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標籤: ,

集體回憶好像針藥,近來不斷注射進我的眼、耳、口、皮膚。每當這 4 個字由新聞報道員的口裏飄進我的耳裏,或在紙上電腦螢幕上靜默地讀着,皮膚的毛管便不由自主豎得直直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只不過覺得,這個詞聽來有點別 扭,真的,本身這 4 個字讓我聯想到,這個城市那種懶得思考,「人講你又講」所產生的跟風做作。若果真的要說這 4 個字使我想到什麼,立即就想起大陸改革開放前的「集體什麼」...「集體生產」、「集體早操」、「集體上廁」... 這些鼓吹人民大團結的概念和宣傳口號。不過抵着豎毛管的難受再去想清楚,集體回憶便是有一班人有共同的過去,於是好像中小學班裏同學開茶會去旅行,留下美 好回憶。可是又因為「集體」這個 prefix,我又想到,中小學這些活動,如果你不參加,不合群,就會被人說你「摺」,甚至不是一個好學生,因為好學生除了要「學習為了求分數」,也要積 極參與集體課外活動。

這 4 個字會加入評估古跡文物的準則裏。如果成事,我想我會申請保留沙田某間哈迪斯為受保護文物。十多年前,家教深嚴得簡直妨礙我學會基本的社交技能。一個十 五、六歲的中學生仍不可以跟朋友出外玩。於是我挾着什麼要集體做功課等不可不出外的藉口,成功溜出去跟同學到沙田踩單車。踩了半天便到那時剛開的哈迪斯歇 腳。因為難得出外,印象特別深刻,成了我的美好回憶,還有同行的人的美好回憶,店裏不相識的顧客也該感受到的我的美好回憶,集體回憶 ...

9 留言:

沙田友 說...

是新城市廣場樓下果間哈廸斯嗎?

舒爾賽 說...

哈,咁如果當年bt未發達,我地去信和買老翻買四仔呢d集體回憶又係咪應該保留呢?

兔子 說...

我估係第一城果間

LuLu 說...

信報財經新聞 P32 文化

我私故我在

陳雲

天 星

後記:集體記憶或集體回憶一詞,譯自la memoire collective (collective memory),源自法國社會學家Maurice Halbwachs的批判理論,指出社會的記憶受到種種制度主宰(傳媒、史學、紀念碑、選擇性的文物保護與博物館收藏等),略有貶義,Marie-claire Lavabre更用之研究共產黨的群眾記憶控制術。香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流行此詞,民間不加辨別,自取其辱;官府則樂意承襲,渾水摸魚。中文「集體」一詞,飽受共產政治污染,如集體農場(勞改營)、集體決定(獨裁)、集體領導(黨委制度及中央政治局)等,採用務須謹慎。團結抗爭,大可用「集體」(如集體談判權、集體絕食),但論述民間文化傳統,宜用「共同回憶」(shared memory)等詞代之,免得引狼入室,自招官府駕馭。

Eric 'Spanner' 說...

「o拿,陳雲(根)都話啦,集體回憶呢四粒字十幾年前o係香港已經有人炒作。既然班友話得有人忽然,臨尾先走出來保天星,不妨又話下有人忽然大插或大講集體回憶啦,咁又有機會曝光收稿費兼有米落鑊喇!」一笑。

Zeke 說...

曾經在一電影刊物中見過「紀慶」一詞,意為集體記憶,對嗎?

沈乙僧 說...

中環哈廸斯亦係一班豪唔起去蘇浙既打工仔既集體回憶 ...

過路貓小姐 說...

沒想到你竟然係哈廸斯的粉絲...^^
沙田第一城果間我未幫襯過,去得最多既係上水、沙田新城市&灣仔..
如果比我揀..我會最想保留灣仔果間(隔離係食齋、兩層高既果間呢)

講下講下,好鬼死掛住佢d炸雞添..佢比M 記& KFC 好食好多..一日最衰個有錢仔..做乜鬼全線撤離香港呢..嗚..><"

e+ 淨係可以在星期六凌晨睇「聖鬥士星矢」時懷緬一下佢個名..(不知點解..每次聖鬥士一.講「哈帝斯」時,我自然會聽到「哈廸斯」..@W@")

華利 說...

年紀大,機器壞,都唔係好記得沙田邊間哈迪斯。集體回憶,係咁上下 ...

買老翻四仔呢啲集體回憶當然都要保留,果啲叫賣嘅店員,唔只叫咩四隻一百,應該仲有好多其他話語(我聽過咩唔好忍住谷咩上腦咁辛苦,所以過嚟買),可以再現(或解構)香港人買賣四仔嘅文化霸權集體回憶 ...

又唔算係粉絲,我估呢十幾年只係食過十零次 ... 不過我會想食哈迪斯嘅蘑菇飯同薯圈,因為麥記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