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禁侮辱色情

標籤: ,

近來戒掉看報的陋習,直到今天我才湊巧在網上讀到有關《中大學生報》的討論。那學生報原來自去年十二月始已增添了所謂“情色版”,當中有問卷提及“你最想同咩動物做愛?”和“你會唔會幻想過同阿爸阿媽兄弟姐妹做愛?”等,惹來公眾嘩然。也許我對大學生向來不寄厚望,加上我的道德標準低得驚人,所以看了這些新聞也沒什麼感觸或“義憤”──反正罵一句“淫賤不能移”他們也可能受之無愧,何苦多費唇舌?但這則時事反而讓我有衝動寫點關於色情的東西,因為印象中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色情跟淫賤的區別,甚至把下流當作坦蕩,這不但反映了當今社會道德的紊亂,更揭示了“高等”教育的智障。

首先得表明一個立場:我由於品味奇低,所以並不介意《中大學生報》高調談論人獸大戰或母子肉搏,但實在受不了那種若非低B便是虛偽的辭令,例如“批判現今社會單線、扭曲的情慾想像,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這類廢話。(見《中大學生報》在鼓吹什麼?)照我看,那些垃圾文字刺激不出什麼有意義的思考是理所當然的,但最離譜的,是竟然連讀者的性慾也刺激不起,那無能編輯還斗膽饒舌?鹽如果不鹹,那不論它賣得多賤,也是欺騙顧客──這叫“鹹亦有道”。

Georges Bataille在《論色情》(L’Erotisme)一書中,開宗明義便說“色情是對生命至死不休的贊許”(De l’érotisme, il est possible de dire qu’il est l’approbation de la vie jusque dans la mort)。對他而言,性行為不同色情活動,前者人禽不二,但後者只有理性的人才能領略。Bataille又認為色情跟死亡是有緊密關連的(留意上文所謂“至死不休”):簡言之,由於人生而孤獨,你我之間實有一令人眩暈而無法跨越的深淵,所以我們只是“斷裂的個體”(des êtres discontinus),只有通過死亡或性愛,這斷裂性才能分解,到那刻我們才能過渡到“連續性”(也是“神性”)的彼岸,所以性興奮的高峰,其實也是一種對死亡的根本欲望。色情活動的真諦,就是要向日常狀態下那種百年孤寂的斷裂狀況提出詰難和震盪,以求邁向一種忘我的融合(1) ,而這亦是通向永恆的光明大道──至少要說說這類正牌“欲仙欲死”的東西,才算有深度有意義的“色情”(eroticism)吧?若只是一味問人“你最想同咩動物做愛”,我會簡單叫做“低賤”(obscenities)。


要大談色情而益人神智並不難,可由西方經典柏拉圖的《會飲篇》、Ovid的Ars Amatoria(《愛經》)開始,去到人所共知的Marquis de Sade,中國文學則可由《詩經》一路講到明清兩代的肉書,再以近人潘光旦譯的《性心理學》和葉德輝《雙梅景闇叢書》壓軸,看這些東西不但樂而不淫,簡直有益身心。至於性愛要怎樣談才不流於低俗,那主要是個人修養問題,但如果真要別人指引,不妨參考一些倫理學書籍,若只懂空口講白話,胡扯什麼“批判現今社會單線、扭曲的情慾想像”,我認為比“人狗交”表演還要倒我胃口。

其實要把淫邪的賣弄和理智的討論區分開來,並沒有一般人想像中那麼艱難,事情本身亦不見得真有這麼灰色。Roger Scruton認為健康的性愛必涉及責任、關懷及對方的第一身觀點(狗是沒有的),而身體只是這些觀點的體現(embodiment),並非焦點所在;當性行為偏離了動物性和人際關係的統一時,就是性變態。(2)同樣地,當我們討論性時,如果焦點不是落在人--一個體現了第一身觀點與責任的人--之上,亦脫離了對正常人倫的關懷,這種討論就會流於病態或淫穢。至於《中大學生報》展示出來的究竟是哪一種“情色”描述,就由智力正常的讀者來決定吧。



1. Cf. Baudelaire, Le Spleen de Paris, XXI: Il[Éros]me regarda avec ses yeux inconsolablement navrés, d'où s'écoulait une insidieuse ivresse, et il me dit d'une voix chantante : " Si tu veux, si tu veux, je te ferai le seigneur des âmes, et tu seras le maître de la matière vivante, plus encore que le sculpteur peut l'être de l'argile ; et tu connaîtras le plaisir, sans cesse renaissant, de sortir de toi-même pour t'oublier dans autrui, et d'attirer les autres âmes jusqu'à les confondre avec la tienne. "

2. Sexual Desire, 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 10. 作者還說:"...in so divorcing sexual conduct from the impulse of accountability and care, we remove from the sphere of personal relations the major force which compels us to unite with others, to accept them and to compromise our lives on their account. In other words, we remove what is deepest in ourselves--our life--from our moral commerce, and set it apart in a realm that is free from sovereignty of a moral law, a realm of curious pleasure, in which the body is both sovereign and obscene."

8 留言:

匿名 說...

無厘頭性幻想問卷=批判現今社會單線、扭曲的情慾想像,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

LOGIC簡單得令人發笑

掬香齋主人 說...

這幾個月來女人成了我"聖殿的布幔",她阻斷了我想像中的虛無。

至於"低賤"還是"色情",我是沒能夠分辨清楚的。那種事只是"一",不可分割的,不要想太多。

arttacker 說...

設立情色版(內容並非全部都係「人獸大戰或母子肉搏」)其實無咩問題
至於內容就有o的問題,要認真探討性/色情可以有第二個方法
篇聲明就最有問題,不過如果佢o地唔係刻意要擺自己o係「被定型者」o既身份去「批判」「去污名化」的話,應該會好好多

倉海君 說...

我接受真正的下流,但反對矯情的淫賤。信不信由你,我現在一聽人說「批判」就作嘔。

Eric 'Spanner' 說...

剛想到馬國明的話:現下的讀書人不多行動,行動的人不多讀書。學生報報社書是多矣,但碰的人不夠多,也包括我。

而現下的古籍教育並不強,大眾對古籍的渴求也不強,學生報報社異人雖多,但未必有很多古籍客,古籍客(以至讀書人)也未必理學生報,交不到像倉海君要的貨色,意料之中。

然而學生報今年月刊化後,字「多」,就算按倉海君的規格,給讀者益人神智的好東西,叫座力也成疑。

ps 從這篇,想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他叫惡德神父,N年前的中大出品。但這一年他好像沒甚麼新動靜。他自稱的最猛之作,我暫未找到,但或可能合你的要求。

舒爾賽 說...

黃子華金句:「若要人不知,唔好咁低b」

匿名 說...

阿倉海生,你說得有些誇,有些隔空,堆一一堆在參考書找出來的discourse,炒了一碟,咁你想說什麼?!

路邊人

倉海君 說...

肥力:

什麼叫「行動」?我跟Austin一樣,相信「說話就是行動」,所謂illocutionary act是也。

另外,行動目的是什麼?手段如何?大學生要引發別人思考前,拜託自己首先思考一下:

1.行動目的正確嗎?
2.如何恰當地達到目的?
3.目的重要?還是過程重要?
......

不知你可有發現,現在很多動輒講「批判」的人,自己往往最值得被批判;而喜歡引發「討論」或「思考」的,就僅止於「引發」而已,一到「討論」或「思考」的戲肉就立即後勁不繼,這就是問題癥結。一開始,誰要他們表演高難度動作?這不單是能力問題,還有心態。

我可沒說過寫色情文章一定要引經據典,我文中提及的,只是合乎我口味的方法而已。但他們功課交得足不足,心知肚明吧,那種問卷能夠帶出什麼?是深入討論還是低級趣味,你自己判斷吧。


路邊人:

你一句「炒了一碟,咁你想說什麼?!」我已經要投降啦,唔通要我用多十倍篇幅同你解釋?!就當我寫嘅係bull shit,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