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急煞車

標籤: ,

你見過叮叮急煞車未? 我做咗28年人, 琴晚總算見識到平日慢吞吞嘅電車原來都好有火。

鵝頸橋底。等電車返家。琴晚。

叮叮沿著它既定的軌跡慢吞吞地滑著。伴隨的是一輛載著一位短褲大叔的單車。正當叮叮以為它倆正在鬧市相濡以沫之際, 單車一個切線, 剷上路軌。蹬。蹬。然後, 決斷地, 不回頭, 離開。懶理叮叮頭向前一"衝", 正暈眩回不過神來。只剩下車尾不知甚麼物體淌下來的幾滴水, 落在路軌上, 恍似一行清淚。

好一個"神女有心, 襄王無夢"。

咫尺之間。如果架電車行得再快啲, 或者電車車長壞心腸啲, 下一幕, 一定係撲鼻而來的血腥, 夾雜一兩顆被撞掉的牙齒的謾罵, 些許驚惶的臉孔, 而我, 我著住高跟鞋, 上氣唔接下氣咁跑去做急救。

不要跟我說為勢所迫。那是一輛外賣單車。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提供外賣的茶餐廳/店舖是否已行quota制?? 一眾銀行保險界的員工何嘗不是每天在追quota? 幾時見過要追到同咁大架車爭路!?

他要麼是讀完simulacra, 覺得自己可化身撞不死的機械人; 要麼, 就是回歸人性的基本: 自大。相信自己的快能超越電車的慢, 相信自己的靈活必能搏得路旁觀眾(如有)的讚嘆。相信那寬闊的馬路是自己的舞台。

他不知道, 他那一刻的亡命"表演", 令我的腎上腺素一剎間飆至二萬點高位(二萬點現在也不是高位了...)。他可能不了解二萬點和他有何關係, 他大概也不知道腎上腺素為何物。只是, 那刻, 我真心為他及靠他生存的人(如有)擔心。

4 留言:

Zeke 說...

世人都在 Dystopia 裡沉睡著?不,看看鬧市中那些扶老攜幼的人們橫過馬路的態度,可見他們早已覺悟得道,置凡間生死於道外。還未覺醒的恐怕只剩我一個。

倉海君 說...

返下大陸啦,zeke,全國人民一早得晒道啦。

BilDub 說...

Zeke,哈哈哈 可惜他們如此行徑只是早登極樂而非往永樂之地。

BilDub 說...

倉海君, 你都好觀察入微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