入我想討論嘅嘢。我睇番自己篇文,成篇嘢只不過係想分享自己嘅故事,更重要係睇番自己點解會變成而家咁嘅樣。就算我承認自己「不正常」,又怎樣呢?話自己不正常、講自己的故事就等同標奇立異、懶特別?

mf,「大夥兒在某個特定年紀會做的事」仲有好多,唔好只係諗埋一邊,否則真係會傷肝。

道士 說...

我個句不是指明是你﹐只是一般應用﹐絕對無想過有人重覆加強了語氣。就是在說不用標簽「正常」和「不正常」,只要說故事便成﹐因正常和不正常非常主觀﹐你說了出來﹐人們自然會評價為正常或不正常。

當然﹐你要覺得不正常﹐就是不正常了﹐我絕對不會用明光社的白痴羅輯:『由於某個人是否同(異)性戀者,純屬個人宣稱,並不能有客觀驗證,與性別、家庭崗位、殘疾及種族歧視有客觀的證據不同。 』而話你發言有問題。

什麼才算不正常? 同性戀是否不正常? 人人有得去機鋪打機﹐我卻在家打飛機是否不正常? 話自己不正常﹐已是給了個主觀價值﹐當然你要話係帶入話題﹐也不算是問題。不過我可以跟你說﹐大部份子女也會覺得他們的父母與別不同﹐但是事實就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什麼正常人﹐在另外的人眼中﹐和自己不同的就是不正常。像提過扎腳﹐我們看來很不正常的人和事﹐但對當事人來說﹐可能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還有﹐就是說不用介意別人的人生怎過﹐你就是你﹐是沒法比較的。多謝了你分享你的童年了。

壽佬 說...

夠坦白, 無面具, 無冠冕, 華利, 呢個就係你文章0既優點, keep住佢.

關心愛心, 照亮你我的心, 使你愛上每個衰人...

WA'_'_Y 說...

道士,係我小人諗多咗,唔好意思。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什麼正常人」,非常同意!你呢句說話令我諗起另一樣嘢。呢個世界有一啲人,因為見到人地跟自己諗嘢做嘅嘢唔同,唔跟佢果套,就話其他人唔正常,甚至言行上嘲弄排斥。

道士,多謝你嘅點化,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