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民主鬥士」演講後有感

標籤:

早排响法律年度典禮,忽然民主的老湯又大放厥詞,話近兩屆大狀公會會長無企出嚟為港人爭取民主,淨係識得為同業爭取利益,唉老湯佢真係永遠唔改用個肺講嘢的作風,估唔到佢老哥枉稱狀門高手,但法律打官司以外的事就一知半解,九唔搭八。

首先,大狀會會長為自己會員爭取利益同揾食機遇絕對係天經地義,好似當年鍾大蛇話齋﹕「冇飯食講乜民主。」如果做狀做到兩餐不繼,收入仲少過大家樂個位經理,咁就算今日即刻比你直選特首,又有撚用咩? 民主可以當飯食呀?

第二,唔知邊本Law書話佢知做律師一定要支持雙普選,呢樣係政治取向,同性取向一樣,係個人私事,正一關佢老湯撚事,唔通個個律師都好似當年佢班大狀咁郁D都做MIB
(Men in Black)上街遊行乎? 更何況唔知佢個腦係唔係下垂落個屎忽度,民主真係適合現在的香港? 又或者香港人的素質適合响2012年普選特首? 老實講,就算俾你爭取到2012年普選特首,你老湯同班民主派政客未必就有運行,唔俾你哋好似區選咁輸到仆街咩。論人力同資源,民主派都唔係左仔個皮,俾你班契弟爭取到民主都未必坐正。佢哋班民主大狀除咗薇姐外,其餘都無咩實際,好似老湯咁,我知幾年前佢有個mentee屋企出咗事,想揾佢介紹個相熟兼可靠的狀幫手。佢條友收到個mail覆咗兩句就無影無縱,無他,個mentee只係普通人,幫咗佢都唔慌有人知,咁無着數,老湯梗係唔會拿屎上身,因為單嘢唔會撈到選票。

最後,爭取民主同做律師根本就係兩碼子的事,我相信唔少律師同大多數香港人關心的只係自己個飯碗,幾時有人工加,幾時儲夠錢買樓,恒生指數升幾多點,自己另一半對自己有幾好,仔囡听唔听話云云,千祈唔好話人無出色,目光短淺,只係人家早就明白到有啖飯落肚有件衫着吓,比空談口號來得實際,我哋偉大祖國就係响五、六、七十年代講太多口號,搞出文革個大頭佛出嚟。

我唔係反對民主,香港查實不患缺乏民主,患缺乏政治人材,民主只係制度,一個更好的制度如果無人材配合,同架一級方程式冇車手揸差唔多。要服務社會,就應該多啲參加社會地區工作,我睇老湯個樣讀書個陣只識同班長毛飛去挾Band,唔慌有參加過保釣、反貪污捉葛柏、法定語文運動呢D社會運動,佢同袋巾梁D忽然民主同班商家佬忽然愛國一樣,令人摸不着頭腦。

用番我偶像阿老余的邏輯,如果老湯咁愛民主,點解响英國佬年代佢又唔振臂高呼一人一票選港督,又或者全面普選立法局行政局呢? 無他,慌唔係怕被人話佢密謀背叛女皇,落得個叛國的罪名,固然會受牢獄之苦,搞到做唔成女皇御用就唔抵啦。家陣乜野都加價,豬牛麵粉隧道費博哂老命咁加,但係薪金又唔加,再加上美元弱過藥煲,拖累港紙賤過泥,貶值貶到老母都唔認得,自己副身家縮水,返工又悶义到九彩,得Q閒理你雙普選咩。

1 留言:

量產型聖人 說...

民主俾呢斑人講到抽象曬。正如左掌門所言,生活素質先係人民最關注。對社會弱勢問題幾近袖手旁觀,一味口是心非講「爭取民主」,同偽善、成口大叫愛國口號既共寨有乜分別?

民主,明明只係保障人民生活既政治手段之一,幾時變左最終目的?只求民主,不理百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