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水

標籤: , ,


上回飲了K.從捷克帶回來的寶酒,至今身體尚佳。昨晚去了上環吃潮州菜,又機緣巧合地弄出一杯“神水”,似乎冥冥中自有主宰,只好逆來順受。因為這是我們的“集體回憶”,既然無法抵抗酒樓阿姐的“清潔霸權”──大家應該知道,當她出於商業考慮而清理我們杯盤狼藉的飯桌時,其實就是清拆着我們這夜的美好回憶,並掏空了我們一部分的身份內涵──大家只好無奈地拍照留念,以哀悼這餐潮州菜的終結。

我們踏出飯店,儘管依然談笑甚殷,但潛意識中的哀愁畢竟揮之不去。為了在我們的印象模糊之前,盡快在腦海中重建這飯局,為了捍衛我們八人的“集體回憶”,朋友A抖擻精神,強忍睡意,深夜趕緊傳來了這張見證着大家相聚一刻的相片。這杯水,不,這杯後現代神水,有力地象徵了後殖民地的detraditionalization;相信大家都看到,在我們哀悼這餐潮州菜的同時,神水亦情深款款地哀悼着我們八人的身份危機。

今天,我們連一頓飯的記憶也無力保衛,而即使是一個樓面阿姐,我們也無法招架,這些現象背後的權力機制,實在值得大家好好反思。現在謹將拙文獻給昨晚的七位朋友,也希望他們能在照片中獲得一絲慰藉。畢竟,Tomorrow is another day!

22/1/2007補充:
ESWN,A Postmodernist Drink:想知道後現代神水如何誕生,以及那歷史時刻的現場狀況,不妨參考一下宋以朗先生這篇網誌。

9 留言:

過路貓小姐 說...

嗯…
借問聲你那杯後「現代神水」代表了你們甚麼的「身份危機」呢 ??? 咪又係食客8名。

正常人一日起碼有3餐,唔正常既都一日一餐啦,你餐餐都話保留回憶,咁結果只有兩個 : 一係你長註餐館,長用那些餐具 ; 一係將呢度變成飲食版,每日記錄你的飲食。

「回憶」對我此等沒記性的人來說是多餘的,對你此等記性特強的人來說都是多餘的。記咁多野0黎把鬼咩,不如實際d,真係好好食既話咪幫襯多次,複製多次回憶law…
喵 噢 ~

舒爾賽 說...

哈,倉海君你都玩亂拋術語?

倉海君 說...

過路貓小姐:

--你話:借問聲你那杯後「現代神水」代表了你們甚麼的「身份危機」呢 ??? 咪又係食客8名。

錯嘞,你始終穿越唔到現象,你對我的質疑,正正展示了現代人對常識過份信任和毫無批判。請你click一下「後現代神水」,然後向它默想至少十五分鐘,你就會看出我們的危機。當然,最快捷的方法就是你一口乾掉那杯神水(像我昨晚一樣),你就會頓悟危機所在。

--記咁多野0黎把鬼咩,不如實際d,真係好好食既話咪幫襯多次,複製多次回憶law…

你又錯嘞,再食多餐,就已經唔係原本果餐,我地唔可以接受假回憶。

舒爾賽:

警告你咪詆毀我,我無「玩亂拋術語」,我好認真。

過路貓小姐 說...

Well…
我真的click了入去看那杯「後現代神水」,及向它默想至少十五分鐘了,但看不出有甚麼危機啊… ><”

只知道如果我學你一口乾掉那杯神水,「危機」一係肚痛,一係反胃,杯野咁核突,只有受刺激或沒有sense 的人才會乾的呢…(齋想像杯野都想嘔..><)

你地唔可以接受假回憶…咁你咪將佢變真或直接遺忘左佢 law..
我淨係唔可以接受假銀紙同食物既姐…呵呵呵..^^
喵 噢 ~

傳惑道人 說...

將清潔阿潔的商業清掃權視為理所當然本身暗藏論述的霸權,資本地產主義與政府高地價衍生的高租金現象,而傳媒將之暴力地強加於一般人之身上。當然,接傅柯而言,我所論的也只是一種極具危險性而獨斷的策略性話語。

反而我想要祭出安德遜的想像共同體理論,筆耆與眾人建構的新春系成員身份,因為沒有出席神水之會而陷入危機,此種身份危機在前現代是未曾出現的國族主義問題。

最後用德理達的游戲說自保,一切-ve回應即告無效是也。

K. 說...

集咩鬼回憶呀,你唔好以為飲左杯後現代水就可以搶走其他七人敘述當晚經過的話語權。

mf@966050 說...

給我一杯忘情水,叫我一生不流淚......(有改作礦泉水的,當年我們還改成「催情水」)

倉海君 說...

樓上咁多位留言者,如果要我選最「後現代」果個,應該非mf@966050莫屬。

Zeke 說...

Madonna 請你喝:

http://www.anorak.co.uk/features.php?features_id=168688&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