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奉

標籤: ,

  距離下一科高考尚有一些時間,近日天氣也實在好得不想溫習,作為新春秋小魔之一,且出來搶佔版面博出位。(順帶一問:西口西面,你究竟算係西魔抑或係魔西?)

  眼見反位談中國文化,作為應屆高考生,自然就聯想到 UE (Use of English)。因為中化 UE 兩科,正是高考生進大學的關鍵之一。(嚴格而言,高考生所應考的,只是中化,而非中國文化,可惜有不少人讀完中化科以後,就以為所學者就是中國文化的全部。)

  我得承認自己英文水平奇差,考 UE 也只求一隻 D,故本文並非要討論 UE 這一科,僅是想寫寫近日令高考生分化為兩大陣營的新聞。據網上消息所得,早前 UE section E (Practical skill) task 1 五百字以後並不會計分之傳言,已經作實。

  此消息一出,當日並只寫五百字以內的考生自然認為考評局英明,而抱有「最多咪 word limit 度扣兩分,有 point 唔寫就笨」之心態者,亦自然大肆抨擊考評局不公。更有人打算申請法援告考評局。(雖然,只係得啖笑。)反正高考拉 curve,大家一起低分也就罷了。

   本人無意斷定抨擊者之動機,但就我所見,有一些人只不過是心有不甘而大呼不公。勢利一點看,能夠寫五百字以內的,要麼就是真正的高手,要麼就是像在下般 只求合格的考生;前者你威脅不了他,後者他威脅不了你,又有甚麼好怕?況且考試本身就充滿著未知之數,就此判定自己有損失,未免過早。

  此外,部份人的心理,就像是中了六合彩頭獎後發覺有兩注中,便認為自己「失去」了一半獎金的想法。歸根究底,只是一種「老奉」心態:覺得自己中獎,獎金就「應該」屬於自己;覺得寫了 points,所有中 point 的分都應該屬於自己。

   其實不只是 UE 科,就算是其他科出卷爆冷門,總有考生認為考評局犯錯/靠害。(無疑考評局犯過不少錯。)不少人經常覺得卷「應該」是這樣,「不應」是那樣,也只不過是長 久以來大家相信卻未經證實的神話。久而久之,大家就視為「當然如此」的預設。就如 practical skill,自上年開始方有字數限制,但一直以來不少人認為寫得越多越好,才會有「唔寫埋o的 point 就笨」的想法。可是指引寫明要寫五百字以內,五百字以外的內容並不計分,又有何不合理之處?(且格式、語文的分數不受影響。)

  就算退一步而論,我發覺有不少年青人搞不清楚一件事情,就是:合理與否是一回事,有權與否是另一回事。我並非要宣揚「權力就是真理」,可就算再不合理,只要你一旦參與這個遊戲,制度下如此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你可以去批評、批判其問題,但別人並非奉旨遵循。就好比在學校內挑戰一些不合理的校規,受罰該是意料之內的事。

  "Don't hate the player, hate the game."

  祝各位高考生好運。

5 留言:

凡鳥雛 說...

睇怕今次UE我都是吉凶難料了。

不過這事又喚起我一些事﹕考試規則考評局定的,考生沒得怨;法律政府定的,市民是否不應怨呢?不然,法律是官民共制的,我沒有簽過什麼守法之約,為什麼我要守法?

hystericireul 說...

1. 我想問題的徵結是考試局有沒有在試卷上清楚寫明如過超過限定字數便不會批改多出的內容。如果有,考試局沒有錯,如果沒有,考試局是犯錯了,因為如此一來,考生有「就算多字數考官亦會批改」便是合理期望,考試局便難辭其咎了。

2. 要求每年準則一樣,是不切實際的要求。考生有責任看清楚試卷上的要求。考試看清楚題目要求是考生的責任,不應亦不可能要求考試局每年都一樣,這樣一來為甚麼不叫考試局每年的試題都一樣?

3. 考試局未必有理,但肯定有權。此所謂「改埋你係人情,唔改你係道理」也。

魚雷 說...

凡鳥雛,

  而家好多人都係咁諗,唯有等放榜o個日...

  我又唔係指無得怨o既,如果佢無寫明五百字以內,就算佢係有權改marking,我寫少過五百字都會屌佢一鑊啦。

  至於你講o既問題,去到最尾可能都係要靠「民眾的理性」呢樣唔太可靠o既o野....不過呢個問題歷來咁多有識之士都未必講得清,o係呢度無謂獻醜...

hystericireul,

1:有寫明係五百字以內,不過係上年先開始有字數限制,有人就係以上年計分為理由。

2,3:同意,我認為最慘係一眾上年寫五百字以內,今年汲取教訓寫過字數限制o既repeaters,咁對佢o地又真係唔太公平。

舒爾賽 說...

其實個問題係,香港學生將考試睇到好重要,由手機事件,同埋你講今次單野,佢地都係為左果雞毛蒜皮咁多分可以又喊打喊殺。
但emb仲成日話求學不是求分數,咩愉快學習,我覺得咁搞法香港第時可能只有d special educationals needs的學校,全部學生都入去一齊愉快學習,斷估無痛苦

匿名 說...

其實個問題係香港學生一方面又將考試睇得好重要,另一方面考試果陣連最重要既野都睇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