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與罰

標籤: , ,

多年以後,當學生們站在大學的門前,准會想起被宰割悲慘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當時,那個地方還是十分保守。當地有兩個圖騰的禁忌,嚴禁人民觸摸。

聽說,當地世代流傳兩個令人驚慄的傳說。當地的村民說,原來那條村裏住著一條蛟龍,其名字叫作「仁秀蛟」,這條蛟龍兇猛無比,常令人感到不安,人人聽到甚名字都欲殺之而後快。另一個圖騰則相傳叫作「亂輪」,此輪並非如西藏之「法輪」,一轉便等如念了千遍經,也可增力加持力,反而這個「亂輪」莫講說轉,就連做也不行,甚至你講出口,就已經會天下大亂。

這個村內住了一班巫師,他們自稱可以與神溝通,甚至聽聞可以影響這條村的法律。他們就像中國遠古傳說「河伯娶妻」故事裏那班巫師一樣,可以代百姓向神禱告,不過有沒有捉處女向神獻祭,這個限于史料不全,恕難查證。這班巫師,一聽見有人提「仁秀蛟」及「亂輪」這兩件妖物,便巴不得要把那些人通通捉去村中的淫亂及禁忌審裁所裏拷問。然後鼓動村民向他們掉石頭。

正正在一個下午,一班國子監生在太學裏問人,究竟你有沒有想過「仁秀蛟」及「亂輪」?你有沒有想去看看這些妖物?奈何,這班巫師從某些渠道得知這班初生之犢竟然敢公然談論這兩個禁忌?于是便向村公社的審裁所告密,然後說他們違反了社會風俗,道德敗壞。

這班國子監生迫不得已要被捉去村公所受審,加上在村公所裏有三位師爺,一位外號叫東方不敗,一位叫小紅蘋果,還有一位叫滿天星島,各自都在煽風點火,說要公審這班監生,可憐的這些監生,真的監生被人「老屈」。但那兩位師爺,東方不敗及小紅蘋果,平日都在以販賣那些禁忌維生,但卻安然無恙。

而國子監祭酒在這件事後,立即在內庭開了一個會,要求懲處這班國子監生,要褫奪他們的功名。那班國子監生在這雙重打擊下,唯有負隅頑抗。

最後事件的結局,並不清楚,但聽說,原來那班監生中有位叫做姚馥(香复)鯨,幸好,他名字的英文寫法只是Fuk King Yiu,如果姓馬或姓文(Man)的話,可能那班巫師便會以「人獸交」或「同性戀」的罪名拉他到審裁所受審,聽說裏面有個審裁官叫盲炳,專愛事先放料,對這班監生,非常不利。而聽說這位姚馥鯨,鍥而不拾地追尋這條蛟龍及那個輪的真正面目,最後他發覺,原來那班村民是搞錯了,那條並非蛟龍,而應是「仁秀鮫」,是鮫人的鮫,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條鮫並不美,但卻可能會有人喜歡,這只是觀點角度的問題,至于那個輪,原來只是一件陳舊的器物,不過雖不能碰,但總可以談。

不過一個新的故事已經開始,這是一個人逐漸獲得新生的故事,是一個人逐漸洗心革面、從一個世界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故事,是他逐漸熟悉迄今為止還不知道的、新的現實的故事。這可以構成一部新小說的題材,——不過我們現在的這部小說已經結束了。

5 留言:

YFK 說...

呢篇文又會爛成咁,一開始見到食字已經唔開胃,唔通以為搞食字講寓言好引人思考乎?一開始就唔想睇落去....但又想睇下點樣食埋其他字喎...最衰又要用名著起題喎,懶係野咁....姚馥(香复)鯨真係好好笑囉,姓文又真係比你發到喎...哈哈,難為你仲要好認真咁鋪排,真係幾得意

舒爾賽 說...

哈,呢位朋友,我根本都成日強調自己果d係爛文。你無興趣睇,我都無所謂,反而你唔睇呢篇唔緊要,不過你移上移下一兩格,篇篇盡佳好文,比我呢篇爛文更值得睇。
名著起題,食字呢d都係間中玩下,你覺得唔好,懶係野,我都無乜所謂,自己鍾意咪得囉。

又係我 說...

講得好!好彩你呢個回應唔爛

舒爾賽 說...

嗯,我諗諗下,好似叫姚弗鯨仲好聽

匿名 說...

'Many years later, as he faced the firing squ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