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兵之旅?傭兵之旅?庸兵之旅!

標籤: ,

「這是最好的時刻,這是最壞的時刻」(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這兩句就是狄更斯的小說《雙城記》中卷首的那兩句,我想信大家都耳熟能詳。碰巧不久前溫家寶往日本乃被喻為融冰之旅,而同樣不久前英國海軍在有爭議的伊朗水域被捕後獲釋,我也姑且稱這次英國海軍之旅為戎兵之旅。

猶記得那幾位英國海軍在伊朗電視台中綻放出絲絲的微笑,那位女兵更第一時間便向伊朗道歉,陪個不是後更掉轉槍頭反詰英國,譴責英國的出兵云云。他們在伊朗聽聞好食好住,有乒乓打,實不亦樂乎,樂不思蜀也。而內賈德最後亦大方地在記者面前說放這班英國海軍回家渡他們的復活節吧,又乘機譴責你們這班英國人竟容許一個有孩子的母親來這危險的地方當兵,這回伊朗不將掉英國的軍,也算乘機抽了一下車。

這次內賈德的寬宏令我想起一件歷史事件,「1099年,十字軍攻陷了耶路撒冷,燒殺掠奪,血洗全城,“刀劍不染血的人要受詛咒”」反而「1187年,阿拉伯人的戰神、埃及蘇丹薩拉丁率領伊斯蘭聯軍,在經過傷亡慘重的激戰後,奪回了被基督徒蹂躪了近90年的耶路撒冷……出乎意料的是,薩拉丁下令士兵不准屠殺、掠奪城中的平民,保証所有基督徒的人身和財產安全。」(請參考方舟子的說法),這不就等如今英美的做法嗎?英美打伊拉克打阿富汗,亂轟濫炸,真像當年的十字軍屠城,然今內賈德活捉英軍卻無條件釋放,歷史真的非常湊巧。

不過倒是奇怪的是,那幚英國海軍,回到英國,竟然立即宣稱從來無道過歉,在那些阿拉伯電視台面前的笑容,輕鬆,談話,一切一切都是強裝出來,oh! my god,這班英國水兵真的可以提名下屆奧斯卡,扮得如此神似,連金像影帝劉青雲也不得不寫個服字。難道那些笑容影像是如Noam Chomsky所批評的媒體控制?還是如尚布希亞所言的英軍笑容從來不曾發生過?然後又若無其事般出書接受追訪,好像一齣即時的舞台劇一樣,變化起落可以如此的大。

Lawrence James的《The rise & fall of the British Empire》中,最後一Part《The Setting Sun》便把日不落帝國由殖民地數目的急跌到未竟的事業一一娓娓道來,而另一邊廂齊世榮主編的《英國:從稱霸世界到回歸歐洲》,卻認為英國並非衰落而是其他國家的超前。

《雙城記》中的Sydney Carton最後走上斷頭台時回憶說:「我現在已做的遠比我所做過的一切都美好;我將獲得的休息遠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為愛人甘願送死的勇氣,那種英國人自恃的傲氣,這在高度資本化的英國來說,已經如風般消逝,連香江第一才子都不得不感嘆。讓我們為日不落帝國(el imperio en el que nunca se pone el sol)奏起輓歌,讓她伴隨著清風,逐漸隱沒在英吉利海峽夕陽的餘暉中。

5 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1. 我反倒不為內賈德的行為感到意外,以為給伊朗逮住了便死路一條的話,那倒是很英美鷹派思維。現在的伊朗,以至其他「獨裁」國家,已經越來越懂得由西方建構的一套「伐交伐謀」的技巧了,這次的伊朗,我倒覺得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斗轉星移。

最令我驚喜的是伊朗在扣留時著著佔了主動,英國除了讉責讉責讉責外,根本提不出甚麼有力的理由(不要跟我說那無力的「不在伊朗水域」辯解很有道理)。反而伊朗這天放一條片段,那天公佈一紙道歉手稿,手法之靈活令人激賞。

簡直令人感動的是,伊朗先已預料英軍回鄉後會翻臉不認帳,在他們回老家後再披露他們老神在在吃喝玩樂的歡聲笑語,令英軍本來的「苦情計」變成了醜劇,非常好看。

最後一段彷陶傑筆法,在下竊不取也。

凡鳥雛 說...

其實英朝廷恨不得那十五英軍在伊朗境內早死早著,現在好嘞,出不到兵。

舒爾賽 說...

最後一段的模仿陶傑筆法,可以視為滑稽模仿也,蓋以英國的沒落,及陶傑盲目的追奉英國文化,以模仿作結,以收反諷效果也。

hystericireul 說...

我亦明白你未必是想要學陶傑的甚麼,不過純是我個人不喜而已,那是小節了。

左冷禪 說...

Too bad those British soldiers were not killed in Iran. Had they been bruttally killed, the English would definitely send their Royal Army and Navy. And surely the American would fish in the troubled water, sending the super carrier to the Gulf. As a result, the value of gold would esculate to at least US$720 per t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