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堆壓死青文書屋老闆

標籤:

書堆壓死青文書屋老闆 葬身貨倉14日始揭發
明報: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80220/gok1.htm

???!!!

沉溺書海, 聽得多。"沉溺"至此... 除了浪漫, 想不到其他形容詞。

噢, 對, 我想起那也差點給書活埋的一位。書, 跟空間, 永遠都不夠多; 書, 不是越放越高便是越放越低。小心駛得萬年船吔。

馬家輝文: http://makafai.blogspot.com/2008/02/blog-post_19.html

26 留言:

奸人堅 說...

你也在幽倉海君一默嗎?

.bwd. 說...

幽默... 是甚麼?

我 係 奸!人!堅! 說...

夫子說, 知者過之, 愚者不及. 以前我唔明白, 既然已經是"智者", 為甚麼還是"過之." 親愛的狂女有冇睇法? 偉大的首領有咩野分析?

.bwd. 說...

吓? 古文? 你覺得我會識答? 如果你唔介意我純粹分享 (我啲中文真係... sucks), 我會話:

"知者", 同"智者", 有分別的. 我集中番講"知者", "知者"的"知", 不一定就是"真理"。我們知道, 萬事萬物每一刻都在變動。"知", 能知全部, 包括時間/空間的所有?

說至此, 我又會想, 時間/空間, 用我相信的宗教系統, 不過是archons囚禁我們的"靈"的玩意。"知者", 也許, 其實並非指"心無罣礙", 超脫了的境界, 有可能只是指"知悉這世間的(某些)道理"的境界, 那還是出不了"這世界", 是吧。

人的心靈大部份時間都被各種惡念/執念蒙蔽著。就算"知", 有時候未必敵得過/懂得處理內心的惡念/執念, 那便會"過之"了 - 過之, 不也是一種執著嗎?

如果真籍著"靈知"知悉了自己及真道, 那根本不會再有"過"或"不及"這些觀念, 因為, 就像庖丁解牛般, 已游刃有餘, 根本已沒有所謂"過"或"不及"的那條"線"了。

.bwd. 說...

又, 我向奸淫堅道歉, 原來, 奸人堅係真係會用"親愛的"嚟address我嘅...

奸人堅 說...

.bwd.兄! "過之, 不也是一種執著嗎?" 我很贊同你這個判斷.

1. "知者", 也許, 其實並非指"心無罣礙", 超脫了的境界

2. 有可能只是指"知悉這世間的(某些)道理"的境界, 那還是出不了"這世界", 是吧。

這兩個講法也是越嗒越覺得意味深長. 能否再闡述一下?

3. 人的心靈大部份時間都被各種惡念/執念蒙蔽著。就算"知", 有時候未必敵得過/懂得處理內心的惡念/執念

你認為"知"必定是抗衡"惡念/執念"的工具/力量. 有冇可能, "知"其實都係一種"執念"呢? 甚至是"惡念"?

4. 籍著"靈知"知悉了自己及真道

能否詳細開示一下? 使我五雷轟頂?????

(0訓醒有冇覺得好D?)

奸人堅 說...

老老實實你真係真人不露相啊

奸人堅 說...

完全是意料之外. 意料之外!!!!!

奸人堅 說...

確實有需要嚴刑拷問.

奸人堅 說...

時光飛逝, 時光又源源涌進來.
nature abhors vacuum.
人最大的苦難是刻舟求劍式的.
human nature has yet to be perfected.

.bwd. 說...

奸人堅:

1.-2. 再比啲時間我, 謝. 不如你先分享你嘅睇法?

3. "你認為"知"必定是抗衡"惡念/執念"的工具/力量. 有冇可能, "知"其實都係一種"執念"呢? 甚至是"惡念"?" -- 睇到呢句, 我有種感覺, 你真的是奸人堅。我未必係咁諗, 比啲時間我同自己傾傾先再答你.

4. 有關靈知及真道, 確實, 我唔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準確地表達到自己嘅睇法。老老實實, 點解你唔請教Zeke或倉海君? 佢哋不單對靈知的看法深入, 而且能精準地表達自己的看法, 我建議你請教他們, 絕對好過睇完我寫都唔知我寫乜(因為寫果個都可能唔知).

我想和你分享一段«約翰密傳之書»的經文, 呢段經文我回應Zeke的post"神名何從"時亦曾貼過出來, 我覺得很有意思:

(Lord said,) "(If) the Spirit (descended upon them), they will in any case be saved, and they will change (for the better). For the power will descend on every man, for without it no one can stand. And after they are born, then, when the Spirit of life increases and the power comes and strengthens that soul, no one can lead it astray with works of evil. But those on whom the counterfeit spirit descends are drawn by him and they go astray."

重要的是內在的"靈"的覺醒。

另,
1. "完全是意料之外. 意料之外!!!!!" -- 呢句聽落好似翻譯, 有如華生醫生的 "Elementary! Elementary!"

2. 嚴刑拷問 誰?

3. 將中文同英文放在一起, 卻又唔"啦更", 效果不錯, 效果不錯。

奸人堅 說...

你真係唔係倉海君? (- ___ -')

.bwd. 說...

搞x錯呀, 你到底係咪奸人堅嚟架??!! 如果你係真嘅奸人堅, 你fb度有我架喎!!

仁兄, 唔玩嘞。你乖啦, 我好嚴肅咁同你講: 我不是倉海君。Ich bin kein 倉海君。Je ne suis pas 倉海君。

The ending note sounded.

奸人堅 說...

wanquan shi yiliao zhi wai. yiliao zhi wai!!!!!

奸人堅 說...

對了, 你知道"bloody mary"的由來嗎?

話說愛德華深愛瑪莉, 特喜歡愛撫她動人的臉. 事後總見瑪莉滿臉血痕.

原來他愛她, 也愛自己的霹靂較剪手, 動人處往往忘了自己忘了她.

這是我對[內在的"靈"的覺醒]的含義的理解. 你點睇?

before God we are all elementary. why 要妄自菲薄呢? 還是很想聽聽你對第四點的意見呢.

.bwd. 說...

從未聽過呢個故事。可以麻煩你send個source來嗎?

你個例子, 我未感受到你想講乜。等我再諗諗。

Before God we are all elementary - 說得好。當然我都好想同你分享大家對宗教嘅睇法。唔係話妄自菲薄, 不過如果你要開示, 我唔會係個好嘅source, 因為我自己都係喺起點線摸緊。如果話分享當然冇問題, 等我整理好自己嘅思緒同文筆我就落筆, 好嗎~

奸人堅 說...

整好未?

.bwd. 說...

仲打緊。不過我決定放棄寫靈知ABC, 因為我真係寫唔嚟, 亦冇呢個需要。我決定寫少少好個人嘅fragmentary sharing, 希望你唔好介意。

咁個source呢? 你搵到未?

過猶不及。我尋晚狂笑果陣係飲緊湯, 後果... 你都估到。算係報應。

堅堅 說...

你的笑聲好傻好天真

.bwd. 說...

奸人堅:

由於我們在談的是如斯的浩瀚, 而我的思維模式又比較拉七雜八的, 我想, 集中傾傾 “知” 會較好。為免大家抱著不同的期望來看這個回應, 我想強調, 我下筆時沒有找書或找reference, 如果我下筆前要去verify自己的每一個觀點, 結論就是永遠都不用下筆。正如我所說, 我只是在談談自己的感受/ 自己相信 / perceive的。我相信的或我所感受的絕不代表其他靈知及秘學的朋友們的看法, 因為, 我看宗教的大前提是, 宗教是一樣十分esoteric, 十分個人化而且無以名之的東西。交流當然是有的, 但我相信終究不會是100%。換句話說, 我個人覺得, 宗教上不存在一條 “任何人當走” 的路。路的大概是有的, 大道理是在那兒的, 但中間的細節, 如何走, 則每個人都不同。

有關何謂靈知, 你可以找到太多的資料, 在此不贅。靈知也有很多派別, 我自己相信 “萬法歸一”, 所以除靈知外其實我也看其他的宗教 – “看得到”與否是另一回事。對我來說, “靈知”, 是指自太初而生的芭碧蘿(Barbelo)在創世之時, 放進我們體內的 “靈”, 而因著混沌之子Yaldabaoth的無知, 我們的內裡有光, 有暗 (symbolic)。而 “靈知”, 或真道, 其實就是籍著學習上主(“上主”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及體系, 老實說我還未摸索到這個體系, 在此或許我們先將之看成是… 那超然, 至高的一位。暫時先這樣想吧)的話語去 “知悉自己”, 也就是去找到這內在的 “靈”, 使之 (及自己) “甦醒”, 最後回歸到太初無暇之光(萬事萬物本是自那而來)那裡。

你在Paul Sin的post回應的有關 “食物內的光”, 我知道你是在開玩笑, 你對佛學的認識及見解應能解答這個 “提問”。不過確實可能有其他人看見我的回應會有這個疑問。還是回到世界是怎樣形成這個問題上。既然最初只有太初, 而一切都祂流溢而生, 那萬物一靈就不難理解。這個光, 雖然叫法不同, 其實就是指這個 “靈”。如你所說, 這光是特別的, 但這個特別, 並不是指只有某些人才有的特別。相反, 人人都有這光, 萬物皆有這光, 不過這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發光的光, 而是內在的靈光。它的特別之處在於人人皆有, 但因著混沌時代的種種, 我們不覺察祂的存在, 用靈知習慣使用的話語, 我們 “沉睡”了。而得著 “靈知” 則是這 “靈”的覺醒, 是 “知悉自己”。這亦是為何靈知和猶太秘學皆強調 “回歸” 和 “合一” (就是我們常說的 “婚筵新房”), 就是因為本來就只有 “一”, 但要注意的是這個 “一” 並非一個實體, 甚至不是個槪念, 而是超越一切, 無形無相, 包含一切(兩極)的。

其實我最想跟你傾的, 就是你的第三點, 有關 “知” 其實是否也是一種執念。首先, 我們在 “知” 上的理解, 我相信是不同的。我自己很喜歡一個在«圖解西藏密宗»看到的例子。當我們看見一顆漂亮的石子, 我們見它漂亮, 拾起它, 然後知悉它的漂亮, 然後放下它。這就是 “取而不著”, 就是沒有執著於漂亮與否。記得小時候喜歡看二月河那三套康雍乾, 有個情節是說到李衛到(好像是)八王爺的房中, 他看見滿屋珍品, 這件拿起看看, 那件讚不絕口, 但其實他心無旁騖, 他沒有刻意的抗拒華美的東西, 他只是看過了, 讚過了, 又放下了。別忘記 “無” 除了是 “無”, 還是 “無無”。當我們去到一個更高的境界時, 其實已跳出萬事萬物的因果循環以外。沒錯世事萬物仍然運行不息, 但我們已在另一個境界了。在其中, 不在其中, 根本已沒所謂, 已影響不了我們的心。當你到達這個境界, 你還會關心 “過” 還是 “不及” 嗎? 根本已沒有那條線了。

如我所說, 我在中文及中史方面的認識是很片面的。«中庸»的寫成, 背後自有其社會、政治、文學等成因及影響, 這方面我確不知道。所以你提出的 “知者過之”, 可能是因當時某些特定情況而寫成, 那個 “知” 是否指我們一直談的 “靈知” 或類似的情況, 我認為是值得商榷的。我說 “知者”, 也許, 其實並非指 “心無罣礙”, 超脫了的境界, 有可能只是指 “知悉這世間的(某些)道理”的境界, 那還是出不了 “這世界”, 其實就是這個意思。

但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 如倉海君言, 人生是一個becoming的過程。我覺得,我們看得見終點, 不代表我們就能一下子躍到那個終點。中間是有很多的體驗及學習, 而這些經歷又不斷的影響著我們如何走這條路, 甚至可能帶領我們走向不同的終點。 “執著”, 其實都真係一件幾弊嘅事。 “知”, 可能是種 “執念”, 這很視乎你的重點放在哪兒。你如果 “執著” 於 “知”, 你就是 “執著”。 “知” (這個境界) 跟所有其他物事/ 渴望 其實根本沒分別, 也不是重點。問題出於內心的 “執著”。

而這個 “執著”, 我覺得, 在修行的路上, 是一定會發生的。因為, 凡事皆有過程嘛。在起步的階段, 我們總會執著於一些道理, 甚或執著於要知道這些道理。我們沒可能一下子就跳到終點的, 所以 “執著” 是會有的。但當我們終於明白了的時候, 我們便可放下那 “執著”, 因為我們 “終於明白”了, 亦明白如何放下。理論上, 我覺得, 你真去到 “靈知”的覺醒的境界時, 或用佛家的話語, 即身成佛時, 你已經不會再受現世的各種情緒及事物影響。但是呢, 這畢竟是個很高的層次, 是需要很多世的悟得來的。我們畢竟是活於這世道中, 肉身還是有感覺的哪, 所以縱然窺見一點真道, 但內心的黑暗(就是Yaldabaoth的影響力)還在嘛, 還是很強大的呀, 所以會迷失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但是, 迷失也是個過程, 你沒有迷失過又怎會明白重返正路那種喜悅呢? 上次倉海君說過星星與黑暗, 你記得嗎(其實我忘記了)? 總之, 我的理解是(也就是說, 未必就是倉海君當時想說的), 我們看夜空是一片漆黑, 但不代表星星不存在。相反, 當星星發光時我們看見它們的璀璨, 但這也不等於黑暗從此而逝。就像我之前quote的一段«約翰密傳之書»的經文, 其實在我們之內, 有光, 有暗。修行, 悟道, 其實就是重新認識及強化那內在的光。

其實我很懷疑我在做甚麼。根據維根斯坦, 這世上沒有 “一個人的語言”, 因為語言之所以是語言, 必須是起碼有兩個人同意的。但我覺得我通篇其實是在用 “我一個人的語言”, 我很懷疑, 你看的其實並不是我寫的… 每次一談到宗教我便有這種想法… 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是嗎…? 我是一塊七巧板。今天你看見的是一只船, 明天, 可能因為我讀到某篇經文, 或某件事跌進我的生命中, 我不再是只船而變成(或你會看到)其他物事。但, 是甚麼又有甚麼關係呢? 要緊個屁呢? 到最後, 如果放下了, 就根本沒所謂 “我”, 也沒所謂 “無我”了。

又, 你的 “愛德華與瑪莉” 的故事, 我還是未感受到你想說甚麼。不過, 我自己的感受是, 靈知是很個人的事, 容不下兩個人。當然, 這不是說, 我們無法和任何人談這個題目。當然不會。只是, 每個人的心其實都不完全一樣, 所以, 雖說一瓢水, 我們取哪一瓢其實都不同。但話說回來, 萬法始終是歸一的。這樣說好像很矛盾, 但如果能看破 “矛” 跟 “盾” 其實不過是相對的事物, 而一切相對的事物在真道上其實是沒意義的(因太初包含萬有), 那麼可能能闢出一條新的道路也一定。我不會說自己看透, 不是的。不過我得承認自己的思想很多時都是兩極並存的, 用另一個說法就是矛盾的。因為我相信世界根本就是如此, 重要的是如何調和兩極, 用另一個說法, 就是合一。

或許, 我會將愛德華及瑪莉看成是 “一個人”。其實都是自己。是不同的自己(並非對立, 只是不同)。忘, 是 “渾然忘我”。對, 動人處, 是渾然忘卻, 不再在意自身的存在, 不同的自己。

暫時就先這樣。以上其實只是個獨白。雖然我本性如此, 但我得承認, 許多時, 跟人傾談其實是個很好的重組思想的過程 – 至少, 在我與人交談或MSN的過程中, 因著他們的input, 我不斷的審視 / 重塑 / (whatever you may call) 自己的觀點。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希望呢個獨白冇悶親你, 亦希望我有答哂你嘅提問(講講吓都唔知自己講咗去邊…)。晚安。

奸人堅 說...

yo!

奸人堅 說...

兄.bwd.兄

這篇"獨白"真是讓我肅然起敬! 從整體來看, 你說太初有個靈, 靈就是光, 你用光暗, 流溢, 執著, 回歸等等概念來表述靈知學, 我感覺你是有相當的把握的. 不過如你所說, 你這篇靈知學的分享文字, 是非常"一個人的語言." 失望的是, 食物的光是什麼呢? 你沒法說白, 叫我自己諗掂佢. 在這種表述下, 得出"靈知是很個人的事, 容不下兩個人"的結論, 的確不出奇. 之不過, must it be so??

奸人堅 說...

想同各位有心人 (當然有你.bwd., 靈知人Zeke, 當然不少得首領倉海君) 分享一段哲學論述, 出自 W.T. Stace的 Mysticism and Philosophy:

"Suppose that one should stop up the inlets of the physical senses so that no sensations could reach consciousness... There seems to be no a priori reason why a man bent on the goal... should not, by acquiring sufficient concentration and mental control, exclude all physical sensations from consciousness.

"Suppose that, after having got rid of all sensations, one should go on to exclude from consciousness all sensuous images and then all abstract thoughts, reasoning processes, volitions, and other particular contents; what would then be left of consciousness? There would be no mental content whatever but rather a complete emptiness, vacuum, void.

"One would suppose a priori that consciousness would then entirely lapse and one would fall asleep or become unconscious. But the instrospective mystics - thousands of them all over the world - unanimously assert that they have attained to this complete vacuum of particular mental contents, but what then happens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a lapse into unconsciousness. One the contrary, what emerges is a state of pure consciousness - "pure" in the sense that it is not the consciousness of any empirical content. It has no content except itself.

"Our normal everyday consciousness always has objects, or images, or even our own feelings or thoughts perceived introspectively. Suppose then that we obliterate all objects physical or mental. when the self is not engaged in apprehending objects it becomes aware of itself. The self itself emerges... One may also say that the mystic gets rid of the empirical ego whereupon the pure ego, normally hidden, emerges into the light. The empirical ego is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The pure ego is the unity which holds the manifold of the stream together."

這段文字, 當年讀來, 對我幼小的心靈是一種很大的衝擊, 好awe-inspiring. 當時不能完全理解, 今天重讀, 依然覺得係冇得頂.

.bwd. 說...

奸人堅, 令你失望, 我心裡不好過。怎可以要奸人堅失望的呢? 嗯… 你不用害怕進食噃, 吃下食物的光, 你不會發光(physically)的喲…可能我之前說的不清楚, 重點在於“萬物一靈”。嗯, 佛學有沒有類似的notion? 眾生皆有靈? 萬事萬物是怎樣來的呢? 是由那至高的一位流溢而生的。我說我們有光, 你不會以為我是在說我們會發光, 是嗎? 那麼, 食物有其內在的光, 泥土有其內在的光, 其實也是相同的意思。因為我們和食物、和泥土都沒有分別, 都是流溢而生的, 都是在那當來的一天時回歸到那至高的一位的。萬事萬物皆由那點而來, 最終亦回歸那點, 故萬事萬物其實皆為 “一”, 皆分享著同一的靈光。嗯… 咁講會唔會清楚啲?

你quote的一段, 巧合地, 我覺得, echo咗我今早去聖多默宗徒堂聽嘅一個有關默禱的講座。基本上, 我諗, 任何形式嘅默想/ 打坐/ 禪修, 其實都係想達到pure ego emerges into light的狀態。用靈知嘅講法就係Yaldabaoth嘅黑暗力量mask咗Barbelo的光, 而我哋要做嘅就係令呢個光覺醒。係, 一般情況下我哋覺得conscious係 “好” 嘅(呢個講法其實有啲… 不清不楚咁), 但係又有冇諗過, 原來仲有個境界係超越conscious, 超越一切, 甚至超越emptiness, vacuum, void呢? 那便就是我們回歸的那一點。我好相信, 佛學應該都有類似的講法/境界。至於默禱(or you may want to use 默想, 其實都是同一樣嘢), 如你有興趣, 你可以去facebook個Gnosis Hong Kong group度, 我將今日派嘅單張嘅內容post咗上去。你去我個profile  Group果度就會見到Gnosis Hong Kong架啦。祝好。

奸人堅 說...

.bwd.君

感謝你誠意的分享, which is very impressive, 我也誠意提出一些問題.

> 那麼, 食物有其內在的光, 泥土有其內在的光, 其實也是相同的意思。因為我們和食物、和泥土都沒有分別, 都是流溢而生的, 都是在那當來的一天時回歸到那至高的一位的。萬事萬物皆由那點而來, 最終亦回歸那點, 故萬事萬物其實皆為 “一”, 皆分享著同一的靈光。嗯… 咁講會唔會清楚啲?

嗯…嗯…嗯…嗯…

> 基本上, 我諗, 任何形式嘅默想/ 打坐/ 禪修, 其實都係想達到pure ego emerges into light的狀態。用靈知嘅講法就係Yaldabaoth嘅黑暗力量mask咗Barbelo的光, 而我哋要做嘅就係令呢個光覺醒。

成大段英文, 就只係對"pure ego emerges into light"有反應? (令人懷疑靈知派是不是光合作用的研究?)

"用靈知嘅講法就係Yaldabaoth嘅黑暗力量mask咗Barbelo的光" 我感覺"靈知嘅講法"係一種"自己聽得明0既, 你聽得明就明, 聽唔明就罷"0既講法, 小圈子語言. 不要說別教的人, 無信仰的人, 就是口頭同宗的"一般"基督教徒天主教徒, 都聽唔明, 結果是要嗎不聽, 要嗎反感. 雖說靈知派認同"萬法歸一"(暫且不說嚮往, 更不說推動), 但是靈知派語言卻首先是自身要走向他人的第一個障礙, 落在"一個很個人"的語言角落. 當然我這個判斷是有sampling問題, 唔知道新春秋靈知派的提倡者zeke君同倉海君, 可唔可以開解一下我0既苦悶?

"而我哋要做嘅就係令呢個光覺醒。"
.bwd.君, 可唔可以分享一下吾人要如何做, 才能"令呢個光覺醒"呢?

(每次稱呼你都有莫名其妙的感覺, 感覺我係盲人, 在打突字.)

.bwd. 說...

奸人堅: 既然我們"連上了", 我們另再討論這個題目吧。我唯一想於此補充的, 是由你的提問, 我可以想像可能其他看官亦有此誤會, 以為 "靈知派" 就是 "一個人的世界", 提倡萬法歸一, 小圈子語言, 等等。

我想強調及澄清, 不是的。其實我的留言中多番強調 "一個人的語言", 正正就為我怕看官看了我寫的東西, 就以為, 哦原來靈知係咁嘅。不是的。我寫的只代表我個人感受及闡釋。

你寫道, "靈知嘅講法"係一種"自己聽得明0既, 你聽得明就明, 聽唔明就罷"0既講法... 結果是要嗎不聽, 要嗎反感... 靈知派語言卻首先是自身要走向他人的第一個障礙", 我很不開心, 因為我學識及文筆不夠好, 寫到令你有咁嘅諗法(我諗我寫得太傳教及太vague), 我覺得自己"映衰"哂所有靈知派的朋友... 當我說"靈知嘅講法..."時, 其實我並不是想晦氣的說"你聽得明就明, 聽唔明就罷", 而是想指出, 我所理解/闡釋的靈知派中有和你提出的相類似的講法, 故support到我相信的"萬法歸一"。你也可以說, "佛法的說法是...", 我想提出的其實是這樣一種各宗教間的交流: 雖然大家用的詞彙不同, 但原來大家都說著差不多的道理, 向著同一個方向走。

舉個例, 搵次你同朋友出嚟食飯, 席間, 你叫每一個人(逐個)環顧四周然後指出一件黃色的物事。呢個實驗, 我做過, 結果是, 大家指出的物事都不一樣 (當然, 顏色並不重要, 你做這個實驗時要選擇你置身的環境中有最多variety的顏色)。但其實大家都對, 都指出了他們認為是黃色的物事。這說明甚麼呢? 就是說明同一個詞語-就算簡單如"黃色", 大家都會因著自己如何接受這個世界, 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而有不同的理解。但其實大家都是說著同一樣的事: 黃色。

所以, 每當我希望下筆討論一些我認為嚴肅的課題時, 我總希望考慮到這點或提醒看官這點, 致令訊息能更有效地傳遞。不過我諗我真係寫得差所以反而令你誤會了。

"靈知派語言"本身並沒有做成走向他人的障礙的意圖, 應是我多番強調自己所言不足成理, 反而弄巧成拙。我想再次強調, 我所寫的東西不應令大家有一種"原來靈知係咁嘅"的想法, 你頂多只能說"哦原來.bwd.係咁樣諗嘢嘅"。

我常常說"一個人的世界", 那不是靈知派的"方向", 而是... 可說是我自己的問題, 但再談下去就是談我自己, 與宗教探究無關, 所以我們還是私下討論吧。

回應你最後的問題: 對你來說, 其實你一直都在做的, 就是禪修。我自己會建議由多馬福音開始了解靈知的秘奧: http://www.gnosis.org/naghamm/gosthom.html.

祝好,
.b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