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之迷

標籤: ,

Transfiguration



宗教界普遍認為耶穌是被釘死而後「復活」,然而早期基督教卻並不全然認同此序。自埃及《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作者在文中對五聖禮與聖殿象徵學之理解可見他必定熟悉祭司權柄的承傳,他更直斥當時盛傳之信仰陳腔濫調,這是他對復活之序的駁斥:
那些說主先死而後復活是謬誤的,因祂是先復活才離世的;那些說他們會先死而後復活是謬誤的,若他們在世時不先得著復活,當他們離世後更不會得著什麼。
個人多年的重組,耶穌的「復活」乃是指祂在登山變像之際得見古代先知,昇天放光並被膏立而得著「人子」 (Ben Adam) 之名份,此秘法稱為「神駕之術」 (Ma'aseh Merkavah) ,是以諾、以西結和以賽亞等古猶太眾聖者「得道」之過程。《拿戈瑪第古本》中的《論復活》一文給予了「復活」同一定義:
什麼是復活?那是已昇天的人們之顯露。若你還記得在福音書中所述以利亞和摩西的顯現,不要以為那只是幻象。那不是幻象,而是真實的!確然,若要說籍救主耶穌基督而來到世人中的復活是幻象,倒不如說這個塵世是幻象。

我現在要告訴你什麼呢?那些活著的必然會死,他們怎能活在幻象中?富有的頓成貧窮,當權者們瞬被推翻,萬事無常,這個塵世就是幻象。為恐我對一切求全責備!

復活並不在上述的之中,因它是迄立不倒真理。它是自身的啟示,萬物之轉形,和轉變至煥然新象之中。不朽臨到會朽壞之物上;光流溢至黑暗之上,把它吞沒;豐盛之光 (Pleroma) 亦要填滿那缺乏的。這些都是復活的徵象和形像。就是祂成就這些美事的。
在早期基督教中的「復活」就是眾人在世時被膏立得著「人子」名份且穿上光之衣裳而轉形(這與基督教千前禧年派傳講在末世時被提之轉形是接合的),是修行的終點,而非泛指人死後肉體復活,《腓力福音》提出的就可解作「倘若人在有生之年未能得道,這樣他死後又如何能得道呢?」。舊約學學會主席暨循道衛理會傳道人 Margaret Barker 在其討論聖殿神學之作品中認同此論說,她直指早期基督教原本就是傳授古猶太「神駕之術」的派別,然而她卻提出了另一可能性,耶穌首次使用「神駕之術」該是在約旦河受洗以後的曠野四十天禁食禱告之時,因著經典引證的不足,我對此說一直是抱著懷疑態度。

去年轟動一時的《猶大福音》乃是自一名為 Codex Tchacos 之古本集,《猶大福音》的光芒四射,使同自 Codex Tchacos 中另有九塊不明的零落碎片遭到學者們全然冷落。學者們暫稱此九塊碎片為《異鄉人》 (Allogenes),以示它們為《拿戈瑪第古本》中同名《異鄉人》經典的碎片,在我檢閱過九塊碎片後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當中有五塊該為《猶大福音》掉失及一塊重覆的段落,另有三塊則是耶穌在曠野四十天禁食禱告之奧義,關於曠野四十天的三塊碎片中譯如下:
空中掌權者撒卡拉對耶穌說:「異鄉人,像世上的人們一樣吃下我的財產吧,為你自己拿走金銀和其他物品。」耶穌回答說:「退去吧,撒卡拉!我並非在尋求你,卻是尋求在天層拱頂和其掌權者以上的父。正如你稱呼我的『異鄉人』,你我本自不同的族群。」

撒卡拉不斷侵擾已解脫的祂,卻無從讓祂歸順下來,在挫敗後便知難而退。耶穌高聲呼喊:「在眾掌權者以上的神啊,聆聽我的聲音,憐憫我並救我脫離所有凶惡。請看顧我和聆聽我,我就在此空蕩和孤寂的地上,願那不可言喻的此刻啟蒙我。」撒卡拉日後卻將主宰跟隨耶穌的門徒。

「當我說過這話後,有一光層圍繞著我,使我不能動彈。從光層來了一把聲音,光照射在我身上並說:『異鄉人啊,你的求告已被聽見,因此我被差到這裡傳揚那喜訊。然而,這還未是你脫出這人間捆鎖的時候。』」
此碎片提供了一些相當重要線索:基督教學界一直爭論著耶穌在曠野禱告時「魔鬼」撒但提出將世界給予耶穌之試探是矛盾,因著世界本屬神而非「魔鬼」撒但,在這裡角色換成了「空中掌權者撒卡拉」,縱然撒卡拉與撒但該是同一名,撒卡拉卻被視為神的眾子(Beni ha Elohim, 見《創 6:2》)和造物惡者之一,我個人認為他更是《利未記》16:8 贖罪祭中將兩羔羊獻予神另外的一位阿撒瀉勒 (Azazel,意為「暴躁神」) ,這樣造物惡者撒卡拉提出將世界給予耶穌比基督教中的「魔鬼」撒但提出將世界給予耶穌來得更合理,撒卡拉之身份亦更符合撒但 / 贖罪祭中的阿撒瀉勒之原意。

在《拿戈瑪第古本》中同名《異鄉人》經典記載著一被稱為「異鄉人」之不明人物在修行「神駕之術」時得見古猶太三一(女)神芭碧羅 (Barbelo) 而被膏立(得道),節錄如下:
「我的魂解鬆了,就帶著懊惱的心情離去。當我看著自己,我看到光輝圍繞著我並有著美善在我之內,使我成了神。」

「全然榮美的一位膏立我和給予我能力。她說:『你已得著那傳授你的,你亦已知悉在你其中的美善,聆聽三一能者並在無聲中保守著此奧秘,基於這些決不會向配得及有能力聽取以外的人們述說,那是在完美之上的宇宙獨一。因著三一能者你得著這一切,祂是存在祝福和美善裡的一位,亦是承擔著這一切的一位。』」
「我的魂解鬆了」明顯地是連接著《異鄉人》碎片中的「有一光層圍繞著我,使我不能動彈」,為進入默觀時「與神摔交」《創 32:25-33》 之狀態。文中的「三一能者」確實不足為奇,我在 blog 中曾提出過三一神觀並非羅馬教廷之產物,在基督教之先的古猶太「前靈知派」早已提及以「父、子和靈 (母)」為宇宙獨一的三一能者說,詳情可見此。學者們大都認為《拿戈瑪第古本》的《異鄉人》為無關痛癢的靈知獨立啟示文獻,倘若按 Codex Tchacos 碎片中「異鄉人」為耶穌的特定銜頭去理解的話,《拿戈瑪第古本》的《異鄉人》併同 Codex Tchacos 的《異鄉人》碎片極有可能就是在描述耶穌在曠野四十天禁食禱告時被膏立「使我成了神」的過程,亦即 Margaret Barker 提出的耶穌首次使用「神駕之術」 — 首次在世「復活」。

6 留言:

西口西面 說...

睇你寫耶穌真係好enjoy, 直頭好睇過聖鬥士星矢, 如果可以多番d動作場面仲正!

Zeke 說...

已經把耶穌描繪成天外飛仙般還不夠商業場面元素?現今的讀者實在很難滿足 ......

Sisyphus 說...

Zeke 兄, 咁正ge野可否都貼去自由板益下我地?

Zeke 說...

Sisyphus 兄你好,自由派那邊已經聽我說過幾百遍「神駕之術」與古猶太的關係,他們該早就聽膩了!

Sisyphus 說...

點會呢, 將「復活」理解為「神駕之術」都唔覺有講過 ... 「復活」咁大件事喎 ... 另, 獻贖罪祭于Azazel 應是《利未記》16:8, 是否因為基督教聖經與猶太經典有出入?

Zeke 說...

是看錯了,已改,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