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劉紹銘《代有才人出》後有感

標籤: ,

看過船山先生《訓練》一文後,便找來劉紹銘評馮象的《代有才人出》看看:

新 譯 《 摩 西 五 經 》 的馮 象 , 答 彭 倫 問 時 有 言 , 他 在 耶 魯 法 學 院 唸 書 時 , 有 位 神 學 院 的 朋 友 找 他 討 論 《 聖經 》 的 經 文 。 馮 象 還 記 得 朋 友 用 的 是 國 語 「 和 合 本 」 。 鐵 盆 齋 齋 主 初 看 譯 文 , 覺 得蠻 認 真 的 , 但 後 來 拿 了 英 語 「 欽 定 本 」 ( The King James Bible, 1611 ) 比 對 一下 , 才 發 覺 誤 譯 漏 譯 頗 多 。 更 令 馮 象 不 習 慣 的 是 譯 文 「 佶 屈 聱 牙 , 十 分 做 作 , 比 冬烘 先 生 作 律 詩 還 彆 扭 。 」 ( 《 摩 西 五 經 》 中 譯 本 由 香 港 牛 津 大 學 出 版 社 出 版 , 答 彭倫 文 見 附 錄 〈 神 的 靈 與 言 啊 , 誰 最 能 誘 騙 世 人 〉 。 )
自 蘇 格 蘭 傳 士 馬 禮 遜 ( 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 分 別 在 1813 和 1819 年 完 成 新 舊 約 聖 經的 中 譯 後 , 全 文 或 選 輯 的 中 譯 本 已 有 近 四 十 種 。 翻 譯 上 帝 的 語 言 , 是 為 了 傳 播 福 音。 訊 息 是 關 鍵 , 文 字 是 次 要 。 舊 時 國 人 傳 道 , 有 些 只 是 為 了 衣 食 。 如 果 那 些 當 年 只是 為 了 貪 圖 奶 粉 和 其 他 救 濟 品 才 上 堂 的 老 百 姓 是 rice Christians , 那 麼 像 許 地 山 小 說 《 玉 官 》 那 種 人 該 是 「 喫 婆 」 了 。
玉官 是 閩 南 一 個 縣 城 的 年 輕 寡 婦 , 不 通 文 墨 , 因 不 堪 叔 叔 「 糞 掃 」 的 滋 擾 而 投 靠 很 有點 「 洋 勢 力 」 的 鄰 居 杏 官 。 通 過 了 杏 官 的 關 係 , 玉 官 後 來 成 為 一 個 「 聖 經 女 人 」 。她 不 通 文 墨 , 怎 麼 讀 經 ? 原 來 她 隨 身 帶 的 《 聖 經 》 是 羅 馬 字 拼 音 的 白 話 本 。 上 帝 在 〈 創 世 紀 〉 說 完 「 大 水 中 間 要 有 蒼 穹 , 把 水 分 開 ! 」 的 話 後 , 馬 上 就 出 現 了 and it was so 的 現 象 。
And it was so 究 竟 是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 「 和 合 本 」 和 「 思 高 本 」 ) , 還 是 「 一 切 就 照 他 的 命 令 完 成 」 ( 「 現 代 本 」 ) ? 這 問 題 對 玉 官 和 來 聽 她 「 福 音 」 的 鄰 里 街 坊 說 來無 關 宏 旨 , 因 為 他 們 對 《 聖 經 》 的 興 趣 非 常 「 實 用 」 , 不 會 注 意 到 譯 筆 是 否 有 「 文釆 」 。 「 信 耶 穌 得 永 生 」 、 「 天 國 近 了 , 你 們 應 該 悔 改 」 這 種 話 可 能 說 得 更 漂 亮 ,但 只 要 像 「 永 生 」 、 「 天 國 」 、 「 悔 改 」 這 些 關 鍵 語 不 會 出 紕 漏 , 就 完 成 了 「 福 音」 的 要 旨 。

馮象 比 對 舊 譯 《 聖 經 》 的 一 些 錯 漏 後 , 看 出 問 題 所 在 。 譯 者 根 據 的 底 本 多 為 1885 年修 訂 的 King James Version , 而 非 原 文 善 本 。 對 在 希 伯 來 文 善 本 出 現 的 中 東 近 東風 土 文 物 認 識 不 深 , 就 會 錯 認 海 棗 作 棕 櫚 、 紙 草 作 蒲 草 、 金 合 歡 作 莢 木 。 就 會 把 亞 當 夏 娃 繫 於 身 上 的 腰 布 作 裙 子 。 當 然 , 拿 「 實 用 」 派 的 眼 光 看 , 老 祖 宗 當 初 穿 的 是 腰 布 或 裙 子 也 無 傷 大 雅 , 反 正 作 用 都 在 遮 羞 。
今天 的 中 國 , 能 夠 在 《 聖 經 》 翻 譯 問 題 上 斤 斤 計 較 的 , 只 馮 象 一 人 。 他 是 哲 學 史 家 馮契 先 生 的 公 子 。 小 時 候 學 俄 語 。 雲 南 下 鄉 九 年 時 自 學 英 語 、 法 語 和 德 語 。 拉 丁 文 的 材 是 從 舊 書 店 兩 毛 錢 買 回 來 的 。 後 來 這 位 「 老 三 屆 」 進 了 北 大 , 從 李 賦 寧 先 生 研 習中 古 英 語 和 喬 叟 ( Geoffrey Chaucer, ?1340-1400 ) 。 再 後 來 學 會 了 希 臘 語 、 希伯 來 語 、 亞 蘭 語 ( Aramaic ) 和 古 冰 島 語 。 他 在 哈 佛 拿 的 是 中 古 文 學 博 士 的 學 位 。再 再 後 來 他 到 耶 魯 唸 法 律 , 取 得 J.D. ( 法 理 學 博 士 ) 資 格 。
跟 《 聖 經 》 翻 譯研 究 關 係 最 深 的 語 言 是 希 伯 來 語 、 希 臘 文 、 拉 丁 文 和 阿 蘭 語 。 馮 象 說 如 果 時 間 和 精力 負 擔 得 來 , 他 還 要 學 阿 拉 伯 語 , 因 為 《 聖 經 》 的 中 譯 , 除 了 琢 磨 原 文 善 本 和 歐 洲語 文 的 經 典 譯 本 外 , 還 應 當 參 考 《 古 蘭 經 》 ( The Koran , 一 作 《 可 蘭 經 》 ) 。 《古 蘭 經 》 載 的 阿 拉 伯 文 是 神 直 接 給 信 徒 的 示 , 所 以 馮 象 要 「 從 原 文 研 習 這 部 天 經 ─ ─ 穆 聖 宣 佈 的 『 永 久 的 奇 蹟 』 。 」
馮 象 不 是 徒 。 職 業 是 「 知 識 產 權 」 專 家 。 他 為 甚 麼 對 《 聖 經 》 中 譯 問 題 這 麼 熱 中 ? 從 他 答 彭 倫 的 一 段 話 可 看 出 因 由 :

回 首 往 事 , 恍 如 隔 世 。 三 、 四 十 年 代 過 來 的 那 一 輩 人 , 比 起 我 們 現 在 , 可 說 是 非 常 幸 運 的 。 他 們 趕 上 了 二 十 世 紀 中 國 育 、 學 術 和 文 藝 的 黃 金 時 代 , 還 抗 日 救 亡 , 投 筆 從 戎 , 鬧 革 命 , 幹 的 都 是 大 事 , 雖然 後 來 吃 的 也 是 大 苦 。 沒 能 耐 的 書 呆 子 , 出 國 還 拿 了 諾 貝 爾 獎 。 可 是 我 們 老 三 屆 『知 青 』 就 慘 了 , 不 讓 讀 書 , 上 山 下 鄉 不 算 , 女 性 年 過 四 十 就 逼 下 崗 , 幾 乎 全 軍 覆 沒 。 八 、 九 十 年 代 成 長 起 來 的 , 物 質 生 活 好 些 , 安 定 些 , 然 而 學校 跟 社 會 卻 大 面 積 腐 敗 了 , 很 難 治 理 。 這 個 損 害 , 恐 怕 是 長 時 期 的 。 所 以 我 說 『 還債 』 , 就 責 任 而 言 , 主 要 指 現 在 : 作 為 『 倖 存 者 』 , 面 對 全 軍 覆 沒 、 腐 敗 和 損 害 ,怎 樣 生 活 。

馮象 以 「 還 債 」 的 心 情 譯 述 《 聖 經 》 的 動 機 , 用 他 的 話 來 說 , 「 是 為 了 豐 富 中 文 的 思想 表 達 。 」 據 他 研 究 所 得 , 《 聖 經 》 文 字 自 然 樸 素 , 雄 渾 有 力 , 琅 琅 上 口 , 因 此 譯文 絕 不 能 流 於 生 硬 艱 澀 。 本 文 開 始 時 引 用 過 《 創 世 記 》 中 and it was so 句 子 兩 種現 成 中 譯 :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和 「 一 切 就 照 他 的 命 令 完 成 。 」 譯 文 的 好 壞 , 玉 官 這 類 讀 者 是 不 會 計 較 的 , 理 由 前 面 已 說 過 。 但馮 象 譯 經 , 是 為 了 豐 富 中 文 的 表 達 能 力 。 他 是 以 文 學 作 品 的 眼 光 來 看 《 聖 經 》 。
上 引 兩 種 譯 文 , 他 覺 得 不 但 詞 不 達 意 , 還 嗦 無 力 , 「 何 況 造 蒼 穹 、 分 大 水 等 等 上 帝 的 意 願 的 完 滿 實 現 , 稱 之 為 『 事 』 就 毫 無神 聖 可 言 。 」 若 把 《 聖 經 》 看 作 文 學 作 品 來 翻 譯 , 不 能 不 注 意 修 辭 。 可 能 是 前 輩 譯者 太 拘 泥 原 文 , 一 看 到 and it was so 的 句 法 就 填 上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 這 些 刻 板的 譯 句 在 短 短 的 篇 幅 內 重 複 七 遍 , 令 講 究 「 文 氣 」 的 讀 者 大 倒 胃 口 。
馮 象 怎 樣 「 去 」 嗦 ? 他 用 「 果 然 」 二 字 來 突 顯 上 帝 創 造 宇 宙 的 奇 蹟 。 「 上 帝 說 : 大 水 中 間 要 有 蒼 穹 , 把 水 分 開 ! 水 果 然 一 分 為 二 。 」 接 就 是 「 地 果 然 升 出 水 面 」 、 「 果 然 , 地 上 就 長 出 草 木 , … … 」 、 「 果 然 , 就 有 了 天 燈 」 、「 果 然 , 就 有 了 巨 鯨 」 、 「 果 然 , 就 有 了 野 獸 … … 」 。 到 了 第 六 天 , 「 果 然 , 一 切都 按 上 帝 的 意 願 實 現 」 , 上 帝 在 第 七 日 就 休 息 了 。
上 帝 的 口 吻 let there be 是 文 法 中 祈 使 語 氣 的 一 種 , 「 軍 令 如 山 」 , 沒 有 商 榷 餘 地 。 馮 象 用 「 果 然 」 釋 義 ,「 水 果 然 一 分 二 」 等 於 說 是 「 水 應 命 一 分 為 二 。 」 短 短 的 一 句 話 , 不 足 以 顯 示 馮 象譯 筆 令 人 耳 目 一 新 的 成 就 。 我 們 試 看 《 出 埃 及 記 》 上 帝 跟 摩 西 的 一 段 對 話 。 上 帝 差遣 摩 西 去 拯 救 被 埃 及 法 老 王 奴 役 的 以 色 列 子 民 。 摩 西 遲 遲 不 敢 答 應 , 跟 上 帝 分 辯 起來 。 「 欽 定 本 」 的 原 文 是 :

And Moses said unto the Lord, "O my Lord, I am not eloquent, neither before, nor since thou hast spoken unto thy servant: but I am slow of speech, and of a slow tongue." And the Lord said unto him, "Who has made man's mouth? Or who maketh the dumb, or deaf, or the seeing, or the blind? have not I the Lord? Now therefore go, and I will be with thy mouth, and teach thee what thou shalt say."

思 高 本 的 譯 文 : 梅瑟 ( 摩 西 ) 對 上 主 說 : 「 吾 主 , 請 原 諒 ! 我 不 是 個 有 口 才 的 人 , 以 前 不 是 , 你 向 你的 僕 人 說 話 以 後 , 也 不 是 ; 我 原 是 笨 口 笨 舌 的 人 。 」 上 主 回 答 他 說 : 「 是 誰 給 人 一個 嘴 ? 是 誰 使 人 口 啞 耳 聾 , 眼 明 眼 瞎 呢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現 在 你 去 , 我 要 幫 助 你 說話 , 指 你 該 說 甚 麼 。 」
馮象 譯 文 : 「 可 是 摩 西 說 : 主 啊 , 請 原 諒 ! 僕 人 一 向 缺 口 才 , 經 過 我 主 訓 練 了 也 沒 長進 , 照 樣 笨 嘴 笨 舌 的 。 」 ( 馮 象 插 注 : 「 遂 有 摩 西 口 吃 一 說 。 」 )
「 口 才 是 誰 給 的 ? 耶 和 華 反 問 : 又 是 誰 , 讓 人 聾 啞 、 目 明 眼 瞎 ? 不 都 是 我 , 耶 和 華 ? 趕 快 去 吧 , 我 會 幫 你 開 口 , 你 如 何 說 話 ! 」

我 們 把 思 高 本 和 馮 象 譯 文 稍 一 比 對 就 看 到 馮 譯 無 論 在 語 文 或 釋 義 上 都 比 舊 譯 勝 一 籌 。 「 僕 人 一 向 缺 口 才 」 多 淨 俐 落 ! 「 口 才 是 誰 給 的 ? 」 比 「 是 誰 給 人 一 個 嘴 ? 」 較 易 理 解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非 常 不 妥 。 Have not I the Lord 意 思 很 清 楚 : I 等 於 the Lord 。 The Lord 等 於 I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 聽 來 說 話 另 有 其 人 , the Lord 變 了 第 三 者 。
馮象 深 諳 翻 譯 之 道 , 認 識 到 翻 譯 「 是 母 語 的 競 賽 , 是 譯 文 與 原 文 的 對 峙 , 是 一 個 詮 釋的 過 程 。 」 英 譯 原 文 沒 有 道 出 the Lord 的 名 號 , 中 譯 點 出 了 說 話 的 人 就 是 耶 和 華, 是 為 了 避 免 身 份 混 淆 。 這 正 是 一 種 詮 釋 。 「 太 陽 」 的 英 文 是 sun , 因 此 一 般 按 本子 辦 事 的 譯 者 一 看 到 這 三 個 字 母 就 填 上 「 太 陽 」 。 但 馮 象 翻 譯 the sun 時 卻 有 其 他說 法 。 摩 西 率 眾 出 埃 及 , 在 沙 漠 中 看 到 的 卻 是 一 輪 「 紅 日 」 。 紅 日 也 是 太 陽 。
我 們 再 取 一 個 例 子 看 看 馮 象 怎 樣 翻 譯 / 詮 釋 《 聖 經 》 。 以 下 三 段 文 字 出 自 《 創 世 紀 》 :

英文 :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And the earth was without form, and void; and darkness was upon the face of the deep. And the spirit of God moved up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思 高 本 : 在 起 初 天 主 創 造 了 天 地 。 大 地 還 是 混 沌 空 虛 , 深 淵 上 還 是 一 團 黑 暗 , 天 主 的 神 在 水 面 上 運 行 。
馮象 : 太 初 , 上 帝 創 造 天 地 。 大 地 無 形 , 一 片 混 沌 , 黑 暗 籠 罩 深 淵 。 ( 馮 注 : 形 容 創世 之 前 。 上 帝 從 虛 無 中 創 世 , 是 希 臘 化 以 後 的 玄 學 解 釋 , 見 次 經 〈 瑪 加 伯 下 〉 , 7:28 ) 。 上 帝 的 靈 ( ruah , 本 義 風 、 氣 。 ) , 在 大 水 上 盤 旋 。

以「 太 初 」 換 「 起 初 」 , 僅 一 字 之 差 , 意 象 和 語 勢 的 感 覺 卻 截 然 不 同 。 可 圈 可 點 的 是, in the beginning 這 片 語 , 也 只 有 在 〈 創 世 紀 〉 這 特 定 的 語 境 中 方 可 以 譯 為 「太 初 」 。 在 其 他 場 合 只 能 說 成 「 起 初 」 。
馮 象 的 《 摩 西 五 經 》 給 聖 經 中 譯 開 了 一 個 新 紀 元 。 在 英 語 國 家 大 學 的 課 程 中 , The Bible as Literature 是 熱 門 課 , 選 修 的 學 生 不 一 定 是 徒 。 《 聖 經 》 是 西 方 精 神 文 明 的 源 頭 , 對 西 方 文 學 、 哲 學 和 藝 術 的 影 響 遠 較 希 臘 神話 與 史 詩 為 甚 。 現 代 英 文 老 早 擺 脫 Now it came to pass 這 種 老 套 說 法 , 但 「 欽 定本 」 的 文 體 曾 對 英 美 的 作 家 和 政 治 家 有 深 遠 的 影 響 。 林 肯 總 統 和 邱 吉 爾 首 相 的 演 辭氣 派 雄 渾 , 有 明 顯 的 「 聖 經 體 」 痕 。 修 訂 本 「 欽 定 本 」 ( 1885 ) 刊 行 至 今 已 二 百 年 , 文 學 價 值 歷 久 不 衰 , 因 為 還 有不 少 「 現 代 人 」 對 這 種 古 樸 莊 嚴 的 文 字 仍 有 依 戀 。 海 明 威 小 說 《 The Sun Also Rises 》 的 題 目 就 有 明 顯 的 聖 經 體 味 道 。
中 國 大 學 沒 有 The Bible as Literature 這 類 課 程 , 馮 象 譯 《 聖 經 》 , 給 誰 看 呢 ? 最 籠 統 的 說 法 是 給 「 有 心 人」 看 。 這 得 針 對 他 譯 經 「 是 為 了 豐 富 中 文 的 思 想 表 達 」 這 句 話 來 說 。 二 十 世 紀 中 的中 國 翻 譯 家 , 他 特 別 推 崇 翻 譯 巴 爾 扎 克 和 羅 曼 羅 蘭 的 傅 雷 和 翻 譯 《 悲 慘 世 界 》 的 李丹 / 方 于 兩 位 先 生 。 因 為 譯 文 「 語 言 優 美 , 譯 者 的 藝 術 氣 質 乃 至 人 格 理 想 都 與 原 著契 合 無 間 」 , 在 馮 象 看 來 這 幾 位 前 輩 的 成 就 後 人 再 難 超 越 了 。
在 我 們 這 個 令 尊 與 家 嚴 不 分 , 府 上 和 寒 舍 雷 同 的 文 字 退 化 時 代 , 講 求 「 語 言 優 美 」 實 在 是 一 種 奢 望 。 凡 夫 俗 子 不 必 讀 聖 經 。 熱 心 徒 一 日 不 可 無 《 聖 經 》 。 這 就 是 了 , 徒 是 義 無 反 顧 的 有 心 人 。 他 們 不 妨 細 心 閱 讀 下 引 馮 象 譯 〈 方 舟 〉 一 段 , 再 比 對 其 他版 本 的 譯 文 , 當 會 承 認 他 也 是 一 個 有 心 人 , 不 辭 勞 苦 為 「 淨 化 」 語 體 文 所 做 的 貢 獻。
耶 和 華 見 人 類 一 個 比 一 個 邪 惡 , 整 天 在 心 互 相 計 算 , 便 很 後 悔 造 了 人 在 世 上 , 痛 心 不 已 地 說 : 我 要 把 我 造 的 人 , 連 同 鳥 獸 爬 蟲 , 從 大 地 上 統 統 消 滅 , 當 初 真 不 該 造 他 們 的 。

網上版很多錯字,例如:
馮象 譯 文 : 「 可 是 摩 西 說 : 主 啊 , 請 原 諒 ! 僕 人 一 向 缺 口 才 , 經 過 我 主 訓 練 了 也 沒 長進 , 照 樣 笨 嘴 笨 舌 的 。 」

馮象譯文原是「訓示」,不是「訓練」。(《摩西五經》109頁)令船山先生也誤會了。

劉紹銘雖對翻譯有研究,但也許是不諳希伯來文的緣故,評論總令人有隔靴搔癢之感。我姑且以他所引的譯文為例,稍加說明。對應「主啊,請原諒!」的希伯來文,是bî adonai(pray, my Lord!),bî表示懇求,但求什麼呢?欽定本是"O my Lord",和合本也僅作「主阿」,但單憑「主阿」譯不出這bî字,所以馮象據上下文理把bî字譯成「請原諒!」(思高本亦然)語意明確周備,連這種細節也照顧到,益見心思之密,譯筆之準。可惜劉紹銘沒有指出這優點,反而在比較以下幾種譯本時,盲人摸象地「謬讚」了另一處本來沒什麼值得表揚的地方:

And the Lord said unto him, "Who has made man's mouth? Or who maketh the dumb, or deaf, or the seeing, or the blind? have not I the Lord?

思 高 本 的 譯 文 :
上 主 回 答 他 說 : 「 是 誰 給 人 一 個嘴 ? 是 誰 使 人 口 啞 耳 聾 , 眼 明 眼 瞎 呢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

馮象 譯 文 :
「 口 才 是 誰 給 的 ? 耶 和 華 反 問 : 又 是 誰 , 讓 人 聾 啞 、 目 明 眼 瞎 ? 不 都 是 我 , 耶 和 華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非 常 不 妥 。 Have not I the Lord 意 思 很 清 楚 : I 等 於 the Lord 。 The Lord 等 於 I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 聽 來 說 話 另 有 其 人 , the Lord 變 了 第 三者 。馮 象 深 諳 翻 譯 之 道 , 認 識 到 翻 譯 「 是 母 語 的 競 賽 , 是 譯 文 與 原 文 的 對 峙 , 是 一個 詮釋 的 過 程 。 」 英 譯 原 文 沒 有 道 出 the Lord 的 名 號 , 中 譯 點 出 了 說 話 的 人 就 是 耶和華 , 是 為 了 避 免 身 份 混 淆 。

事實上,馮譯「耶和華」而不譯「上主」,是因為這裡希伯來文根本就是YHVH四字聖名,馮只是直譯而已,並非「為 了 避 免 身 份 混 淆」而刻意「點 出 了 說 話 的 人 就 是 耶和華」 。劉似乎不知道欽定本之所以譯作the Lord,只是跟隨猶太人把YHVH讀成adonai的傳統而已,並不代表原文就是「上主」。劉紹銘也是翻譯行家,為什麼竟然笨到根據聖經英譯,來評論別人從希伯來原文翻過來的譯本呢?

14 留言:

yan 說...

很好,貼出高質素的文章。

Chestnut Tree 說...

「今天的中國,能夠在《聖經》翻譯問題上斤斤計較的,只馮象一人。」真不明白為什麼劉紹銘要以這麼浮誇的說法來凸出馮象的貢獻。此外,劉並沒有解釋自己為什麼選擇天主教的思高譯本,而不是馮覺得很有問題的和合本,來凸出馮譯的優勝之處。

刃岸 說...

如果所有譯者都會加這麼詳盡的插注就好。

《摩西五經》 頁43 〔完婚〕 末行:
「在失去慈母之後,以撒找到了慰輯。」
...「慰輯」也許是打字輸入有誤(藉jie輯ji)?

Zeke 說...

把 《創世紀》 1:1 Beresheet 譯作「太初」與「意象」和「特定的語境」並無關係,那是因為 Resheet 為一不折不扣的名詞,如此《創世紀》 1:1 就有了兩個主詞,這樣馮象先生在「太初」後加上逗號把「太初」從下半句分隔出來實屬明智之舉。

在猶太信仰中此「太初」(Beresheet) 為一沒有名字的始創者的婉稱,等同中國神話中的「盤古」,從此說發展出秘研此不可知的「太初」之「太初學」 (Ma’aseh Beresheet) 。《約翰褔音》開首「太初有道」之論述可見其作者亦受此「太初學」影響。

之前提及 Resheet 為一名詞,然而 Beresheet 則是怪誕的,那該是 「太初之...」或「與太初一起...」,按文法 Beresheet 不可能是第一個字。自古猶太人一直為著聖經之開端不是希伯來文首個字母 Alef 而是第二字母 Bet 感到懊惱萬分,有學者就此提出第二聖殿以前之《創世紀》 1:1 該有 Alef 加在 Beresheet 前面,這樣就能得出「太初之父」 (Ab Resheet) ,此「太初之父」就是在後面 Elohim (神)以上更高的一位主宰,隱藏在聖經的至高者 。

基於 Beresheet 一字文法上的怪誕,猶太秘學《光輝之書》因而衍生了至少七種對 Beresheet 的詮釋:

1. Bare Sheet, 神與六者一起造天地;
2. Bera Sheet, 神創造六宮殿(流溢輪);
3. Bi . Resheet, 萬有始於虛無之原點;
4. Bere 為 「智慧輪」(母),Sheet 為 「國度輪」(女)
5. Bere 為 Ehyeh, Asheet 為 Asher 兩者 (「自有永有」一字),暗示神和阿舍拉共造天地;
6. 「榮冕輪」(Bara) 與 (Bet) 「智慧輪」(Reisheet) 一起造 「悟覺輪」 (Elohim) ;
7. Beresheet Bara Elohim, 「太初」造出名為「神」的宮殿。

匿名 說...

周師棄城走,仍使慰輯永、郢二州...

倉海君 說...

Zeke,請問beresheet的"be"何以不能解"in"?文法上有問題嗎?

Zeke 說...

Beresheet 為一「建構名詞」 (Smikut) ,須和另一名詞一同使用,可見於《耶利米書》 28:1 :



「猶大王西底家之初期」
(Beresheet Mamlakat Zidkiyi malak Yehudah)



如此說《創世紀》 1:1 就是錯體。希伯來文聖經本是「不連貫字母組合」(Be-tha'aroboth 'othiyoth) ,就好像拼圖般可以前後拼合及改動母音的。猶太秘學指原來母音及字母編排的版本(生命樹版)因亞當犯罪和猶太人拜金牛而失傳了,現在詮釋的是較低靈性的「分辨善惡樹版」。直到彌賽亞時代來臨人們就會按他們的智慧和各人的特性將摩西五經解釋成 600,000 個不同的屬靈版本,而原有的希伯來字母數目卻是永不改變的,為之托拉的永恆性。

這是一個委婉故事, 以示了他們承認希伯來聖經中之母音及字母編排曾被修改的史實,此刻的希伯來文聖經並非原來的版本。

倉海君 說...

Zeke,我不反對聖經首句或有多種詮釋,但你的說法始終令我有點困惑。即使《耶利米書》28:1的Beresheet是construct,但作為absolute noun的resheet仍然是這個寫法,那麼《創世紀》1:1的文法就沒錯了--in the beginning不是也可成立嗎?希伯來語中,不是有些字在absolute和 construct兩種情況中都一樣嗎?例如「日」(yom),「君王」(melech)等。那麼何以肯定Beresheet在此必是「建構名詞」呢?

倉海君 說...

7. Beresheet Bara Elohim, 「太初」造出名為「神」的宮殿。

這解法有點怪,若如此,Elohim按文法該寫作'et-Elohim。

Zeke 說...

Beresheet 是「建構名詞」而非「絕對詞」之原因:

1. 與 《創世紀》2:4 下半結構上平衡;
2. Beresheet 一字在聖經出現了四十九次皆為「建構名詞」;
3. 《箴言》 8:22-35 引用之創世紀故事以 Resheet 為「建構名詞」;
4. 同《耶利米書》 26:1, 27:1. 28:1, 49:34-35 結構;
5. 「絕對詞」的話該是 Baresheet (見《尼希米記》 12:44 );
6. 在猶太口傳中 Beresheet 之讀音是一氣坷成而非分開 Bet 和 Reseet。

Zeke 說...

秘學釋經經常是天馬行空不受文法限制 ,另在客體之前不一定須加上 Et 。

倉海君 說...

謝謝,這問題很有趣,我會再研究一下。

Zeke 說...

在《路加福音》11:52 、《馬太福音》23:13 和《多馬福音》耶穌說著:

「那些偽善的法利賽人
和文士接過睿智 (Gnosis) 的鑰匙,
卻把它藏起來了。
他們自己不進去,
也不允許渴慕進去的人進去。」

對照第二聖殿時代拉比 Yochanan ben Zakai 在猶太解經書《米大示》之說,一如耶穌指控法利賽人禁止別人作關於睿智的事宜:

「三人前不可討論禁言之婚筵、
二人前不可討論太初 (Beresheet) 、
一人前不可討論馭駕寶座,
除非他是滿有睿智 (Da'ato) 的賢者。」

此三者就是修行古猶太默觀昇天術 Ma'aseh Merkabah 中的三要素,在默觀中重返「太初」得見馭駕寶座之秘術。如此說耶穌提及的「進去」就該是進去婚筵重返「太初」。

Zeke 說...

拉比 Moshe Yehuda Bernstein 剛答覆,他傾向「與太初一起...」的詮釋, 與 「智慧輪」一起造稱為 Elohim (神) 的「悟覺輪」,即上述《光輝之書》第六解。《光輝之書》傳統中 Elohim (神)常被視為女性神格多於陽性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