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來密碼

標籤: ,

Mary Magdalene

加拿大約翰派靈知派牧師注意到在一張文藝復興油畫中有著一串不明的希伯來文密碼,此油畫主題為「抹大拉馬利亞」,自十六世紀的德國發明家/建築師/藝術家的斯科列爾 (Jan Van Scorel) 手筆 ,現擺放在阿姆斯特丹國立美術館中。畫中的抹大拉馬利亞有著棕色長髮,雙手拿著沈香瓶,在她的衣領上有著一串看似亂了碼沒有意思和文法的希伯來字母裝飾。

我們可假設作者是不懂希伯來文隨意畫上的,然而斯科列爾和達文西一樣是集多重身份於一身博學之士,在他成為梵諦岡御用畫家之前就曾居住在耶路撒冷。文藝復興時期曾一度掀起學習猶太秘學的潮流,要解讀斯科列爾「抹大拉馬利亞」中的密碼大概可從猶太秘學之「根碼替亞釋義法」 (Gematria) 入手。約翰派靈知派的牧者就此要求懂古猶太「根碼替亞釋義法」者以此找出這希伯來密碼的隱義。

在現代西方批判釋經學術界眼中,「根碼替亞釋義法」是毫不科學及不值一提之物。有別於近代提出的「聖經密碼 ELS」 ,「根碼替亞釋義法」自古廣為猶太人和早期基督徒所沿用,方法是以詞彙的希伯來字母值總和找出另一相同數值總和的詞彙,以此為屬靈上的連繫,從中看出箇中玄機。翻查舊約聖經中本來不相干但有著相同希伯來字母總值詞彙,便會發現他們某程度上有著相同或可交替的含意,這是超越理性能解釋的。

回覆了約翰派靈知派牧師,畫中的希伯來文為 A + D + Y + H + B + Z + Ea + P + H + D + M + G + A + V + Sa + V + A, 字母值為 1 + 4 + 10 + 5 + 2 + 7 + 90 + 80 + 5 + 4 + 40 + 3 + 1 + 6 + 60 + 6 + 1 ,得出總和 325,325 可找出 Naarah 或 haNaara 一字,意為年輕的女子、妻子或妓女,那就是抹大拉馬利亞的身份。為何人們總是非指證抹大拉馬利亞為妓女不可呢?因為「妓女」 (Kedesha) 一字內裡同時蘊涵著「分別成聖」 (Kodesh) 之隱意,那被稱作「妓女」 (Kedesha) 的一位,她就是聖靈 (Ruach ha Kodesh) 。

5 留言:

BilDub 說...

謝指教。下次去阿姆斯特丹一定會留意這張畫。

掬香齋主人 說...

原來聖靈真是女性的,我從前胡猜既然有了天父,又有聖子,剩下一個聖靈,沒道理不是"女人"。當中總有原故隱沒了她的性別。

Zeke 說...

聖靈為女性神格在早期基督教文獻隨處可見,正如掬兄所言,只是為了某些「原故」而隱沒了。

自《拿戈瑪第古本》的《靈魂上的訓詁》就希伯來文「聖靈」 Ruach ha Kodesh 一字有著這樣的解釋:

古賢為 [聖] 靈取了女性的名字,
然而她的屬性的確是女性,
她甚至有著孕育的母腹。
她是獨自的,獨一的,並與父同在,
她是童貞又是陰陽並存的。

而在《希伯來福音》則如此補充了《馬太福音》3章耶穌受洗的情節:

[聖靈說]「我兒,我一直在眾先知中守候你,
等待你的來臨好讓我能歇息在你之上。
你是我的止息,是永遠管轄萬有的首生子。」

[耶穌說]「此刻我的母親 — 聖靈,
以我的髮拂揮我往他泊山上去。」

這樣說,聖靈到底是母親還是妻子?她既是母親又是妻子、更是女兒和姊妹,這是源於猶太教中按《箴言》8 章的「智慧傳統」,一位名叫「智慧」 (Chochma) 的多重身份女性神格(別對猶太教以一神論自居太認真,他們自古就是滿天神祇的宗教),猶太秘學經典《光明之書》就解說了這一點:

祂將女兒許配給王者,視之為賞賜。
因著對女兒的愛,
有時候祂稱女兒為「妹妹」,
那是基於他們本是出自同一處的緣故;
有時候稱她為「女兒」,
因為她的確是其女兒;
有時候則稱她為「母親」。

匿名 說...

文中轉譯的希伯來文字母是由左至右,希伯來文是由右至左讀的,雖然對字母值沒有影響。

Esther 說...

您好~
請問一下,不知道您是否能夠告知,
在根碼替亞釋義法轉換下,
所有希伯來字母的字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