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稟階下囚

標籤: ,

上星期五晚,與同學兼馬主好友馬老闆喺海員俱樂部食飯,講開李柏儉(Miles Henry Jackson-Lipkin)單嘢,認真係法界奇聞。李官年屆八十二,讀過Harrow同Oxford,1951年開始call Bar(執業),反之審佢兩公婆個mag仔(magistrate)李瀚良,睇落去都好似係90年代先讀完Law掛牌,我打趣咁同馬老闆講﹕「嘩,李柏儉咁senior,計起條數1951年就call咗Bar,果陣李瀚良怕且仲係佢老豆春袋內做緊精蟲。」一向都愛串吓我嘅馬老闆滿面嚴肅更正我話﹕「緊係唔止啦,我睇怕果陣李瀚良老豆都仲未識得性交呀。」

除咗李伯儉,佢老婆馮閏嬋(Lucille)都senior到唔恨,佢阿姐1961年就喺香港執業,果陣喺香港的中國人狀,五隻手指數得完,計計吓果時謝賢都未紅,曹達華都未拍「如來神掌」,佢己經滿口番話喺法庭對住班鬼佬官雄辯滔滔。依家兩個狀門人瑞俾個Mag仔審仲定埋罪,真係講都無人信,不過證據確鑿,佢地又豈能扭六壬。

倉海君問過我佢哋會點審,呢鑊真係仲難預測過恒指走勢,本來佢兩老加埋成163歲,係唔適宜判入赤柱,但佢地今次玩到咁大,又唔認罪(無咗1/3減刑折扣),兼且仲教埋個狀盤問技巧,擺明當李官係流,再加上呃綜援依家係犯眾憎,睇怕個官會判有阻嚇性的刑罰(deterrence sentence)。我估佢哋或者嫌退休生活悶過頭,想揾嘢玩吓,又點知就玩出火,認真樂極生悲。

其實喺獄中大把室友都係律師,除咗黑社會外,赤柱入邊最多的職業就係律師。92-93年有條紐西蘭鬼叫胡禮(Reid),本來係律政署(Attorney General’s Chambers)做高級刑事檢控官,因為收咗唔少黑錢,選擇性地去唔告某些人,結果緊係被人告。事後香港政府為咗要攞番佢喺老家的物業財產,同佢打官司打到去倫敦,最後樞密院(Privy Council)話佢用工作上的權力去貪污,有違對政府/女皇的受信責任(fiduciary duty/obligation),判所有財產充公。不過最過癮,係佢條友一邊食皇家飯,一邊幫裏面啲江洋大賊寫上訴書,要知刑事上訴只可上訴刑期(appeal on sentence)或/及上訴法律觀點(appeal on law),呢啲嘢無番咁上下料又點寫得出?恰巧佢老哥又賦閒技癢,都可算造福蒼生,但無論點都好,坐監坐到佢咁型仔,都可算狀門第一人。

另外一件好嘢就係數月前被控洩露證人資料的艾勤賢(Kevin Egan)。响我毛都未長齊,英文語法都未搞清,連法律都唔知係乜時,已知有此人,當年轟動一時的「字母小姐案」的被告錢志明就係請佢去打,呢條鬼出名打刑事,我個人認為絕對係心水好狀,有次個客衰非禮妹妹仔,我本來都打算請佢,但果時佢被人告緊,終於另請高人,諗起佢要被人「通櫃」,認真慘不忍睹。

最後,我在此公佈「我最喜愛的狀門監躉獎」,得獎者係李柏儉,點解俾佢? 喂,其他嘢唔好講,淨係佢上庭嘅打扮,成個十九世紀末紳士咁,佢頂bowler hat,襯埋支walking stick,仲有佢隻鉈錶,簡直就係襯到絕,李柏儉不單止係我偶像,仲係我學習嘅對象添。

8 留言:

ll 說...

得閒介唔介意講兩句 "皂白"?

掬香齋主人 說...

期待已久,你終於寫李柏儉案,可惜短了些。

我也很喜歡李柏儉的打扮,原想這官司還會有相當的波折,所謂好戲在後頭,想不到這麼快就結了案,的確令所有的觀眾都感到有點失望。

倉海君 說...

我其實一直懷疑,李柏儉夫婦是有計劃地為自己退休後的悠長假期安排活動的。試想一下,當你一輩子都跟法律打交道,並看透了法律程序的種種虛偽和不公後,又有什麼消閒活動會有趣(甚至發人深省)得過以身試法、玩轉法庭和令其徒子徒孫尷尬萬分呢?他們這樣一搞,恰似周伯通和瑛姑大鬧全真教,最後兩個老頑童被制服,齊齊入冊。但願他們不是真的為了貪小便宜而騙綜援吧--果真如此,我會為其一身風度翩翩的紳士造型而可惜,亦會詫異居然連Oxford和Harrow(特別是那時代)也會教出這種犯罪得如此平庸的學生。的確,我對李柏儉的犯罪動機是有些要求的:即使不夠高尚,也至少該有點與眾不同吧?

五十米深藍 說...

莫非係雅賊

道士 說...

學佢要被人「通櫃」?

小朋友 說...

左冷禪d文最有趣!

Zeke 說...

很難想像李柏儉以此打扮晚間出現在華富村,難怪恐怖熱線經常有人鑿鑿有詞述說當地鬧鬼之聞。

Zeke 說...

法官:「睇唔到入獄會影響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