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秋我見

標籤: ,

背景音樂:



近日許多人留言想新春秋各劍仙重出江湖, 在這赤口之日, 於郊野, 抬頭看見晴朗的天, 低頭瞥見一叢薇甘菊, 內心突然湧出一份惋惜, 不吐不快。

不如由往事說起。新春秋於我, 是一扇通往室外明媚之窗。通過這個17吋的小窗口, 我看見一片精彩有趣的天地。我這個超級懶人, 因為大家很有意義地分享自己的知識, 驅使我努力找書讀; 多少次, 在我人生低潮時, 我靠著讀這裡的文章去捱過無眠的夜, 撫平內心的傷口。談到我有興趣的話題時, 我會一天click它個十多次; 看著大家的對答, 真箇食不知味, 真的, 剛想留言加點甚麼時, 高手又會有新的看法, 衝擊著我腦中那剛成型的論點。新春秋之於我, 不止是個分享知識的平台, 情感上, 它彷似是我一個朋友。

記得最初加入新春秋, 我是很開心的。雖然是每個人也可加入, 我對很多看官來說也只不過是路人甲一件, 但我內心可是因為自己能成為這裡一名小小的contributor而感到榮幸。記得有次我到上海公幹, 剛剛在機上哭過, 想上新春秋讀文, 上不到, 我還特地問首領 - 這個詞對我來說可不是個無傷大雅的花名, 我是真心尊敬首領故以首領稱之; 當然, 另一個自己亦告誡自己這種"祟拜"首領可不是好習氣, 但我想, 慧眼識英雄, 怎樣說也不是壞事吧? - 首領回答"新春秋在國內被封已久"。那刻, 我覺得自己好像大人眼底的小孩, 做了淘氣的捉狹事, 很好玩, 也忘了流淚。

當我見到啲無聊惡搞留言或文章時, 我內心是憤怒的。你班撚樣, 我間屋得咁少窗口, 你哋都要夾硬將呢扇窗閂埋。好好玩咩? 好好笑咩? 我唔覺! 我有一點澄清, 西神嘅文章或留言, 有些, 我唔覺係無聊嘅, 起碼, 我寫唔出啲咁刁鑽食字食得咁好嘅文章 (你估易咩?); 奸人堅, 我哋唔同路, 但佢有立場, 佢嘅留言, 有些係有刺激我去思考, 甚至我唔鍾意嘅果啲原教旨基督徒, 最起碼, 佢哋嘅留言都令到我個腦運轉吓吖!

但係果啲純粹無聊純粹惡搞嘅留言/文章, 喂, , 都唔係咁亂法, 吓話? 你哋喺度做乜唧? 一個兩個都算, 當你細路仔唔知訂。但係對一篇花心思寫, 為著和別人分享自己覺得有意思的事的文章, 呢啲咁嘅無聊回應, 仲要成版咁撻埋嚟, 我睇完真係火都嚟。你哋知唔知自己咁做, 就好似啲薇甘菊咁, 絞死咗棵健康嘅植物後, 你哋都會死... 你仲望高手們會喺度寫嘢? 係咪天真得有啲無知呢?

對你哋嚟講, 可能, 留個超級無聊嘅言係好重要嘅, 可能, 呢個"好玩"嘅感覺係你哋人生一個好重要嘅元素。但係, 呢度唔係你嘅私人blog, 唔係話你鍾意點舞就點舞! 我咁不通世務嘅人, 都知道, 群體, 需要嘅係, 分寸。你玩還玩, 失咗分寸, 咪唔好囉, 係咪?

說回新春秋, 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做成今日的境況。我這篇絕非代寫手們言, 我只是說說自己的感受。其實沒有原因, 也不需要原因; 時間不停運轉, this day will come sooner or later。知道原因也沒意思, 因為, 嗯, 大家都失戀過, 是吧? 破鏡, 幾能重圓? 或許這樣說不對, 可能, "新春秋第一階段"已完成, 就這樣。就好像icq, 曾經十分流行, 現在, 我們連msn都不用, 用facebook了。當然我不是說新春秋已完成其歷史使命, 我內心也不想新春秋變成icq呀! 但是, 時光, 流過了便是流過了; 你想抓住也罷放下也罷, 時光不會為任何人駐足。每個正常人都懂得在人生的路上向前走, 出色的人更是走得比別人快。我不是個豁達的人, 今日呢篇出街, 我準會被說放不下, 我想說, 這不是放下與否的問題, 而是, 對於曾經燃亮我人生的精彩, 我記著並感激; 而那些掐熄我人生裡一點星火的賤人, 哼。

按鍵之時, 電視正在播《時間倒流七十年》, katana兄, 時間, 會逆轉嗎? 我不願想。有心人們, 不要再留言說懷念以前的新春秋了, 好嗎? 我看著心裡不好過。好不容易說服自己萬物有時, 你們的留言又撩起那鎖於櫃裡的惋惜, 何苦? 我的Pisces instinct告訴我, 是時候停止向眾神祈願了。

背景音樂: 《某日‧某君‧某一次》(《二人前‧2人後》主題曲) / 曲: Frankie Ho / 詞: 陳文剛 / 唱: 黃龍斌, 林澤群 @ 異人實驗劇場

14 留言:

狂人 - Paul Sin 說...

.bwd.,熱力學有云,萬物只會越來越亂,此乃定律。小弟明白你的婉惜,亦持著認識「首領」近廿年,決定代他刪除匿名留言的功能。「首領」的胸襟,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及,但我深以為,各位寫手都是我們的朋友,那不應偷偷摸摸。希望很快能看到更多「首領」、Zeke 兄、舒兄、左兄、Katana 兄、以及閣下等大文。我倒是重未離棄過這裏,還是一直在看。

katana 說...

只要【寫】便,最basic的維持,足矣!

不要太肉緊,不合養生,便做不了"仙"哇...

舒爾賽 說...

中國歷史的定律是, 進入了盛世往往就會急速步入衰敗, 就算現在來個中興, 歷史告訴我們, 不久又是一個朝代的更替

.bwd. 說...

trojan.exe兄:

你好。

引用你的留言:

「當時我在電郵裡是這麼跟他說:「你們曾提過外國一間『天才』學校,沒有課程和上學時間表、沒有老師督促。學生只是透過自己摸索、與同學交流,而發展出個人專長,並學會不同事物。我將新春秋視為這種道場。」」

這, 我是十分同意的。我不希望這篇文章給大家一個"我希望首領(老師)出來管理新春秋"的印象, 因為我沒有。如果你留言所說是對的, 那這也解釋了我為何寫這篇文。我無意說大道理, 甚麼是好甚麼是不好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我不管; 從來, 在這所"學校"裡, 我追求的是和我志同道合的"同學", 我靠於此地摸索他們的想法, 渴望自己更能進一步和他們在我有興趣的領域有多些交流。我不喜歡當我用心地"學習"的時候, 那些純粹來"搞局"的人。這就是我寫這篇文的理由。我不是在做道德批判, 那些我認為是"搞局"的文章或留言可能對有些人來說是很重要, 我撰文只是想說自己的感受。

而你寫道「許多人現在才覺得新春秋有問題,那只是因為期望與本質不同。」我自己沒有仔細思考過這個落差, 因為, 我看見的就是我所相信的, 如此而已。故我的期望一向與我理解的"新春秋的本質"(如有)相同。

我亦同意你說有關「亂」、新春秋本來便不是要求「好」、以及「試」的觀點。你引南葛隊的例子, 我覺得, 是一個現象多於一個問題, 因為我們未能證明眾看官及寫手們是因為太依賴大家稱許的寫手們才不登文, 亦未能證明大家稱許的寫手們(原諒我用詞累贅)是因為眾看官及寫手們不登文, 或意識到大家對他們的"依賴", 而不登文。我實在覺得, 每個人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會做不同的事, 是理所當然的, 根本不用問原因。我認同你說"新春秋是追求集體創作,而不是寡頭創作", 但不覺得現在已去到"翅偉缺席,南葛必敗"的境地。

你的留言中, 我不喜歡看到這一句:「我只會惋惜(厭惡)大家太愛將新春秋限死在某種「理想」形態、某種(連留言也要)「高質素」的緬憶之中」。我希望你這句不是在說我。我希望自己沒有給大家一個"我希望新春秋永遠維持在一種「理想」形態"的印象。如果我對新春秋有「希望」的話, 我只會說我「希望」能常常讀到我喜歡的題目的文章, 以及在這個平台與寫手們交流, 因為我無法以文字以外的方式和他們溝通, 所以我格外珍惜任何一個能與他們交流的渠道。至於我想看到的是否就是"理想"形態或其他人也願意看見的形態, 我不知道, 我也不管。

我亦不希望自己給大家一個"我連留言也要追求「高質素」"的印象。我不求"好"(有當然無拘), 只是不希望看到純粹無聊的東西在這裡出現, 而出現的頻率足以淹沒其他正常的東西 - 請你不要跟進何謂"純粹無聊", 何謂"頻率足以淹沒其他正常的東西"及何謂"正常", 否則這討論將沒完沒了。或許這樣說, 當你正滿有興緻地欣賞一首你喜歡的音樂, 或讀一本你喜歡的書時, 你也不想附近地盤的噪音會打壞你的樂趣吧? 當然, 噪音之於某些人可能是樂音, 只是, 我不喜歡。我只能寫我喜歡的及我不喜歡的。

當然我沒有說你的文章或留言(如你有匿名留過言, 那可能另當別論)無聊或是"導致新春秋陷於今日「局面」的主要原因", 其實我蠻欣賞某些點子的。我希望你不要覺得我這篇文章是在針對你, 因為我沒有。

最後, 你的一句「正是這種「首領」心態害死新春秋」, 由於我在文中用過這個詞並略作解釋, 我希望搞清楚你括著的不是我說的 - 我用首領一詞只是我個人對首領的尊敬, 我不認同這份尊敬竟能害死新春秋。

至於你說「只要一直有人寫,新春秋就繼續有生命」, 我很同意。

祝好
.bwd.

.bwd. 說...

Paul, 首領的氣度, 是超越時代的。

katana兄, 我希望這個留言沒有太肉緊... (其實, 我, 有10秒係有肉緊到的... 唉)

舒兄, 我們為何讀史?


.bwd.

hystericireul 說...

想了很久才意會誰是「首領」呢。

我也委實很久沒來新春秋發文了。

另,我為甚麼不能用我的Xanga身分留言?我最討厭用Blogger Account的身分。

.bwd. 說...

trojan.exe兄:

謝謝你的留言。讀完, 我想說, 我喜歡它們帶給我的感覺。一開始, 我沒有想過你針對我, 我以為你誤會我針對你(而我不希望你這樣想)。當我讀你的留言時, 我在腦內建立了一個我與你之間的對話, 而那個虛擬的我當時在想為何這個虛擬的你會這樣看。

Then, perhaps now, I realised that you were just making a discussion, involving no one. I put my ego in a place too high that blinded me from reading your words in a detached and more objective way. Thanks, indeed, for pointing out this flaw.

To conclude, I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you a sentence I read this morning. I have no intention of associating it with what we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here, I merely felt like sharing it with you:

“Waiting for any external force to awaken our joy and happiness is precisely what keeps us lacking in joy and happiness. Happiness is a choice we make and must continue to make repeatedly.” (Source: Weekly Kabbalah Tune Up, http://view.exacttarget.com/?j=fe60157477630c7c751c&m=fef015747c6d0c&ls=fdf41073766d067f7716787d&l=fec212727d6d077c&s=fdf615707060057e701d7672&ju=fe3e15777566067d741771)

Rgds
.bwd.

P.S. I do not like 黎堅惠, not at all.

匿名 說...

七人留言﹐兩個孤獨的靈魂﹐三個搭口(一個迷莽﹐一個九唔搭八﹐一個還算中肯)﹐一個欲成為他人標準。而最後這個﹐只是純粹多口多手。

真的以後沒匿名﹐就少了很多樂趣﹐如當初古德明等蛋散自投羅網。還是有些私隱權好﹐我們只是強烈呼籲少用匿名便夠了﹐唔通要核對身份證先比留言咩?

匿名 說...

還想拜托trojan清一清滿天神佛的版面﹐簡簡單單就好。連結方法卻的確很好﹐很簡捷。就算要加時間﹐也不要有廣告成份。

匿名神 說...

私隱不是一個準確的講法。匿名(或化名)能帶來的樂趣,主要還在角色的自由。新春秋其實是個化粧舞會。大家可能不知道,面具掛在臉上,久了,會生根的。生了根的面具,夾硬鏟除下來,可能底下已經再找不到面孔了。如果有人選擇離開,而我們又不想將臭屎桶再三揭開,我們可以說他是為了自由而出走的。很美麗,不是嗎?...上網以外的現實人生,其實又何嘗不是一個化粧舞會...面具當然又有它的好處,它是一種特定力量的泉源,有點像精神偉哥。

.bwd. 說...

噯... 你讓我想起三島由紀夫的「假面的告白」:「映現在別人眼裡的我的演技, 對我來說是一種試圖還原本質的要求的表現。映現在別人眼裡的自然的我, 才是我的演技。」嘿, 吃偉哥是會上癮及有副作用的, 你駛唔駛呀!?

Plus, 樓上個post吓,「是誰有事要找我?」對答, 絕。

匿名 說...

.bwd. 你早就上癮, "只有你不知道," 其實我想起變相怪傑

麥加登 說...

博派真係咁不堪一激咩?

星星叫 說...

博派果然不堪一激, 節節敗退