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豈好辯哉?

標籤: ,

有讀者評我咄咄逼人,我不同意,堅持只是要大家把話說得更清楚更準確而已。但剛跟左冷禪通電,想不到連他也說我這次太過份:「L君不是古德明,又不是陶傑,你何必要咄咄逼人?」他這樣說,我不能不服,因為左冷禪是朋友中公認性情最剛烈、說話最狠毒、行為最偏激的怒漢,如果連他也覺得我過火,那麼我唯有相信自己的態度真的過火了。其實我的爭辯本非針對Lestsariel,而是針對今天文化研究的學風問題,這種不滿我蓄之既久,今次讀了Lestsariel的文章便有點一發不可收拾。Lestsariel,我語氣上實在冒犯了,萬望恕罪恕罪!

無巧不成話,ESWN的Roland今天提及The Art of Non-Debate,也帶出了我們討論時所遇到的不同問題。究竟我們應該如何討論呢?(假設有討論必要的話) 我想起了一星期前和幾位朋友吃飯,在座的包括曾揚言要「籌備經年」才會更新其blog的林時拉夫斯基(若非親眼見過她,我絕對有理由懷疑在2006年11月27日後,她已經遭人綁架)。那一夜,林時拉夫斯基像平日般懶得理睬我們,她只是優雅地側托着頭,有時輕蔑地「陰陰嘴笑」我們的廢話;對照起他人的口沫橫飛,她那漫不在乎的低調姿態,其實已徹底出賣了其遺世獨立的高尚情操和與物無爭的超凡智慧了。

我問:「你當年考高考中國文化科口試時,也是這樣托着頭地遺世獨立嗎?」

林邊偷笑邊說:「是......」

「那麼你沒可能及格吧?」

林無奈說出了她的成績等級(各位可以自己想像)。我一聽便大叫:「咦,我當年口水多過茶,舌戰群雄三百回合之後,也是拿這個等級啊!原來我投資了那麼多口水,回報居然跟你的沉默是金不相伯仲,賠本了賠本了......」

我想,如果我們真要學習討論,應該參考一下中國文化科口試的要求,例如態度要彬彬有禮,不可咄咄逼人;每次發言前,都要首先喃喃唸咒:「我非常同意這位考生的見解,我也認為......」「你說得很有理,但有一點也許似乎有商榷餘地......」發言後,又要很仁慈地關懷默不作聲的弱勢考生(因為引導他人發言是會加分的):「不知道這位有何高見?你不妨說說吧。」最後,由一個組長總結一下各方觀點,大家百家爭鳴,和氣收場,人人有A攞,豈不是人生快事?

這些考試要求都是好的,尤其是社會所需要的,正是一些擅長見客談生意句句話都上落幾百萬的「人才」。但這就是討論的真義嗎?我反而認為,在辯論甚至爭吵中痛快地綻放自己的個性,再在回顧自己的說話時反省和認識真正的自己,遠比辯論的勝負或結果重要得多。偏激武斷又如何?其實早看在別人眼中了。有天驀然驚覺,也不枉曾經激動。

12 留言:

舒爾賽 說...

哈,你講的正正係考評局要求的。胡溫話要建設和諧社會嘛,咁咄咄逼人實捱轟

凡鳥雛 說...

討論我會依高考一套,辯論我就無所不用其極了,反正真理不是辯出來。

掬香齋主人 說...

辯不若默,聞不若塞。

五十米深藍 說...

有本書叫真理愈辯愈昏, 深得其所哉!

五十米深藍 說...

"其實我的爭辯本非針對Lestsariel,而是針對今天文化研究的學風問題,這種不滿我蓄之既久,今次讀了Lestsariel的文章便有點一發不可收拾。Lestsariel,我語氣上實在冒犯了,萬望恕罪恕罪!"

倉先生, 不諱言, 我係讀文研, 我亦知某d學者學風係有問題, 只會玩理論遊戲同字眼, 好似有學者會話Judith Butler一樣, 但係呢d代唔代表所有文研學者都係甘呢? 我又唔覺, 唔好一竹篙打一船人, 唔知倉先生對文研學風有咩不滿呢? 另外, 你的道歉, 令我想到李天命的思藝術一書內梁燕城的道歉信.

陳列品 說...

「但這就是討論的真義嗎?我反而認為,在辯論甚至爭吵中痛快地綻放自己的個性,再在回顧自己的說話時反省和認識真正的自己,遠比辯論的勝負或結果重要得多。偏激武斷又如何?其實早看在別人眼中了。有天驀然驚覺,也不枉曾經激動。」

這種態度對熟人是不錯的,可是對陌生人而言,恐他難體會兄之高尚情操。

倉海君 說...

五十米深藍:

李天命的書,十多年前我翻過一翻,並不喜歡,你提的信我也沒印象。你要比較,隨便。對文研學風的不滿,我實在不想再說了。但有一點要澄清,我並無一竹篙打一船人的意圖,你過敏了。我自己有很多朋友也是讀文研的,並沒想過要一口氣得罪他們。

Zeke 說...

說到梁燕城,他曾在「批判達文西密碼」一文中有一說法,那是讓我一直耿耿於懷的:

>>>>>>>>>>>>>>>>>>>>>>>>>>>>>>>>
「達文西密碼」一書,借虛構的學者Teabing,論說早期教會有八十本福音書,只有四本被選為正典,並且是君士但丁大帝用政治勢力壓迫而除去其他福音書。這可說是公然欺騙。

根據1977年出版的The Nag Hammadi Library,共有四十五卷書,只有五本稱為福音書,就是「真理福音」,「多馬福音」,「腓力福音」,「埃及福音」及「馬利福音」。這幾本早已被鑑定為偽作。將之加上新約聖的四福音,加起來才九本,那來八十本之多呢?小說家不過用虛構的人物講欺騙的話吧了。
>>>>>>>>>>>>>>>>>>>>>>>>>>>>>>>>

經過仔細點算及查證後,在我得知的範圍內歸入「福音」類別的認可典外經(Authentic Apocrypha)有以下51本,並非如梁博士所一口咬定的五本:

Book of Elchasai
Books of Jeu
Dialogue of the Savior
Discourse on the Eighth and Ninth
Dura-Europos Gospel Harmony
Egerton Gospel
Fayyum Fragment
Epiphanes On Righteousness
Epistula Apostolorum
Fragments of Papias
Fronto
Galen
Gospel of Barnabas
Gospel of Bartholomew
Gospel of Eve
Gospel of James
Gospel of Judas
Gospel of Mani
Gospel of Marcion
Gospel of Mary Magdalene
Gospel of Matthias
Gospel of Nicodemus
Gospel of Perfection
Gospel of Peter
Gospel of Philip
Gospel of Pseudo-Matthew
Gospel of the Ebionites
Gospel of the Egyptians
Gospel of the Four Heavenly Realms
Gospels of the Jewish Christians
Gospel of the Hebrews
Gospel of the Nazaraeans
Gospel of the Savior
Gospel of the Seventy
Gospel of the Twelve
Gospel of Thomas
Gospel of Truth
Hippolytus of Rome
Kerygmata Petrou
Ignatius of Antioch
Infancy Gospel of James
Infancy Gospel of Thomas
Inscription of Abercius
Irenaeus of Lyons
Isidore
Letter of Peter to Philip
Oxyrhynchus 840 Gospel
Oxyrhynchus 1224 Gospel
Report and Death of Pilate
Signs Gospel
Sophia of Jesus Christ

每一本認可典外經(Authentic Apocrypha)都是經過很多不同範疇的學者多年努力並重覆的考證及翻譯而成,得來不易的。更重要的是這些經典裡面可能載有耶穌或早期教會的信徒們的寶貴教導。很難接受像梁博士這樣的基督教學者能在未考證前作出這樣的論斷。

匿 說...

你誤會了。

辯論鬧得面紅耳赤不是問題,更是有益。問題是事事以自己為發端,以自己的論點為正確,不肯接受任何人的任何一點。

基調上、立場上的問題固然要擇善固執,但是世界不是只有1和0 的。

痛快地綻放個性是好事,絕不是我要求任何應該壓抑或者改變。

匿名 說...

只看得到考試的局限而看不到這個制度的空間正是顯出你看待事物的最大問題,非一即二。

倉海君 說...

匿,以我記憶所及,我已經接受了你很多點了,請翻查我們的對話吧。我想你似乎是期望我毫無保留地接受你每一點才叫不「以自己為發端」吧?我絕對承認自己是偏執的,但這位朋友,至少對自己老實一點,你不是嗎?這兒的其他人又不是嗎?

倉海君 說...

匿名者,你不是匿吧?見你連這些都寫得出,我覺得自己終於成功釋放了各位的發言欲。請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