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燒毛毛

標籤: , ,


「赤日炎炎似火燒,天安毛像半燒焦。胡溫心內如湯煮,樓上王孫把扇搖。」-改自《水滸傳》第十六回



昨日有一懷疑精神病漢斗膽向咱們毛主席投擲自製燃燒彈。難怪常聽大陸群眾一句話:「你惹毛我了!」,真的今次惹毛了,連毛主席都給惹了,毛主席一生沒給人家惹得著,死後卻被人家惹了不少次,最轟動的莫過于六四被人潑漆。

難怪毛主席被燒後頭髮都爆炸了,面都燒紅了(如左圖)。非常適合來一席紅燒毛豬席。想起都香呢!

先不論毛澤東功過,聽我媽說,他們那輩人可給他害得慘了。如果大家有興趣可參考陳永發的《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修定版及莫里斯‧邁斯納的《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 中華人民和國史》是比較持平的。

這又和我近來想寫的一篇關于中國文化近百年的變遷,其缺憾及其路向如何等,暫時只消化了勞思光的講法,包括《中國之路向新編》及《中國文化路向問題之新檢討》,覺得勞思光對文化的看法頗合我脾胃,尤其他指出中國投向共產,實由于中國人對「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又後康梁變法失敗,之後又由全盤西化進而轉向「求仙」思想,所謂仙者,共產也。不過今日不在此詳談,之後會開始消化殷海光,張岱年及新儒家對中國文化展望及前途的論述,希望有機會能把那堆文字及自己的感受打出。

正正這種西學東漸,西方侵略,難怪中國人近百年都聞西色變,難怪甲戌第二回有一條一問一答的批語,問:「『後』字何不直用『西』」字?答:「恐先生墮淚,故不敢用『西』字。」又另外靖藏本提到西帆樓的時候也有批語:「何必定用西字?讀之令人酸鼻。」,不過今時今日環境可不同了,中國人變得唯西是用,凡西必好,同樣讀之令人酸鼻。

老毛是咱們中國人心中的神,西口西面也是新春秋的神,兩神合體,我想可稱之為西毛(West-Mao)或毛西吧(Mao-West)?簡稱WM或MW,恰恰是種二元對立,最近看有本書(《黑色上帝-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起源》)解釋包括閃米特人、埃及人及希臘等原始宗教信仰都包含有二元結構對立的成份。
不過話說回來,老毛也著實夠慘,生前指點江山,操控萬民,身後卻被人擺在毛主席紀念堂,每日吊上吊落,任由別人觀賞,死後一點自主也沒有。我想中國要有真正自強的日子,必定是毛像從天安門城樓上被摘下的日子。

噢!我寫了這麼多,可能會被人告顛覆國家、分裂國家的罪行,左兄你可要救我啊!
延伸閱讀:
刁民公園:老毛發火
誠意推薦閱讀:

3 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正式是「燒你老毛」。

mf@966050 說...

你的MW或WM讓我聯想起69。

舒爾賽 說...

hystericireul你咁玩諧音,因住先告你不雅,再告你叛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