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女花魁》

標籤: ,

前言:最古老的行業
有人說性工作是最古老的行業,《惡女花魁》也是以古老的藝伎行業作題材。無可否認,「妓」之為業基本上是男權下的一種壓迫性的產物,將女性的身體像貨物一般擺弄放賣,以滿足男性之欲望為要。而當中的女性在這個大氛圍之下,在這碩大無朋的男權屋簷下自有求生之道,在壓迫之中體現自由,在有限程度下自我發展。正如片中的「金魚」比喻一樣,藝伎就像活在水缸中的金魚一樣,在這個特定條件下才更顯妖嬈。

想起朱自清在《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中所言:「妓是一種不健全的職業,我們對於她們,應有哀矜勿喜之心」,從定義層面看固然如此,但《惡女花魁》中所表現的是,在這個「不健全」的背景下,如何克服種種挑戰和困難。也正是這種矛盾,使藝伎題材本身便蘊含極大的發揮空間。
三位花魁
清葉給賣到青樓之後,曾幾次試過逃走,最終卻踏上了花魁之路,最後卻讓一切歸於平淡,跟清次開展自己的、真正的生活。古代的妓之行業各種儀式、包裝也很考究,儼然成為一種文化,包裝當中赤裸裸的權力和肉欲。土屋安娜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攝人的魅力,更是飾演主角的不二人選。片中幾位女角都有很震攝的演出,菅野美穗和木村佳乃都代表不同形象和性格的女人,菅野美穗片首說的金魚論也為藝伎行業下了一個註腳,兩尾跳出魚缸的金魚一生一死,也似象徵了生命的自由和毀滅。

片中三個花魁都有相當程度的裸露演出,導演尤其表現了菅野和土屋兩代花魁的對比。記憶所及三位花魁都有性愛鏡頭,菅野和土屋的那一幕都是以女上男下的方式來表現(木村佳乃則是後進式),都安排了侍女在門後偷看,她們兩人的眼神,彷彿意味著即使整個藝伎行業是男權的副產物,但在床上,任何男人始終仍要俯首稱臣。那回眸一瞥的似笑非笑,帶著一點輕蔑和不屑,不知是嘲弄命運還是嘲弄壓迫的環境。

菅野雖然與幼年的清葉(土屋)交惡,但有意無意間菅野仍影響土屋極深,不比木村,她飾演的花魁全然依附在男人身上,當她的地位受挑戰時她只會更加失去自我,更加像溺水的人一樣想要抓緊自己的恩客,形成惡性循環,最終引來悲劇,失去了自我也就失去了生命。

土屋幾次想要逃,但輾轉還是回到玉菊屋。每次的逃走她都成長了不少。少女時的逃走她沒有經歷過甚麼,到她經歷過失戀的痛苦,以至最終「修成正果」,可以全身而退時她反而選擇放棄一切。對她來說,從「藝伎」中得到的所有東西都是為了令她逃離「藝伎」的工具,也正是這種矛盾,才促使她得到每個藝伎都欽羡之後毅然放下一切,因為她沒有留戀。

男人們──清次:永遠從一樓抑望二樓
清次每次在清葉遇上困難時都會無條件提供協助,他的心意在觀眾眼中看來明明白白,但他從來沒有沒有奢望,導演也不知有意無意地令清葉從沒對他表現甚麼情感。清次本身該是妓院中的「龜奴」(抱歉,不知日本藝伎院中此職名何。順帶一提,明‧劉辰的《國初事跡》提到,朱元璋規定妓院裡的男人要頭帶綠巾,這也許是典故「戴綠帽」的由來),母親也曾是藝伎,他專作些雜役的人物,近距離看著清葉的成長、成名,美麗、哀愁。幾個場景都見他怔怔的看著清葉,但卻總是隱身在後,或者身處下欄,當中也見他的自卑和不求奢想。然而也正是他的「櫻花諾言」,貫穿了清葉的一生,以致最後,那唯一獨綻的櫻花,竟勝似滿庭芳訊的櫻林。那獨一無二的櫻花,就像心一樣,只得一個,不假外求。

男人們──其他的男人
除了清次以外,藝伎身邊無可避免穿插各種男人。高野屋的老闆、宗次郎、大官人(忘了名字,對不起)和最後願意娶她的武士(又忘了名字,再對不起)都呈現不同的風格。高野屋老闆分別在清葉的初夜和成名後準備引退時出現,扮演一個見證者的角色。宗次郎是片中繼清次後最英俊的男人,可是卻在重要關頭捨清葉而去,那幕宗次郎站著看躺在地上給人摑了兩巴的清葉,那種眼神,那種高低的位置也就顯出他的無情無義,也進一步磨練了清葉的心。在清葉給拋棄後,支撐她的倒是清次。最後願意娶清葉的武士角色不介意清葉的一切,願意付出所有去娶她,他的樣子倒是平平無奇,既非霸道亦非特別俊俏,導演選角可謂恰到好處。而這些表面風光的經歷也磨練了清葉,而造就清次可以一次又一次進入清葉的內心世界。

驚豔的顏色,驚喜的配樂
導演蜷川實花呈現一個後現代的藝伎世界,而不是一味的擬古想要重現當時的景象。每個場景的調度都線條分明,大官發怒找正跟宗次郎幽會的清葉那段,每個腳步,每個破開的房間都線條分明,井然有序。連房間的紙門也裝飾得像教堂的玻璃了。

更令人驚喜的是椎名林擒的配樂。(對,就是「今期流行,流行椎名林擒」的那個)片中用了很多爵士樂和搖滾樂作配樂,刻意撞在古代日本的背景上,帶出後現代的詮釋和內涵,某程度上表現了一脈相承下,在傳統文化中以現代的「有我之眼」來描述這個故事,而非有點假惺惺地想要重現一個古代的海市蜃樓。

《藝伎回憶錄》與《惡女花魁》
不少人說《惡女花魁》的配樂思想跟《瑪麗皇后》相似,未免會拿來互相比較。但沒有看過《瑪麗皇后》的我倒不經意的會將此作跟《藝伎回憶錄》比較。《藝伎回憶錄》呈現的是一個彷古的藝伎世界,比較像以外國文化的想像來看藝伎以至日本文化,呈現的線條較寫實,著意描寫一些粗線條,容易在現實找到對應的人物,比較以一種「真人」的目光去製作的電影。

《惡女花魁》改編自安野夢洋子的漫畫(安野是庵野秀明的太太),電影也就較側重夢想、信念等概念,呈現出的世界也較色彩豔麗,找混血兒土屋來演藝伎,而人物服飾又以現代概念指導,不像《藝伎回憶錄》一樣刻意要「日本化」。另一方面,《惡女花魁》不是要呈現一個古代的日本,反之,由於古代的日本面貌已經太過耳熟能詳,所以《惡女花魁》是以現代的角度去打開這本奇書,審視那個時代,這比起刻意要扭曲自己去進入時代是高明了。


或者可以說是假惺惺,古代的妓之行業,中日兩地都蘊含較多文化的原素,文人、武士狎妓更是一種風尚。杜牧不少詩歌便是以青樓為主題的(娉娉嬝嬝十三餘,豆蒄梢頭二月初。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清代大才子袁枚也有到青樓(更有傳他孌童、同性戀,不知真假)。古代的性工作行業至少有一定程度上的文化包裝,雖然整體來說仍是男權主導壓迫女性,但我總以為這比現代性工作行業壓迫依舊,而更形等而下之的情況好一點點。在此謹表示我對天下女性的尊敬。

5 留言:

Pris 說...

你好, 我是"香港國際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的Pris, 我們已將閣下的文章連結於此
http://www.hkifflink.net/2007/04/21/1264/
如不想被連結, 請告之. 希望閣下支持!

hystericireul 說...

謝謝你的欣賞!

但在我本人的「真Blog」中才有齊今年我看的十一套電影節影評,有空可去一看:


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83114637/3206626997spoiler9472947226085264123865124433303403265440599.html

↑惡女花魁、超時空泡泡女

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83110046/3206626997spoiler65292248192816526970251653047565281.html

↑婚宴背後、立食 師列傳、無醫可靠、超完美地獄

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80986131/item.html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暗物質、蟲師

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80758777/item.html

↑小肥仔麥當娜、離奇過小說

上川森 說...

引用您的文章至我的blog:
http://blog.roodo.com/moriwei/archives/3968543.html
如有不妥請告知,謝謝。:")

fsserica 說...

『遊女』不等於『藝妓』喔。
遊女是妓女,要陪客人上床的;
藝妓是賣藝不賣身。

hystericireul 說...

上川森:謝謝欣賞!

其實這裡的也是借過來的連結,原文在此: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83114637/3206626997spoiler9472947226085264123865124433303403265440599.html

fsserica: 謝謝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